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No Light 9

* 文章完結後有一點點補充說明,因為不想現在就破梗,大家麻煩也看一看哦~

* 如果對這章有任何不解也是可以問我的 因為自己也太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 這章可以配合BGM: No Light, No Light (by Florence + the Machine)一起聽,這首歌是這篇文章誕生的原因,也是標題的由來~

* 好像有點虐(?

* 是說這章再次脫韁了,我還在思考結尾要如何寫成HE..........(大哭)



當Obi-Wan恢復了記憶後,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他嘗試觸及原力,但一如所料他與原力之間像是被一道高牆阻隔了似的,使他不能碰觸到那讓人最好安心的盟友。他覺得自己在一個冰窖內動彈不得,房間內的四壁向他不斷壓去,黑暗在吞噬他。他想吐,想大叫,但他最終還是選擇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坐在沙發上,細思這一年多裏他和Darth Vader相處的情境,那時他不懂對方眼中的悲傷,但現在他全都明白了。Obi-Wan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想要嘗試找出舒緩頭痛的方法,不過他仍然是失敗了。


Obi-Wan深明既然於Mustafar的時候他不能把他的Anakin帶回來,現在的他更是沒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了。他無法面對現在的Darth Vader,那個人已經不再是自己熟悉的學徒,對方只是披著Anakin皮囊的人,內心是邪惡的西斯。

但真的是這樣嗎?Obi-Wan內心深處傳出一道問題,他嘆息,整個人陷進了柔軟的沙發上。Darth Vader的雙眼從來沒有在他的面前變成那可怕的金黃,眼睛是靈魂之窗,那是Anakin的眼眸。可是Palpatine的雙眼也從來沒有顯示出任何他是西斯的跡象,但他仍然誘騙了自己的學徒,不是嗎?


不過對方從來沒有傷害他,有的只是無微不至和無盡的溺愛,相比Anakin有過之而無不及。也許是因為他們從來沒能在絕地聖殿中做出這樣的行徑,又或是在Mustafar的時候,自己的「死去」讓對方知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有多重要,他不知道。除了那次Darth Vader在他面前殺掉了那個年輕的絕地武士,其他種種蹟象都告訴他,也許Anakin還在對方的心中。


他想起那個死去的絕地武士,年輕得很,Obi-Wan也確信對方還是個未能正式出師的男生,甚至也未曾上過戰場。那個武士的師傅會死去是因為自己,那個男生會死去也是因為自己。想到這點,他的心臟便難以制止地絞痛起來,用力的呼吸也無法阻止近乎缺氧的狀況。這樣他確定了自己必須要逃離這個地方,他不能再在這裏,要逃到帝國找不到他的地方,不過首先他要找回他的光劍。


Obi-Wan先在他們的住所內尋找他的光劍,心中也料到他的光劍不會在這裏,實際上他尋遍了他想到的地方,不論是房間還是到了聖殿內也找不到。最終他得出的結論是他的光劍不是在Darth Vader的手中,便是在Palpatine那處。

他嘆了口氣,心中盤算著是否應該在Darth Vader回來之前便逃走,即使沒有任何武器在身邊,也使用不到原力。


當他走在回去住所的走廊時,身後的空氣倏然變得冷冽起來,他警惕地轉向身後看看來者何人,看到的是帶著黑色頭盔的男生,對方那駭人的頭盔讓Ovi-Wan看不到他的表情,他禁不住緊張起來。


他會發現自己恢復了記憶嗎?


Obi-Wan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以最自然的方法來調整心情,縱使深呼吸了好幾口也無濟於事。直至Darth Vader的手覆上了他的,冷硬的電子音溜進他的耳朵中:「怎麼了,Obi-Wan?你在顫抖。」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擔憂得連手都在抖顫,死亡不可怕,只是面對扭曲了的愛人讓他吃不消。


被握著手的人搖搖頭,牽上對方的手才回應:「我想我太餓了,昨天你走後到現在我都沒吃過東西。」Darth Vader姆指安撫地來回磨蹭他的手掌,然後把他帶回他們的房間去。


