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No Light 4

作為皇帝的副手,Darth Vader總是需要為他處理帝國的事務,不在Obi-Wan身邊是難以避免的。每一次Obi-Wan在等待他回來時,都覺得時間特別漫長,通常他都只是在他們的房間內閱讀Darth Vader的收藏,偶爾會看看HoloNet,好消磨時間。他並不熱衷於到Coruscant內的市集行逛,始終人太多了,他不太喜歡這樣的感覺,而且自他醒過來的個多月,傷口還未完全癒合,他也不便走到人多的地方。


直到一次Darth Vader在經過了一次長達一星期的任務,他終究還是忍不住向懷中的Obi-Wan提議:「Obi-Wan,不如以後的任務你都和我一起去吧。」被問道的男人睡眼惺忪地把腦袋稍稍在對方的胸膛上拉開了距離,好讓自己對上男生的雙眸。


「我不介意,你別嫌我礙著你就可以了。」乾涸的雙眼眨了眨,Obi-Wan又把頭埋到了對方的胸腔上,Darth Vader不在的晚上他總是睡不好,現在他回來了,濃濃的睡意便一直揮之不去,對方的手一直在他的髮絲上輕掃著,讓他更舒適。


Darth Vader在對方的額上烙下了一吻,低聲安撫道:「不,你可以幫我進行談判,我們會是最好的拍檔。」Obi-Wan微微點頭,答允他的邀請,反正他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好幹的,跟著對方與壞事二字沾不上關係。


自這晚開始,Darth Vader在進行任務時,身邊會多了一個人影,伴在他左右。但副手不是經常讓Obi-Wan和他一起,只有他認為那個任務是安全的時候,他才會把對方帶上。有時候Obi-Wan會在飛船上他們的房間內等著,有時候他會替帝國進行談判。


Obi-Wan意外地發現他對於談判確實是頗熟悉的,就像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技能似的,大概即使失去了記憶,有些以前的技巧是不會因此而一同消逝的。


在和Darth Vader到太空各處解除反抗軍對帝國造成危機的時候,Obi-Wan亦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起來越深,他說不上是為什麼有這種感受,但他就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大抵是因為對方無微不至的照顧,以及對方的愛意讓他察覺到自己的感情,Darth Vader對他太好了,雖然Obi-Wan不想承認自己很享受沉浸於對方無盡的愛中,但他無法否認。


只是他覺得自己並不了解對方,很多事對方都沒有跟他說,雖然他知道這是礙於對方的職位,可他不喜歡被人暪著的感覺。男生不常說他們以往的事,就像他不在意自己會否回復記憶似,這點讓Obi-Wan覺得奇怪異常,而且他也不懂為何對方總要帶著那個奇怪的頭盔,它沒有實際的作用,除了掩蓋他的容貌以外,Obi-Wan想不到有任何的原因。


終於Obi-Wan還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一次進行任務途中詢問從身後環抱著自己的戀人:「為什麼你好像不在意我會否回復記憶一樣?」不知為何,他覺得自己能夠感應到對方的感受,雖然戀人並沒有特別的動作或是遲疑,但他能感覺到對方繄張了起來。


「重要的是現在,我也不想勉強你記起以往的事。」Darth Vader的唇瓣親暱地輕印在Obi-Wan的腦門上,讓懷中的人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這真體貼呢。」。Obi-Wan一隻手放在對方懷在自己腰間的手上輕捏著,一手撫著不遠處的頭盔上。


「為什麼要戴著這個頭盔?你並不需要它。」Obi-Wan繼續問出他的疑惑,對方的回應仍然毫不遲疑:「他們不需要看到我的樣子,他們需要面對的是Darth Vader,不是那個屬於你的Ani。」Obi-Wan能清潔感覺到血液往腦門衝上去的熱度,他的雙手收回來,懊惱自己對對方的情話仍然沒有任何抵抗力,雙手掩著發熱的臉頰,不想讓男生看到自己此刻的窘態。


Darth Vader輕笑著在Obi-Wan紅得要緊的耳尖上輕啄了一下,很享受對方因自己而感到害羞,以往Obi-Wan可是總會把自己的情緒都收得牢固,不讓他有任何探索的機會,現在所有事情都不同了。


正當男生想要捉弄戀人的心思被撩起了,想要調戲對方時,房門外一個不識時務的暴風兵敲響了門:「Lord Vader,我們收到了一道訊息,是Organa議員所發出的。」男生的臉馬上拉了下來,對於他被打斷了感到十分不滿。


Obi-Wan知道對方的心情一定是變差了,他可不想外面的暴風兵受傷,他只好馬上轉過身來安撫對方:「去吧,Ani。我在這裹等你回來。」男人雙手放在對方的臉頰上,好把自己的雙唇能更輕易地迎上對方的。短暫的吻結束了以後,男生悶悶不樂地嘆息,讓戀人為自己把頭盔戴好,又恢復冷酷的君主。


男人看著男生離開了房間,沒有什麼好幹的他坐在坐椅上,緊閉著雙眼把腦袋放空,讓呼吸穩定地吸入、吐出,使自己能夠放鬆了下來。Obi-Wan覺得自己似是浮在半空中,又像是沉在深不見底的海洋中,思緒漂到不知何處。


火紅。


什麼?


