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關於出師(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10)

* 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10

* 啊啊啊 本來打算4月19日把這當成是Hayden生賀的。差了一分鐘。(撞牆)只好當成是加拿大時間的4月19日吧哈哈哈.........(大哭

* 是說這篇是這系列的最後一篇了 不會再更新正文 但以後大概還會有番外的:3

* 大概沒有人記得了吧 這系列的引子《從頭開始》是我在Lofter第一篇發佈的Obikin同人 而且也是Hayden生賀(也是20號才發佈.........) 所以對我來說這系列真的意義重大

* 很感激每位喜歡這系列的讀者們<3 以後也請繼續支持我的作品了!愛你們哦<3

* 最後預告一下 以後還會有系列文章的 暫時決定了性轉!Obi系列和雙學徒系列_(;3UL



Anakin在停機坪內等待著那艘船艦回來,他不斷來回地踱步,雙眼除了鎖定Coruscant的天空外便是凝視著不遠處的時鐘。


雖然Obi-Wan不是他第一個學徒,但卻是他第一個能出師的學徒,想起因爲被絕地議會誤會而選擇離去的Ahsoka,Anakin的心又來了一陣絞痛。雖說他仍有方法尋找她,但礙於他仍是個絕地的身分,他不能經常去和她相聚。


Anakin永遠都學不會如何和他愛著的人分開而不感受到痛楚,縱使是現在,一想到Obi-Wan可能會離開自己身邊自己便已經備受折磨,雖則是他讓學徒進行試煉。所幸的是他是個絕地,他知道如何能夠在原力中釋放這飼養黑暗面的感情,不會因此要墮落。


在他看見飛船抵達前他先感覺到學徒的回歸,他能透過他們的紐帶感覺到對方的心情:渴望被讚賞、喜悅、自豪,還有無比的思念,全部都感受到了。Anakin閉上雙眼,嘴角上揚畫起一個自豪的笑容,他已經急不及待想要把他的學徒......好吧,前學徒擁入懷中。


當飛船的門扉開啓時,在消毒的氣體散開後,他先看到的Windu一臉欣賞的走下來,跟隨在後的是他朝思暮想的Obi-Wan。他按下心中的激動,向Windu大師點頭示好,對方雙手放在背後,一邊走向他一邊做出相同的動作。


Windu走到Anakin的面前,一隻手搭在後者的肩膀上讚賞道:「你把他教得很好。做得好,Skywalker。」Anakin虛心地回應到:「謝謝你,Windu大師。不過這全因他是個可造之材。」黑皮膚的絕地大師點過頭便離開了。


這時候他才把目光轉移到Obi-Wan的身上,他的前學徒看上去很......明亮,他一直都是他的光芒,比Tatooine那雙子太陽更耀眼,更溫暖。此刻Obi-Wan的嘴角幾乎上揚得要貼上臉頰,雙眼笑得像兩道彎月,裏面充斥著難以言喻的愉快。但他仍然克制自己的情緒,不讓興奮的感覺奪取身體的控制權,畢竟現在他們還在公眾地方,不方便把他們平日的習慣就這樣展露在他人面前,而且他現在是個絕地武士了!


Anakin走上前,低頭看著那個沾沾自喜的男生,嘴角也不能自控地向上提起。「嘿,kouuanu bo,做得好。」大手在對方的肩膀上輕輕磨擦,稱讚對方那成功的試煉。Obi-Wan笑意更深:「說得你好像有看到我的試煉似。」


絕地大師的手轉為把玩著那條過往經他手綁過無數中次的學徒辮,雙眼凝視著對方那雙灰藍色的大眼睛,放輕了語氣,用僅有他倆才聽到的聲線說道:「我永遠都在你身邊。」聽到前師傅這麼真誠的說話,Obi-Wan被對方的愛意包圍得臉蛋微熏。「我知道......我也一樣。」二人低聲交談,就像戀人間的密語。


Anakin伸出了他的手,笑得一臉燦爛奪目:「所以,我們現在回家了?」Obi-Wan的舌頭輕舔過唇瓣,伸出手牽上那隻邀請他的手,讓手指與對方的交纏。絕地袍子很長,不仔細看根本就不會留意到這兩位絕地雙手緊緊相扣,而且就算他們見到這個景象也不會多說什麼,雖叫做出這個行動的是戰爭英雄、任性的天選者先生。


住所的門才剛關上,Anakin便迫不及待地把他的前學徒推到門上,熱情地吻過剛出師的學徒。噢,原力知道他有想念這個吻。學徒軟柔的嘴唇讓他著迷不已,感覺就是在吃棉花糖一樣,又軟又甜。加上雖然自他們二人初吻後已經過了兩三年,但Obi-Wan總是不知如何反應又想強裝泰若自然的樣子,讓他煞是享受對方這個手足無措的狀態。


Anakin捧著男生光滑的臉蛋,舌頭肆意地在對方的口腔中勾起一場風暴。Obi-Wan輕扯著自己髮絲的力道,不痛但讓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個為此瘋狂的人。他有提及自己有多喜歡在這空盪的環境中只充斥著二人接吻的聲音,伴隨著Obi-Wan偶爾撓人的哼聲是多令他著迷的嗎?還有二人緊貼著的身軀毫無一絲空隙,想要揉對方進身體的力道也令他沉迷。


