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對於安全感(師傅與她的武士系列1)

* May the fourth be with you *wink*

單方性轉! Obi-Wan 注意 請自行避雷!!!!

* 師傅與她的武士系列1

* 這系列連同這章 暫定有7章 但可能某天忽發奇想便會繼續增加XD

* 這系列仍是和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採用相同的型式哦:不定期更新可、單篇獨立看,也可以連著看、還是採取pre-slash的方向,他們並沒有在一起哦。這系列以「對於」作開首<<<


-


Anakin從小時候起便是個缺乏安全感的男生,他需要與別人有許多身體接觸去感到安心,通常他會輕撫上朋友們的肩膀或是前臂上便已足夠了,唯獨有一個人,她給他的安全感是最大的,可對方往往不會給予他所渴求的肢體接觸。


技術上來說他的師傅Obi-Wan不願意和他在有別人在場的時候有肢體接觸,她總是這樣說:「這樣非常不合宜,我年輕的學徒。」而每當她不贊同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他便會為以往勇於冒險那年幼的自己而沾沾自喜,也會對她口是心非而在心底裏翻了好幾遍白眼。


當他還小的時候,特別是剛從Tatooine來到Coruscant的時候,他總是睡得特別差,不僅是因為陌生的環境,更因為母親的缺席讓他感到極度不安。他的母親每天晚上都會抱著自己入睡,在母親的懷中讓他感到安全,他感到備受保護,可是那時沒有人會再次抱著自己入眠。


雖然他仍然是個年幼的孩子,但他知道自己焦慮不安的心情會影響到紐帶另一頭的師傅,可是對自己的不安無能為力,也幸好Obi-Wan並沒有怪責他。某一天,天真的腦袋想出了一個方案,年輕的他並沒有想過這樣做的後果,只認為他的師傅不會為此而生氣。當他長大後他很快便意識到他溫婉的師傅無法拒絕自己,不過他如何運用這個特權就是後事了。


九歲的Ani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他在心中默默決定今天就是執行方案的日子了。他小心地觸碰紐帶的另一頭,感應到對方已經睡著了,稍稍放下了心頭大石。他離開了房間,站在Obi-Wan的房門前躊躇不前。頃刻,他用力地呼吸了一大口,下定決心地點點頭,心裏說服著自己會成功的,然後便小心翼翼地開啓了那道房門。


房間裏頭的景色讓他不得不屏息以待,他覺得自己闖進了天堂。柔和的月色散落在Obi-Wan的身上,一層金箔使她看上去是閃閃生輝,米白色的吊帶睡袍更顯她長年不見日的肌膚是多麼雪白,平常被束得整齊的紅髮此刻散落在黑色的床鋪上。


Ani能想到的就只有「天使」二字,早在第一眼看到他的師傅時他便已經確信對方是那傳說中美麗動人的生物,他晃晃腦袋,提醒自己要做的事。他躡手躡腳地走到Obi-Wan的身邊,恐防會驚醒夢中人,輕柔地翻開蓋在她身上的被子,小心翼翼地爬到對方的身上躺下來。


被突如其來的壓力,Obi-Wan瞬間驚醒了過來,在她想要把手伸到枕頭下抽出她的光劍前,她看到了身上的人是她的學徒。「Anakin?」帶著睡意的口齒不清讓Ani的心漏了一拍,本來想好了用來解釋的說話咽在喉嚨間吐不出來,直至感覺到師傅的手溫柔地輕撫著他的髮絲,提到喉嚨口的心臟才回落到它應在的位置,但他仍然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癱軟在她的懷中。


「作惡夢了?」即使仍然和睡意纏綿著,Obi-Wan還是努力地和她的學徒溝通,想要找出他做出這麼奇怪的舉動背後的原因。腦袋埋在她的頸窩間的Ani搖頭,搔得她有點癢,但她耐心地等待學徒回應後才回到睡夢中。


「我想念母親.....」聽到男生的回應,她終於弄清了一直煩擾Ani的東西是什麼了。絕地從小就和他們的家人分開了,所以不會產生思念家人的心情,她無法體會這種感覺,但她理解Ani會因此而傷心。「你能抱著我睡嗎,Master?」


Ani睜著那雙水汪汪的湛藍色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Obi-Wan,從往昔與母親相處的經驗讓他知道自己有什麼武器,讓別人不會拒絕自己。本來想叫他回到房間睡覺的Obi-Wan瞬間便心軟了,她在心底內說服自己Anakin不過是個剛失去了母親的小孩,這樣抱著他睡覺也沒什麼壞處。絕地要行善,這讓的行為也不會導致依戀,這是可以的。


看到Obi-Wan點頭批准,Ani高興地說:「謝謝你,Master!」Obi-Wan一手環著Ani,另一隻手則放到對方的後腦上。她低聲地哼唱著在小時候聽過那古老的童謠,好讓Ani更易入睡。不出她所料,對方很快便平穩地睡著了,那個晚上是Ani到Coruscant後睡得最好的一次。


Obi-Wan以為隨著年紀增長,Anakin就不需要靠著相擁入眠內獲得安全感,雖然他們這樣做的次數在她強烈的反對下有所減少(「這樣非常不得體,Anakin!」、「原力啊,你已經不再年輕了,你很重,你知道嗎!」這是她說得最多的話),但她的學徒三不五時便會溜進她的房間內,壓在她的身上抱著她入睡。


她的學徒早就長大得不能讓她抱在懷中,被抱著的人已經變成了自己。雖然她經常會抱怨Anakin真的要把自己壓死,但她每天還是會為對方炮製的營養食物,也會在對方躺在自己身上時環抱著他。她有時候會想如果有人看到他們的姿勢會怎麼想,那人大概只看到自己的手或腳露出來,她的整個身體都會被Anakin覆蓋著,也許那人連她也看不見。不過是沒可能會有別人看到的,否則定會惹來許多閒語閒言,無論是因為他們的身份或單純的性別不同也一樣。


本來他們這個舉動只為了安撫Anakin總是躁動不已的情緒,可是當複製人戰爭爆發了後,Obi-Wan發現自己也在渴求這種只能從對方身上才能找到的安心。自從Anakin成為了武士後,他們便不再如往日般一同出任務,有些時候那些冗長的任務使她很擔心遠方的Anakin會受重傷,甚至是回歸原力。


壓在她身上的重量讓她知道對方仍然安然無恙,她甚至能想像戰爭從來沒有開始過,他們還是師徒,而非共和國的將軍們。在只有他們獨處的房間內,她只是Obi-Wan Kenobi,不是共和國的將軍,也不是議會的一員;他只是Aankin Skywalker,不是天選者,也不是那個海報男孩。


當他們一同做任務時,Obi-Wan總是無言感激Cody和Rex,以及其他複製人不會對他們共用一室而有所議論或是上報這不恰當的行為予其他絕地,他們的體諒讓Obi-Wan鬆了口氣。畢竟有時候他們只需在這場永無止境的戰爭中尋找一絲安穩,抱著仍然活著的所愛之人,然後說一聲所有事都會好起來的。





-TBC-




评论(11)
热度(49)
  1. AlecNightskizuna030 转载了此文字
  2. 绿眼的嫉妒kizuna030 转载了此文字
    啊师太我喜欢师太!!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