Obi-Wan還未來得及細思他看到的東西,便倏然睜開雙眼,伴隨著而來的是無法言喻的疼痛,兩個鐵錘在太陽穴狠狠地敲著,強行把他拉回到現實。痛楚讓他無力地捲縮腰身,甚至讓他無法支撐身體,他只能無助地倒在地上。雙手掩著太陽穴,試圖把疼痛擠出腦海,可這固然徒勞無功。


他想要尖叫,卻發現即使嘴巴張開了,喉嚨不能發出絲毫聲音,那讓他恐懼不已。他在心底內默默喚到愛人的名字,希望對方能把他救出這個境況,但他知道這是沒有用的,Darth Vader怎會聽到。


當他決心自己面對這痛苦的時候,門「咻--」的一聲便開啓了,Darth Vader緊張不已地跑到他的身旁,不安地呼喚著Obi-Wan的名字。但他無法抬起頭或是說出任何字句,只能讓對方把自己抱在懷內,坐到床上。


Darth Vader拿開Obi-Wan按著自己的雙手,取而代之把自己的雙手輕放到對方被汗水沾濕了的臉頰上,雙眼緊盯著腦袋擱在自己的頸窩間的人,怕他會再次失去對方。男人的雙腿在無意識地顫抖著,嘴裏發出痛苦的悲鳴,淚水打濕了Darth Vader的衣服,但他毫不在意,他只想對方好好的。


「Obi-Wan......Obi-Wan......我愛你...拜託不要再離開我......求你了...」Darth Vader把原力傳到對方的體內,他知道Obi-Wan現在只是頭痛,不會再次消失的,但當天戀人受重傷,身體開始逐漸失去溫度的記憶仍牢牢地刻印在他的腦海內,他難以自制地害怕得要命。


直到Obi-Wan停止了顫抖,Darth Vader仍然不敢放鬆下來,雙手環著對方仍然無力的腰肢,不願意再放開他。當男人的意識逐漸拼湊回來的時候,他感覺到抱著他的人在抖著,但腰間的雙手卻是那般有力,勒得他都有點痛,不過他不介意,他深知剛才的情況必然把男生嚇壞了。


他抬起仍未完全恢復力氣的雙手,把對方的頭盔脫掉,意外地發現男生早已淚流滿臉,灰藍色的眼眸內充斥著悲痛,這種感受也感染了Obi-Wan,讓他的心抽痛起來。他用袖子把對方臉上的眼淚擦掉,可對方的眼淚源源不絕地流下來,讓他放棄了為對方抹淚的動作,轉為將自己的身軀朝對方靠得更近。


「噓,沒事的,Ani。我好了,我還在這裡,在你身邊。」被安慰的人把他的愛人抱得更緊:「我很害怕......Obi-Wan......不要離開我......我愛你......」Obi-Wan回抱對方,繼續安慰他:「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Ani。」他聽到男生抽了下鼻子,輕輕地點頭。


二人都默不作聲,直至心情平伏了的Darth Vader開口打破沉默:「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嗎?」Obi-Wan輕聲地回應:「只是突如其來的頭痛,明明只是閉上眼放鬆一下......但現在沒事了。」對方放開了他,輕輕按摩著他的頭部,緩解他的不適。


這次外面又有暴風兵敲響了他們的房間,通知他們已經把Organa議員接到他們的飛船上,Darth Vader馬上變回那個讓人不寒而悚的勳爵,聲音冷如冰:「我現在過來。」


Obi-Wan看著眼前眼角仍掛著淚水的勳爵,語調卻能夠如此冰冷,讓他暗自慶幸自己不用與他為敵。他再次抬起手替對方抹掉眼淚,男生這時抓住了他的手腕:「和我一起出去好嗎?」眼底內盡是急切的請求,讓Obi-Wan不自覺地點頭答允。


他們到達會議室時,Bail已經在裏頭等著他們。當Bail看到Obi-Wan時,冷靜的表情忽然劃上了裂痕,驚異在他的雙眼中毫無保留地透露了出來,不過這很快又被掩蓋掉,回復為那個沉著的議員。


「感謝Lord Vader拯救了我們,否則若用我們壞了的船,是難以從那廢棄的星球逃出的。」Bail禮貌地走上前感激對方,Darth Vader只是冷漠地點頭回應,自討沒趣的議員也沒因此已感到尷尬,只把視線投向站在勳爵旁的Obi-Wan。


「很久沒見了,Kenobi。」他主動把手伸出來,對方猶豫地握了下他的手,二人都沒有注意到Darth Vader稍微低下頭看著他們的雙手:「抱歉,因為我受重傷昏迷了一年多,而且我失去記憶了,我不記得你是誰。」Bail明瞭地點點頭,放開了他的手:「我是Alderaan的Bail Organa議員,我們也稱得上是合作過數遍。」


Obi-Wan憶起Darth Vader曾對他提及他作為議員的身分,也點頭當作回應。他嘗試回想關於對方的任何記憶,非但一無所獲,更又再次使腦袋痛起來,只是不像剛才那種要命的痛楚。他閉上雙眼皺起眉頭,手指輕輕按摩著太陽穴。


見狀,Darth Vader向前踏上了一步,一手摟過Obi-Wan的腰向Bail提出:「Obi-Wan需要休息,你自便吧。」Bail看到勳爵如此提及,加上Obi-Wan蒼白的臉頰,即使他仍有很多東西想要詢問他,也只好作罷,讓他多作休息,目送二人離去。



-TBC-





评论(4)
热度(36)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