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No Light 7

* 有道問題想詢問一下大家的意見的,因為第8章實在太長了,超出了我預計。而現在只寫到一半左右,相信第8章的字數大概會是前7章的總和(。

因此要改變更新的方法(?),而我不知道你們想要哪種,所以麻煩大家選擇一下哦:


① 維持隔天更新,但長度會較短

② 改為每周二更新,而篇幅會很長XD

麻煩大家留言一下哦<3 謝謝



Obi-Wan很快就發現在Coruscant根本就找不到任何關於絕地的資料,除了掛在街上或是HoloNet上一些關於絕地是叛徒的資料外,基本上他還是不知道絕地到底是怎樣一個組織,而隨意在街道上找位行人來詢問也不是個明智的說法。


他認為皇宮內應該要有一個偌大的圖書館,可走遍了整個皇宮他都找不到,這讓他感到無比疑惑。別說是絕地相關的資料,連帝國成立前的資料Obi-Wan都找不到,是怎樣一個皇宮才不想有任何歷史記載?


而在他穿梭於皇宮時,他意外自己到這個地方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彷彿這是他的故宮。他同時也發現皇宮內很多裝飾都讓他感到突兀不已,一些該存在的雕像消失了。當他走到一個諾大的空間時,他看到五個身穿黑色盔甲的人各舉著紅色的鐳射劍,如同當日那個被Darth Vader殺掉的人一樣。


他們在中央揮舞著那鐳射劍,其中一人站在其餘四人面前觀察著他們的動作,那人蒼白的臉上劃有奇特的線條,金色的雙眼讓Obi-Wan煞時感到不舒服。當他打算轉身離去時,那人銳利的眼神投向他的身上,其他人也把目光投向了他。


Obi-Wan不由得感受到一陣刺骨的惡寒,當他們五人收起了鐳射劍時,那個看似為統領者的人雙手交叉放到身後,優雅且緩慢地向他走過去。「不知你來到所為何事呢?」被問道的人搖了搖頭:「我只是經過這裏,看到你們在練習而好奇看一下而已。」空氣間散發著令人尷尬的沉默,Obi-Wan隨意含糊地搪塞了幾句便回去。


在他轉身離開時,背後傳來一句幻覺般的說話:「可別來這裏了,Master Kenobi。」Obi-Wan皺著眉回頭看向他們,只發現那五人已經開始了他們訓練的動作,男人決定把那句不知是誰說的話當成是幻聽,不去細思當中的意味。


當他回到他的房間時,Darth Vader早就回去了,他看著男人在桌前辦公那認真的樣子總是讓他心動。他不想打擾對方,於是想要小心地走到廚房內泡茶,可往往他的計劃都會失敗,對方總會捕捉到他的出現。


Darth Vader趁著Obi-Wan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經過時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扯進自己懷內,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還未等Obi-Wan有開口的機會,Darth Vader便對準了他粉嫩的唇瓣,彷彿分隔了數年的戀人那般熱情的吻著他。男人的雙手繞在對方的頸後,讓男生肆意地親吻自己。


「今天去哪了,我在這裏等了好久。」男生不滿地說,俊美的臉蛋扭成一團,Obi-Wan看到他撒嬌似地嘟起了嘴,禁不住被他可愛的舉動惹得輕笑兩聲,再次貼上對方的唇。「我只是在皇宮內找圖書館,可是我找不到,只看到五個奇怪的人拿著那.....鐳射劍?」


「我們沒有圖書館,如果你想要看書的話,我們遲些一起去買吧。」Darth Vader在迴避他最後的話,Obi-Wan就知道會是這樣。在對方殺了那個絕地後,他們再沒有談過有關那天的事,但他們都心知肚明發生過的事就是發生過。


男生只是建讓他不要離開皇宮,不然他未必能及時在他有危險的時候保護他。要說的話Obi-Wan也不認為對方是「建議」他,而是「要求」他才對,不過他沒有為此而說什麼,畢竟他也不想看到對方為自己擔憂。


看到懷中人點了點頭後,Darth Vader才繼續開口說話:「我明天要到Lothal一趟,大概要一星期左右,等我回來後我們再去買書?」Obi-Wan又皺起了眉:「這次不能帶上我嗎?」Darth Vader很少不帶上他一同任務,而且這次任務的為期太長了,感覺很不安全。


「Lothal太危險了,反抗軍在那引發過多次暴動,你待在這裏才安全。」Obi-Wan嘆了口氣:「那你要小心點。」Obi-Wan以為Darth Vader會一臉輕鬆地輕笑回應,但對方無比認真地向他承諾:「我不會受傷的,我永遠都會完好無缺地回到你的身邊,我答應你。」男生牽起了他的手,虔誠地烙下一吻。