Obi-Wan每次和他的師傅接吻都讓他感到一陣苦惱,並不是說他討厭和對方親吻,只是每一次為了迎合對方,他都必須要踮起腳尖稍稍抬起頭。而他的師父總是親他直到二人嘴巴都腫得發酸才願意停止,這讓很累人,但Obi-Wan絕對不會跟對方說自己的腿也發酸了。開玩笑,他才不用他的師傅多一項嘲笑他的事。


雖然他們非常享受和對方有親密的接觸,但他們從來都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為,也不曾把那個字說出來。因為有些事即使心照不宣,礙於他們作為絕地的身份,他們是不允許自己說出口,所以這份感情只能以其他的形式顯示出來。以現在為例,縱使他們都已經輕聲喘著氣,額頭抵著對方的,鼻尖緊密地貼在對方的之上,呼出的氣息如同二人的身體一樣緊緊交纏,Anakin能說出的就只有:「我很想念你。」


Anakin的手放到Obi-Wan的腦袋後,把他按到自己懷中。年輕的武士瞇著眼舒服地讓前師父把手掃過自己的頭髮,靠在對方身上嗅著熟悉的味道。「我只是離開了三天,不是三個世紀好嗎?」雖然Obi-Wan的雙手已經緊緊地環在對方的背後,但嘴巴仍舊不饒人,不願承認自己也是同樣思念對方。


「要你承認真的有這麼難嗎?」Anakin吃吃地笑著,語氣中充滿著無限寵溺。Obi-Wan自然不過地翻了下白眼:「噢,閉嘴吧你。」聽到他的回應讓Anakin忍俊不禁,愉快地笑了出來。耳邊充斥著他的笑聲,讓Obi-Wan也與對方一同笑著。


Anakin終於放開了他的前學徒,把他拉到了沙發上坐下來,二人平排而坐,但身體稍微轉向對方。Anakin一隻手繞上了對方那條學徒辮,饒有趣味地問:「Windu大師沒有幫你剪了它?」Obi-Wan瞪著灰藍色的眼眸看著對方,臉頰稍被熏紅:「不,我請他不要剪掉的。我以為你會想親手幫我剪了它?」


看著年輕的絕地一臉渴望地看著他,Anakin勾起了個寵溺的笑容,憶起了很多年前他在千泉廳遇到對方時,身高只到自己腰間多一點的他一臉崇拜地看著自己。Anakin猜想,Obi-Wan並不自知當時看上去有多期待又渴望,就像Anakin是他唯一的稻草,而現在對方的眼神讓他想起了當時的幼徒。


絕地大師微笑著向他的前學徒說:「坐在那張矮椅上,我去拿剪刀。」Obi-Wan順從地點點頭,有點艱難地坐在那張早些年讓他的師傅替他綁學徒辮的椅子上,他已經長大了太多,不太適合坐到這小椅子上,但他仍然不介意坐在它之上。


當Anakin回來的時候,顯然也想起了往日的時光,輕聲地笑著回到沙發上坐下。他勾起了那條學徒辮,忽然很捨不得要把它剪掉。Obi-Wan耐心地等待他動作,知道自己的前師父是在緬懷他們往日的片段也不多作聲,直至讓Anakin親手把它剪掉。
Anakin伸手把學徒辮遞給Obi-Wan,後者沒有接過它,只是把他的手推到他的胸前,視線看著地面:「我把它送給你,請你好好保管它。」仔細看還能見到Obi-Wan的臉有點紅,Anakin的心頭都暖了起來。學徒們通常會自己把這道學徒辮保存起來,因為這條辮子是一個代表他們已經成功出師的象徵,他們很少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交予他人。


可是當他們把這條辮子送給他人時,那個人必定對他們已言是別具意義的。他想起當年未能出師的Ahsoka親手把她的學徒辮解下後,那放到自己手上時那重量。而現在Obi-Wan所做的是完全相反的意思,是信任;是感情;是心臟。Anakin難掩愉快的心情,語氣上揚:「謝謝你,Obi-Wan。」他忽然又想起了什麼,急忙地拋下一句:「在這裹等我一下。」便快步踏進他們的房間內,搜索著什麼。


Obi-Wan無法從房間外得知對方到底想要尋找什麼,皺著眉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的房間,安靜地等待他走出來。直到Anakin把他手中的東西放到自己的掌心間,那種毛燥的質感讓他瞬間得知了這到底是什麼。他不禁地在張開了嘴巴的同時瞪大了雙眸,難以置信對方竟然會把他的學徒辮送給了自己,隔了好一段時間才詫異地說出了心中的話:「我可沒有想過這......」


Anakin淡然地解釋道:「在小時候我曾想過把它送給Qui-Gon,可當他被Darth Maul殺死了以後,我從來都沒有機會把它送出去。現在它是屬於你的了,kouuanu bo。」大手撫過對方仍然有點刺人的髮絲,他從沒看過對方有其他髮型,但他知道對方會有一把柔軟的髮絲,他就是知道。


