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關於第一次飛行(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4)

* 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4


-


Anakin是史上最棒的飛行員,人盡皆知,亦沒有人會去懷疑這點,Obi-Wan固然在成為對方的學徒以前便得悉這點,但直到他親身體驗過他師傅的飛行技術後,他不知該佩服對方的飛行技術還是為自己沒有死去而感到震驚。


在Anakin興高采烈地邀請自己來一次晚間飛行的時候,Obi-Wan沒有感到什麼不對徑的地方,他也是滿懷歡喜地期待他的師傅帶他來一次難以忘懷的飛行。畢竟Obi-Wan稱不上是一個飛行員,他始終對飛行、機械等東西不太熟悉。雖然他會駕駛,但他毫不擅長,所以當時他是無比的期待他們的飛行之旅。


可當他坐到了Anakin的飛船上時,他才發現自己上了一艘賊船。年幼的學徒忽然覺得自己平常在船上手足無措也總比登上師傅的船好得要多,至少他不會認為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極大威脅,Obi-Wan從心底裏面認為讓他的師傅駕駛簡直是如同自殺的行為。


他從未試過在Coruscant的夜空上近乎是放肆地穿梭著,在開初之時,他還能好好地欣賞著Coruscant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那好比宇宙的繁星,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也許是因為這裏的擁有各種色彩,不如星際中那無盡的黑暗,亦可能是因為在這船上就只有他和他的師傅,Obi-Wan不知道是哪種原因才令他更享受這次飛行,事實上他也並不想深究。


直至Anakin開始炫耀自己的技術前,充滿著愉快的情緒說了句:「要坐好了,Kouuanu Bo。」Obi-Wan的心頭才忽然湧起了一陣不好的感覺。果然他的師傅開始加速,速度之快讓學徒看到的只剩下光芒,高樓近乎都成了殘影,學徒的手不自覺地攀上了師傅的手臂,擔憂地喚到:「Master......」


Anakin沒有理會對方,只是在空中橫衝直撞,與其他對頭的飛船擦身而過。嚇得Obi-Wan一手緊握著師傅的手臂,一手緊抓著飛船的邊緣,兩隻小手都沾滿了汗水,整個身體僵硬得像是被冰住了似的。學徒只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了,但他的師傅還是一臉興奮地到處亂闖,活像個大小孩。


Obi-Wan真的很想對他的師傅說想要離開這艘飛船,但他真的無法在這個情況下喊出「Master」以外的句子,他的腦袋和胃部都一樣被扭成一團,無法思考,只能專注在胃部的絞痛中。而他的師傅就在他的身旁歡呼著,讓小學徒的頭更痛了。


最終他還是忍不住要叫住了Anakin近乎可稱為「瘋狂」的行為,看到自己的學徒刷白了的臉蛋,Anakin才把他的速度放慢--雖然Obi-Wan還是覺得那不是正常的速度,但他還是感到好多了。


在他們回到他們的住所後,Obi-Wan馬上在飛船上跳了下來,一手扶在飛船的船身上,另一隻手則掩著嘴巴上,以免自己一下子便把胃內翻騰的東西吐在地上。Anakin看到對方這個狀況,意外地淡定--大概是因為他已經多次面對過類似的情境。


他走到學徒的面前,一如往常地問:「Kouuanu Bo,你還好嗎?」當Obi-Wan努力地怒瞪著對方時,學徒發誓他看到對方的臉上閃過了一個笑容。還在忍耐著嘔心感覺的Obi-Wan惡狠狠地說到:「我沒事!」他避過師傅想要撫過他髮絲的手,繼續掩著嘴巴向住所內廚房走去。


Anakin看到他的學徒的這種行徑,非但沒有覺得自己惹了對方生氣,反而覺得他這樣孩子氣的行為好不可愛,背對著Obi-Wan的他毫不在意地笑著跟上了對方。


進入廚房的Obi-Wan為自己倒了一杯溫水,慢慢讓水流進胃部,舒緩不適的感覺。感覺舒服多了,才再次瞪著他的師傅,認真不過地說:「我以後絕對不會和你一起夜間飛行,這根本是自殺!」Anakin只是揚起笑容看著他,但什麼都沒有說,詭異的沉默讓Obi-Wan有點尷尬,但他佯裝沒事地詢問:「什麼?」

他的師傅搖了搖頭:「沒什麼,Kouuanu Bo。」Obi-Wan皺起眉心,疑惑地思考到底對方在盤算些什麼。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只要他的師傅心血來潮,對方能任性得用什麼方法都要把自己帶到他的飛船上。無論是在睡夢中被抱到飛船上,抑或是被對方扛在肩上帶到飛船上也好,只要是人類能想到的方法,甚至想不到的方法,Anakin都能夠做出來。


最後Obi-Wan真的不得不屈服於對方的任性下,他和Anakin說好了只要當天他不太累,他都會考慮與對方夜間飛行,但對方不能強逼他。再後來,學徒逐漸習慣了師傅的飛行模式,雖還是脫離不了驚慌不已的感覺,但至少他不會再感到如同第一次飛行般不適。而縱使他們都沒有說出口,但他們都知道對方頗享受這種師徒活動的。







评论(4)
热度(32)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