這個誠懇的諾言溫暖了Obi-Wan的內心,雖然他對對方有難以啟齒的質疑,但無容置疑他的男生對他的愛是真的,而他對對方也有相同的感情。「你要喝茶嗎?」看到男生挑起了一邊冒頭,得到對方不需要的回應後才走到廚房內泡茶。


Obi-Wan一邊泡茶一邊細思這個星期可以做點什麼去調查關於絕地的資訊,他知道他可以偷偷溜到Alderaan去找那個認識過往的自己的議員,Oragana。他很清楚自己這個舉動如果被愛人得悉了後必定會惹來嚴重的後果,但他需要知道絕地的資訊。


在Darth Vader離開了Coruscant後,他馬上聯絡了Bail請求讓自己能到訪,所幸的是對方很快便答允了他的請求,他毫不猶豫地拿了點簡單的衣物便跳上了前往最快的穿梭機,約半日時間他便到達了目的地。


抵埗後Bail便誠邀他共晉晚餐,肚子早在抗議的Obi-Wan也順著對方的意,答允他的邀請。在等待用膳時,Bail先詢問了對方為何忽然會隻身來到Alderaan,到訪者也不打算隱瞞自己找上他的原因,開門見山便說:「我想知道關於絕地的資料。」


Obi-Wan看著Bail的意味深長地看著他,但嘴巴卻只是抿著勾出一個笑容:「我得說我沒想過你來的原因是為了這。我可以告訴你我所知道的東西,但不是現在。你介意待我們用膳過後到皇宮的花園一同散步嗎?」Obi-Wan不知道對方為何不能在這裏說出他所知道的事,可他又哪有選擇的權利呢?他點頭答允了對方的要求,縱使他逼切想要理清關於絕地的事情。


當他們終於吃完晚餐離開皇宮內後,Obi-Wan有種解放的感覺。不是說和Bail用膳讓他感到不自在,而是整頓晚餐讓他有種被監視的感覺,他說不上是誰在監察他,那只是種感覺。也不用他再次提問,Bail便已經開口解說他早前所問的問題。


「絕地......是銀河帝國成立前的一個維持銀河和平組織,但他們在帝國成立時被稱為叛徒,所有絕地都被屠殺掉,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絕地了。」不難聽出Bail話中帶著顯然而見的遺憾。聽到絕地被屠殺的消息,Obi-Wan感覺到一陣重擊擊中了他的胸口,他想要尖叫,但他控制住自己了。


他按捺著內心的不適猶疑地詢問:「絕地.......是邪惡的嗎?」Bail馬上否定了他這個想法:「不,在複製人戰爭中我曾和他們合作過無數次,他們絕不是邪惡的。」Obi-Wan停下了腳步,疑惑地看著議員:「那為什麼他們要殺掉絕地,還有......為什麼那些絕地要傷害我?」


Bail震驚地看著他,顯然不懂Obi-Wan所說的絕地傷害他這點。Bail把Obi-Wan拉到大樹旁,如果並不仔細看是看不見他們的,他壓低聲線說話,似是要避人耳目:「絕地大屠殺會發生的原因是因為Palpatine皇帝指他們是策劃複製人戰爭的背叛者,是想要破壞宇宙間的和平,從而擊取整個銀河。可是我並不相信這點,我認為這是皇帝想奪取宇宙的詭計。至於絕地會傷害你這點,我也並不理解,但我不覺得會發生這樣的事,我不知道你還記得與否,可你是個受人尊重及崇拜的絕地大師,而絕地是不可能會攻擊任何人的,除非他們是西斯或是會傷害他人。」


聽到Bail的話,Obi-Wan猶如喪失了說話能力,他是一個絕地大師?可是Darth Vader跟他說過他是一位來自Stewjon的議員,到底是誰在說謊?Obi-Wan思緒煞是混亂,如同無數螞蟻在他的腦內不斷漫無目地衝撞,他覺得不適。


大概是看到了Obi-Wan不知所措的樣子,Bail擔憂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你還好嗎?」這時Obi-Wan才如夢初醒地看向他:「我沒事。」Bail定是看穿了他的小謊言,比剛才更壓下聲線:「我知道帝國一直有研發什麼讓人失去記憶,可能藥物或是其他。還有,小心Darth Vader。」Obi-Wan皺起眉,不太喜歡對方認為自己應該要提防自己的戀人,但他還是把他的這個忠告當成是善意的提醒,他並不了解自己的愛人。


Obi-Wan並不曾想過今天他會獲得這般大的資訊,他接受Bail的好意,在這裏待一個晚上才回去Coruscant。但在得知了皇帝所做的事以及對自己身份的混亂讓Obi-Wan根本無法入睡,而且Darth Vader的缺席更是雪上加霜,他永遠都不能在愛人不在的情況下睡得好。