回到房間,Darth Vader馬上把那礙事的頭盔脫下來,在Obi-Wan的唇上輕親一口便輕聲說道:「你先休息下吧,我弄點什麼給你吃。」絕地大師點點頭,安靜地坐到沙發上,看著還身穿披風的男生為他料理食物。


他想起他來自Tatooine的學徒以往也是這樣為他炮製食物,他從來都不介意自己把什麼食物吃進肚子內,反正只要它們能夠充飢便已將足夠了。可是他的學徒大概是習慣了照顧他的母親,他總說絕地所提供的食物不好吃,到外頭吃飯也非常不健康,結果形成了一天三餐都由Anakin弄飯的狀態。


那他眼前的人到底是Darth Vader還是Anakin呢?Obi-Wan為這問題低頭嘆息,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看待對方。當然說的話,想像Anakin已經死了是較容易的方法,他不用想像對方為了自己做出可怕的事情,而是死在西斯的手上,這樣他仍能愛著他的男生。即使他現在要逃離對方身邊甚或是帝國,也不致於難受至死。


可是若認為Anakin仍存在於那個軀殼之中,那Obi-Wan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墮落,那些性命全都歸咎於自己。在這個情況他會想盡辦法把對方帶回光明面的,如果對方願意,他可以拋下所有東西和他一同遠走高飛。但最重要的問題是,對方仍然存在嗎?


「Obi-Wan?」看到Obi-Wan仍然一臉神遊的Darth Vader不得不把他叫回來,這時被喚到的人才把魂魄拉回來,走到飯桌邊坐下。這頓晚餐在一陣沉默中靜靜溜走,Obi-Wan想要說點什麼,但話到嘴邊不是吞回肚子內,就是咽在喉嚨間不能吐出。他想裝作自己沒有恢復記憶,但那個失去記憶的人並不真的是自己,要他回到那個狀態只會讓他不適。


本來就吃得不多的Darth Vader在這頓晚餐中幾乎沒有下嚥,他只是抿著嘴,毫無聚焦地看著桌面,等待Obi-Wan用膳完畢。在絕地吃完他的晚飯後,還未來得及搪塞對方先離開,便被男生一把拉到對方的懷中,坐在他的大腿上。


風暴席捲他們之間,Darth Vader一言不發地侵略對方的口腔,雙手勒在Obi-Wan的腰間,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Obi-Wan雙手放在愛人的肩膀上,心中壓下了想要推開他的衝動,收緊了指間的力度,指尖近乎沒入於對方的肩上。


這個吻讓二人都喘著氣,彷彿剛打了一場激烈的打鬥似的。Darth Vader凝視著Obi-Wan的雙眼,悲傷自眼底下不能抑制地湧出來,他已經在Darth Vader的眼中看見過無數次這種熟悉而當時又不清楚的痛苦了。多年來的相處讓他很明白對方這個眼神是代表什麼,每當Obi-Wan把要前往一個長時間的任務時,或是Obi-Wan做了些什麼拒絕對方的愛意時,或者他做了什麼事,害怕Obi-Wan會離開自己的時候,這個眼神就會出現了。


Darth Vader在乞求Obi-Wan能夠留下,後者甚至有種感覺對方在請求自己能夠拯救他,Obi-Wan無法得知他是因為已經知道了自己回復記憶,還是只因為今天自己對他的過於冷淡而致。昔日的遊說家此時只能咋舌,無論是哪種也好,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在還未能確認對方是否真的得悉自己已經記起一切事以前,他都不能選擇自己說出來,自首這方法並不明智。也許Obi-Wan只是不想破壞現狀,不捨得離開對方。


這萬千愁緒只能轉化一個動作,他的手輕搭上對方的髮絲上安撫著。Darth Vader的額頭擱在他的肩膀上,輕聲地說:「我愛你.......Obi-Wan。」他在對方看不到的地方咬著了下唇,猶豫了一下才回應:「我也愛你。」


他們就這樣坐著抱在一起,身體與對方交纏,心中卻各懷思緒,分隔千里。Obi-Wan先離開對方這個懷抱,回到床上。本來就已經難以入眠的Obi-Wan在千絲萬縷的思緒讓他更無法入眠。他仍然要等到Darth Vader處理好事務回到床上,從背後擁著他入眠,即使對方的身體很溫暖,對方的心仍然是冰冷的。