前學徒的身體靠上前,雙手環抱著對方的脖子,誠懇地把唇瓣獻上,落在對方的唇上,雙眼緊鎖著他那雙湛藍色的雙眸:「謝謝你,Master。」此時Anakin感覺到一些東西輕拂過鎖骨的位置,他一把抓住了那個小東西,看看到底是什麼。當他看清楚時,驚訝的人變成是他。


「你一直以來都有戴著它?」Obi-Wan點頭,雙眼自然不過地向後翻了一下,語氣中帶著彷如回應天氣很好般平常:「當然啊,難道我會扔了你給我的東西嗎?」那是Anakin早些年故意到Tatooine找木材刻給對方的木章,把它當成是對方的生日禮物,他都快要忘記了有這回事了,沒想到對方竟然一直把它保存著。Anakin閉上眼向對方靠去,輕吻上Obi-Wan的嘴唇。


「我們去Dex那兒慶祝吧?」


Obi-Wan雀躍地回應:「噢,很好。我要想死Dex的晚餐了!」


當他們完成了晚餐便馬上回到住所內,二人都不想浪費一秒能待在住所的時間,畢竟Obi-Wan很快便會分配到不同的住所內,不能再這樣享受二人獨處的時光。他們沖洗過後,便舒適地躺在床上。Obi-Wan的後背貼上了Anakin的胸膛上,腦袋擱在對方結實的手臂上,腰間被那隻機器手搭著。


他從來都沒有在對方的懷中失眠,除了今天。一想到今晚是他們能這樣相擁入眠的日子,Obi-Wan就開始心緒不寧,幻想著以後Anakin收了其他學徒時會否也是這樣對待他們,自己離開了對方的身邊會否失去了他的關心。他自知依戀太多,甚至對對方抱有愛慕之心,這是不被允許的。他已經成了絕地武士,不能再做出這樣的事。


透過師徒紐帶中感覺到另一頭傳來的波動,讓本已逐漸入眠的Anakin硬是撐回精神,帶著睡意的聲音在寧靜的空間響起:「怎麼了......?」Obi-Wan只是低喃沒什麼,便叫對方回去睡了。但天選者是不會放棄的,反之清醒了一點,輕吻上懷中人的背上,搔癢的感覺讓Obi-Wan輕輕顫抖著。「告訴我,Obi-Wan。」


聽到對方語氣中隱藏著的命令,Obi-Wan只好回應他的問題。「我很害怕......」這句話讓Anakin完全清醒過來:「為什麼?」男生咬著下唇,思考著該如何回應對方。在他反應過來前,自己已經移動了自己的手和對方的大手緊扣了起來。


「依戀是不被允許的......但我不想離開你......我很害怕你會在收了其他學徒後便不再關心我了。但我更害怕的是我自己.....我怎能在這種狀態下成為一個絕地武士呢?」Obi-Wan語氣中鮮有的恐懼讓Anakin的心都抽痛了起來,放在對方腰間的手溫柔地放到了他的肩上,輕輕施力讓他能面對自己。


「有依戀是沒有錯誤的,Obi-Wan,重要的是你得學會放手。我也有過許多依戀,但我也沒有迷失自己,更甚成為了絕地大師,不是嗎?即使你迷失了,我也絕對會把你帶回來。」Anakin親上了對方的額頭,同時依靠二人穩固的紐帶向對方傳遞安撫的情緒。感覺到對方放鬆了下來後,努力地把身體埋進自己的懷內時,他在Obi-Wan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笑了。


「如果你不想離開這裏的話,明天我會向議會要求讓你留下來。」聽到Anakin所說的話讓Obi-Wan頓了一下,他很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對方的話,他仰起頭看著對方。「這樣真的可以嗎?」


Anakin認真思考了一下,真誠地說:「嗯,畢竟我是天選者嘛。」這句目中無人的話讓Obi-Wan不禁大聲地笑了出來,不愧是任性的天選者先生,他默默在心中對自己說。顯然對方並不知道他在笑什麼,疑惑地看著他。


Obi-Wan把腦袋埋在對方的胸前沒有解答他的疑問,直至他冷靜下來時,他才低聲說著:「我愛你.....」Anakin沒有聽清這句自他的胸前傳出來的話,Obi-Wan只好深呼吸了一口,以比剛剛更大的聲線重複:「我愛你。」


這次Anakin有聽到了,把Obi-Wan抱得更緊,驚喜地說:「我可沒想到你忽然這麼坦承。可是我一直都知道,還有我也愛你。」懷中的人再次抬起了頭,對準了絕地大師那豐厚的嘴唇親上去。這次的吻沒有以往那般激烈,但他們都感覺到紐帶中互相交纏的愛意讓他們都快要融化了。


「明天我會處理了你擔憂的事,現在睡吧。」Anakin溫柔地對對方說,安心了下來的Obi-Wan很快便安穩地入睡了。Anakin看著對方平靜的睡藝,心中向對方許下一個承諾。


我答應你不會讓你離開的,我的愛。



-FIN-





评论(13)
热度(46)
  1. AlecNightskizuna030 转载了此文字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