在他回程時,Bail的話仍然纏繞著他的腦海,他是個絕地大師、提防Darth Vader。可當Darth Vader終於回來他們的家後,這一切煩惱幾乎是一掃而空,不是因為自己的愛終於回來,而是被對方的傷佔滿了他的思緒。


Darth Vader回來時,Obi-Wan如常地給對方一個擁抱,可當他雙手環著另外一個人的腰間時,他確定自己聽到對方的悶哼。「你受了傷?」Darth Vader搖頭回應:「我沒事。」Obi-Wan看出對方逃避了自己的視線,他的雙手扶上了對方的雙臂上,堅定地說:「讓我看看。」


知道自己還是暪不過對方的男生嘆了一口氣,解開自己的上衣讓對方檢查自己的傷勢:「只是被光劍擦傷腰側,沒傷及要害,不要擔心。」Obi-Wan皺著眉頭小心地撫過對方包紥好的腰部,有些生氣地說:「你說過不會受傷的。」Darth Vader記得自己的承諾,他抱歉地一手把對方擁入懷,後者順從地靠在他的身上。他的嘴唇覆上男人的髮旋,喃喃低語地安慰他:「我知道,我知道,但我現在沒大礙。」


Obi-Wan閉上眼,耳朵靠在愛人的胸腔上,仔細聆聽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一拍、兩拍,他們心跳的速度逐漸同步,宛如世上最動聽的節拍,讓他不能自拔。在這個時刻,Obi-Wan忘卻了一切不確定因素,這個世界就只有他們二人。


男人本以為愛人的回歸會讓他的睡眠回復正常,但他沒料到惡夢竟然會找上他。開初時他睡得安穩,可當他睜開眼時,他看見自己身處在一個不知名的星球內的一座控制塔內。岩漿到處流動,炎熱的環境讓他不斷冒出汗水,甚至讓他覺得呼吸也有困難。


他知道這是個夢境,他仍記得自己在Coruscant的皇宮內睡覺,但是為何這個夢境如此真實?當他正想要研究這個地方時,他聽到控制塔外有人吼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什麼你就是不清楚!」「不,你只是在做為了自己的事!你要做的是跟從原力的安排,即使那是死亡!」「不!我不會讓你死的!」Obi-Wan想要依著爭拗的聲音走去,但他被某些東西絆倒,整個人倒在地上。當他定睛看向是什麼絆倒他的時候,他才發現控制塔內佈滿了鮮血和屍體。他看著自己的雙掌,整隻手都是鮮血,他放聲大叫,然後整個情景開始天搖地崩。


Obi-Wan醒了過來,渾身都是汗水,Darth Vader那雙藍眼睛驚慌地看著他,彷彿他要失去自己了。「那只是個惡夢,Obi-Wan,不是真的......你還好嗎?」被問到的人仍然驚魂未定地大口呼吸著,他抬起隻手,看到掌上滴血不沾時他才鬆了一口氣,含糊地回應對方自己還好。


可明顯對方並不接受這個答案,毫不在意地用掌心撫上了Obi-Wan沾滿汗水的臉頰,後者閉上了眼向男生的手掌靠去。「你夢到了什麼嗎?」Obi-Wan睜開了明亮的眼睛,裏頭還帶著夢境所帶來的恐懼,他咬著下唇,不知從何說起。
Darth Vader耐心地等候對方,最終Obi-Wan深呼吸了一口:「我......在一個控制塔內,到處都是血液和屍體,我的手沾滿了鮮血。」被惡夢佔據了思緒的人沒有看到眼前的人頓時僵硬了一下,又逼使自己回復冷靜。


男生安撫地吻上了對方的唇瓣:「你沒有殺掉任何人,那只是個夢境。你要喝點茶嗎?」看見Obi-Wan點了點頭,Darth Vader才翻身離開溫暖的床鋪,走進廚房泡茶。茶香涌溢在房間各處,熟悉的香氣讓Obi-Wan放鬆了緊繃的神經,他接過Darth Vader遞給他的茶杯,把裏頭的東西一喝而盡。


Obi-Wan把空杯放到床邊的茶几上,又躺了下來,Darth Vader緊接他回到床上,緊緊地抱著對方:「我在這裡,睡吧,Obi-Wan。我愛你。」埋在自己胸膛前的Obi-Wan迷糊地哼了幾聲,很快便沉睡了。聽著對方平穩的呼吸聲,Darth Vader認為自己今天晚上睡不了了,他所擔心的事再次纏上心頭。


神奇的是當Obi-Wan再次醒過來時,雖然他記得自己曾作了惡夢,但他不再記得夢境的內容,完全忘記了。




-TBC-





评论(51)
热度(32)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