Obi-Wan不能了無牽掛地酣睡,只能淺淺入睡,因此在夜裹聽到客廳傳來低語聲,加上身後的溫度不知何時消失了,他很快便從淺夢中驚醒過來。他躡手躡腳走到房門邊,看看到底對方在深夜中和誰通訊。


只見Darth Vader穿著好一身裝備,頭盔也罩住整個臉蛋,絲毫不像一個剛才仍在床上睡覺的人。他卑微地單腳跪在地上,通訊裝備的淺藍色燈光映在他的面罩上,Obi-Wan稍微抬起眼睛,看到通訊裝備中的人是那個邪惡的西斯大帝,他馬上皺起了眉頭。


「Lord Vader,我可以感覺到原力中有一股波動,他甦醒過來了嗎?」


「我不這麼認為,Master。這陣子我都有好好監視著他,他不像是恢復了記憶。」


「真的是這樣嗎,Lord Vader?」


「是的,Master。」


「很好,很好。但如果他真的恢復了記憶,你是時候要殺死他了。」


「.....是的,Master。」


「他是你的弱點,是必須刪除存在。」


「......」


「我已經給予過太多機會讓你嘗試你的實驗,不成功便要拋棄實驗品,你是知道的。」


「是的,Master。」


「你要做的是維護宇宙間和平,必須心無雜念。」


「是的,Master。」


Palpatine莫名其妙地發出了令人顫慄的笑聲,便掛斷了他們的通訊。Darth Vader站了起來,轉過身便看見Obi-Wan雙手環在胸前站在他的身後,眉頭上揚成八字,兩眼無神地望著他。Darth Vader的心不由得來了一陣恐慌,他馬上把頭盔扔到地上,讓自己的眼睛能直接對上愛人的雙眸。


Darth Vader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緩慢地走向對方身處的位置,生怕會嚇壞眼前的愛人。只是每當他前進一步,對方便向後退一步,不願意讓他接觸自己。Obi-Wan的眼中寫滿了難以置信還有受傷,他無法相信自己剛才竟然聽到自己的愛人和別人討論要殺掉自己的問題。


「你怎麼可以這樣做?」Obi-Wan的聲線無法隱藏聲音後所帶著的心碎,滿眼通紅但不允許淚水滴下來:「你想要殺掉我,因為我是什麼......失敗的實驗品?你認為我是3PO或是R2嗎?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他無助地搖頭,無法再看向眼前的西斯。


「不,我愛你!Obi-Wan,我絕對不會傷害你的!相信我!」Darth Vader大步走上前,想要把對方擁入懷中,卻因為絕地抗拒的樣子,雙手尷尬地浮在空中,最終只能無奈地垂在兩側。「我很希望相信你,真的。我想過你應該是愛我的,我知道你想要補償我,在我受傷以後。但當我聽到你和Darth Sidious的對話,我怎麼還能夠相信你還是Anakin,而不是Darth Vader?」


Darth Vader的眼中滿是恐懼,他沒有想過對方竟然會回復記憶,世界在一片一片瓦解,身上穿著的盔甲一點一點剝落,驚慌侵佔了他的軀殼。「你不應該恢復記憶的...不應該。Master會殺了你的。」男生低語著,不知是說給自己聽還是予Obi-Wan,可他的說話仍然能傳到對方的耳朵。


Obi-Wan痛苦地閉上了眼睛,「Master」,多麼諷刺的稱呼,他曾經是男生的師傅,但只是往日一個回憶。「難道你覺得我應該這樣被你控制餘下的一生,變成一個由你塑造的玩物?我不是你的機械人,Anakin,你不能夠把我的記憶抹去後再把我困在這裡,你知道的。」他睜開了雙眼,絕望地望著眼前的西斯。


此刻Obi-Wan雙眸變得黯淡無光,往昔讓Anakin或是Darth Vader迷戀不已的明眸失去了應有的顏色,宛如眼睛的主人一樣,灰暗。他從來沒有看過對方的眼眸能透露出如絲絕望的灰,彷彿世界已經到達了盡頭,猶如這地方已經再無有任讓他留戀之物。Darth Vader極渴望能讓那雙眼能再次染上動人的色彩,這不是他的戀人的顏色。


「告訴我,多少人因為我而......死去。」Obi-Wan用力地呼出一口氣,想要在對方口中得知這個事實,但得不到對方的回應。Darth Vader深明自己不能回答對方,他知道自己做了數之不盡的可怕的事情,如若讓對方得悉自己做過的事,他一定會離開他的;若然對方知道自己變成了怎樣的怪物,他一定逃離自己身邊的。


他很清楚自己回應後會面臨的後果,所以他只能選擇沉默。事實上即使他要說話,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什麼,畢竟自己所做過的事二人早就心知肚明。他知道Obi-Wan想要事實的全部真相,包括他不知道的事,想要分析現況,好尋找解決的方法,典型的Obi-Wan。


可是他不願因為這樣而再次親手破壞了他們好不容易建立過來的關係,不用細思,光是想想Obi-Wan會離開自己便已經讓他窒息了,他不能失去對方,永遠,絕對不可能發生。他無法想像生命中失去了Obi-Wan會是怎樣一個滋味,也許靈魂會隨著對方離開自己的身體,讓他這個人只剩下一個軀殼。他不能失去Obi-Wan,不能,不能,不能。


「告訴我,你在茶裏放了什麼;告訴我,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不能使用原力;告訴我,為什麼不讓我在Mustafar死去!告訴我原因,Anakin!」他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他所感受到的已不再是開初得知的悲痛,而是燃燒著指責對方的憤怒。


可是在他心底深處,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憤怒的對象不是對方,而是自己。倘若自己當時能救下Qui-Gon讓他成為Anakin的師傅;如果自己當初有更加提防Palpatine讓人不舒服的故意親近Anakin;要是自己那時能夠把Anakin教好的話,那麼現在這一齊都不會發生,共和國不會滅亡,宇宙不會處於水深火熱間,更重要的是,Anakin也不會墮落。他辜負了Qui-Gon的期望,他是個失敗的師傅。


當Darth Vader聽到他的一句「為什麼不讓我在Mustafar死去」時,他幾乎氣得燒紅了眼。他怎麼敢這樣說!「你寧願死去也不願望留在我的身邊嗎!」他還是沉不住氣,打破了沉默,向對方咆哮到。他可以容忍Obi-Wan對他的所有指責,但他無法接受對方這樣的想法,他不應該想著死去也不願留在這裏的。


Obi-Wan顯然被他突如其來的吼叫嚇得頓了一下,兩眼瞪大看著對方:「這不是願不願意留在你身邊的問題,而是你應該比誰都要了解我對共和國的忠誠,而且你不應這樣強行把我的性命延續下來,你應該讓我回歸原力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腦內回想起以往他們就這件事已經作過無數次爭論,他很清楚這次的結局也不會朝向一個好的方面。


「為什麼你永遠都不明白?我愛你,所以我會用盡方法把你留在這裏!」Darth Vader再次向Obi-Wan逼去,這次後者沒有後退,直直的站在原地讓對方走過來。「這不是愛情,Anakin,這只是你的佔有慾,如果你真的愛我,你會放我走。」那雙眼睛寫著的堅定讓Darth Vader的怒火燒得更旺,他無法理解為何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逃離自己,即使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作過什麼難以言喻的事。


「讓你失去記憶是正確的,至少你不會想著要怎樣離開我的!」看著西斯的色彩浸透了Darth Vader的雙眼,Obi-Wan的心差點就不會再跳動了,這是他頭一次看見對方的雙眸變成了醜陋的金黃。他嘗試調整自己急促的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不會成為你的玩物的,Darth。」


Darth Vader已經縮短了二人間的距離,他用力的扳起Obi-Wan的臉,兇猛地吐出每一顆字:「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在Darth Vader沒有察覺之時,對方已經搶過自己掛在腰間上的光劍,迅速跑到自己的身後,亮起那把血紅色的光劍指著對方。


西斯瞇著眼,危險地看向對方。「放下它,Obi-Wan。」他的語氣中有著不可違抗的命令,但Obi-Wan並不是他的下屬,他無需聽從對方的指令。Obi-Wan沒有進一步的移動,沒有後退逃離,更沒有向前攻擊對方。他知道自己一旦離開了這房間,Darth Vader便會下令暴風兵捉拿他。


看出了絕地的猶豫,西斯冷靜而優雅地緩步走上前,魅惑的聲音誘惑地響起:「你可以殺了我,Master。我對你做了這麼多壞事,我值得死去,不是嗎?殺死了我,你便能解脫了。」他一邊說一邊再次向對方逼近,金黃色的雙眸緊盯著Obi-Wan灰色的雙眼,後者只看著對方而仍然不為所動。


直至Darth Vader已經走到了Obi-Wan面前,光劍的尖端與他的心臟只有一指之隔,對方若要殺他是易如反掌的事。若Obi-Wan想要離開他,就只有殺死了他,他才會把他放走。但他們都很清楚Obi-Wan做不出這樣的事,如果他想要殺掉Darth Vader的話,他早就在Mustafar成功了,不過他做不到。


Darth Vader臉上掛著從容不迫的虛假笑容,把手移到了對方緊握著光劍的手上,關掉了光劍,把它奪回來掛回到腰帶上。「你永遠也不會知道當初為了讓那個西斯拯救你是有多困難,為了讓你失去記憶和對原力的敏感讓我幾乎以為你真的要永遠離開我了。但感謝原力,幸好最終你存活了。可是你不知道你體內的原力有一部分是我的,所以你才會在我不在身旁時感到特別累,你的身體,你的思想,你的心臟,全都是我的。你永遠也不能離開我,雖然我也不想你像之前一樣溫順,但你必須要在那個狀態才不會被Palpatine殺掉,我會保護你的,而我也知道你會再次捱過那個療程。」


聽到Darth Vader的剖白讓Obi-Wan心生恐懼,驚慌的感覺傳遍了他的全身,像是電流般讓他輕微抖顫。他知道眼前的人是純粹的西斯,Anakin已經消失不見了,但他仍然無法殺掉對方。「你想做什麼?」Darth Vader享受著從原力傳過來的恐懼,臣服他,然後他會把一切都會還原基本的。


他捧著Obi-Wan蒼白的臉蛋,讓自己冰冷的嘴唇親上去。「幾天後你便會知道了。你會留在這裡,直至我回來。」看到對方順從地重複了他的說話,他不得不欣賞絕地的把戲,這讓所有事都變得順利起來。不過他得說自己沒有想到要暗示對方是如此容易,果然失去了原力的幫助以及對方對自己的信任,實在讓Obi-Wan極度容易受到影響。


「現在睡吧,我的愛人。」Darth Vader再在Obi-Wan的額上親了一口,滿意地感覺到懷中人嘗試掙扎卻無果,渾身無力地靠在自己身上入眠。他抱起了對方把他安置在床上,看著Obi-Wan平穩的睡顏,他知道自己要保護他生命中僅存的光明,他不會讓Palpatine奪去他的。


-TBC-



-----------------



啊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上一章的時候我是有提及過Obi-Wan有夢到手術室,那就是Obi-Wan被「改造」的地方。

Darth Vader到底做了什麼呢?大概就是在Obi-Wan身上做不同的實驗來找出怎樣能讓他喪失記憶和失去原力之類的。

為什麼他的原力會混在Obi-Wan的身體內呢?是因為某次實驗中,Obi-Wan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任性的天選者借助原力的幫助把自己的原力輸進對方的身體內,讓他能活過來這樣。其實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這樣做的,不過嗯......原力以謎之方式存在嘛!!(喂

最後為什麼Darth Vader會忽然說出來,是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是個西斯了,他不能控制但他需要傷害別人這樣<<<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想,但總覺得如果是Darth Vader的話 這樣好像比較合理,不認為他會不反擊<<<

其實我不想把Vader寫得全然變成西斯的,感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把他拉回光明面,也不知道怎麼寫HE啊哈哈哈.......嗚;_;我會努力的


最後 感謝大家看到這裏了哦~



评论(13)
热度(29)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