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No Light 2

當Obi-Wan再次醒來時,這次映入眼中的不再是全然的白,而是深藍色。牆壁看上去似是無盡的黑,唯有被月光照到的地方才能看見深藍正依附在牆上。


他坐了起來,手放到了仍包著繃帶的腰腹上,雖然傷口依舊傳來還未痊癒的痛楚,但至少他再沒有感受到溫熱的鮮血,原來疼痛不已的身體也感覺好多了,這還算是個好跡象,相比他的記憶。他的傷口在癒合,但他想尋回的記憶卻仍舊一片空白。

他嘆了一口氣,開啟了HoloNet,希望至少對這個世界有點認知。Obi-Wan頓了頓,他忽然發現自己的生活知識還存在於腦海中,缺失的卻是最重要的部分,他是誰、他是做什麼的、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等等,他一無所知。

「今天是帝國統治一周年,在帝國的帶領下,宇宙越趨和平……」透過HoloNet,Obi-Wan能看到Darth Vader和帝國君主站在演講台上。Obi-Wan默默記下了他的戀人是帝國高層之一這點,這讓他更是不惑,到底自己如何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了。

Obi-Wan走到廚房,把茶具拿出來,他看著櫥櫃,裹頭裝滿了各式各樣全新的茶葉,他不加思索便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一款,悠閒地泡了起來。

專注泡茶的男人並沒有注意到男生在門外看著他,直至他拿著泡好的茶轉過身,才發現對方木訥地站在自己身後:「噢,Vader你回來了。要點茶?」Vader點點頭,跟隨著愛人的腳步走到了餐桌,坐到了他的對面,順便把拿在手中的頭盔放到了餐桌上。

「你不叫我Vader的。Ani,你是這樣叫我的。」對方有些期待地看著他,使得Obi-Wan不禁小心翼翼地發音:「Ani?」可他總覺得這兩個音節並不是他所熟悉的,喚出來更是感到陌生不已。可當他看到坐在對面的男生展露了第一個笑容,他還是決定把對這稱呼的疑惑咽回肚子內,讓自己加速的心跳聲掩蓋了它。

他掩飾似地輕咳了兩聲,繼續詢問有關自己的事,畢竟詢問戀人總比自己毫無方向地尋找記憶有用多了。「我是誰?唔……我指我的身分、工作之類的,因為現在除了我的名字,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Darth Vader收起了笑容,表情變得如同早前一樣完美無懈,讓Obi-Wan看不出他表情下情緒。「在我們在一起以前,你曾是來自Stewjon的議員。後來你偶爾會和我一同前往一些任務,你是我們的談判家,總能用你的嘴巴獲勝。」在一邊說著的同時,Obi-Wan能感覺到對方的視線落到了自己的唇,他有些尷尬地舔了下唇瓣,拿起了茶杯咽了一口。同時不自在地移開了目光,看不見對面的人的雙眸模上了一層慾望。


感受到茶香在口腔內放肆地遊走,放鬆了下來的Obi-Wan又抬起了眼,看著眼前的人繼續發問:「我們是怎樣認識的?」Darth Vader專注地看著Obi-Wan,溫柔地勾起了嘴角:「當時我到Stewjon執行任務--保護一位議員,即是你。你很.....漂亮,我從未見過有人能像你一樣美,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愛上了你。你充滿智慧,總能解決問題。雖然你是個和平主義者,但你在自己或他人面對危險時,拿起你一直認為很不文明的激光槍,毫不猶豫地處理危險。在我看來,你每個特質都是如此吸引,我愛你。」


Obi-Wan沒有想到他一個普通的問題,竟會莫名得到了對方的表白。他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越跑越快,血液也隨之湧上臉蛋上,他口齒不清地回應:「我......呃...謝謝?」他又拿起了茶杯,卻悲哀地發現杯子已經看到底部了,一滴不剩,他頓時感到無處可逃。


Darth Vader站了起來,走到了Obi-Wan的身旁握住了對方的手,被抓著的人緩緩對上他的視線:「我愛你,所以我不想讓你感到不舒服。」看到對方雙唇緊抿成一道線,眼眸間的哀痛在流動著,讓Obi-Wan的心一陣陣地抽痛了起來。


「我不是......我只是需要多點時間,畢竟我現在什麼記憶都沒有,這感覺......太快了。」歉意湧上心頭,Obi-Wan回握住對方的手,希望這樣能把對方的憂愁抹去,他不喜歡對方看上去鬱鬱不悶的樣子。事實上他也不喜歡看到對方毫無表情的樣子,彷彿他是一面波平如鏡的湖水般,內裏存在太多的暗湧,他看不清楚,亦難以踏足。


而且,Obi-Wan總感覺對方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要有更多的感受和表情。縱使他的記憶只存有自己和對方的名字,但他的直覺就是這樣告訴他,對方以往不是這樣的。


聽到他的說話的Darth Vader只是再次露出了個細微的笑容:「沒關係的,我會等你。」Obi-Wan看得見對方眼下的哀愁仍然纏繞著對方,這讓他也感到不太好受。於是他站了起來,舉起另一隻沒有握住對方的手,輕輕搭在對方的臉上,然後在對方豐厚的唇上烙下一吻。


雖然那只是一個蜻蜓點水的吻,時間之短還不足以讓二人的體溫互相交織,但不出Obi-Wan所料,Darth Vader眼中的哀傷馬上轉換為驚訝的喜悅,臉上也綻放了明亮的光彩,一洗剛才陰暗的模樣。


正當Obi-Wan打算到浴室洗澡時,男生用力地攥緊他們握著的手,五指插進對方的指間,掌心緊連,互相感受對方的溫度。同時一把將個子較小的男人扯進懷裏,另一隻空閒的手則霸道地摟著對方的腰肢。Darth Vader趁著Obi-Wan還未回過神的時候,把雙唇再次貼到了對方兩片微啓的紅唇上。


Obi-Wan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驚,但他並不反感,甚至能嚐到從心底傳出來一陣陣的歡愉。他閉上了雙眼,沒被扣著的手搭在Darth Vader寬闊的肩上,讓高個子的男生能夠肆意地侵略每一吋口腔內壁。感受到愛人的允許,Darth Vader的吻變得更強勢,似是要把對方的空氣都掠去,直至Obi-Wan受不了地輕推他,他才不捨地離開讓他眷戀的雙唇。


看到眼前人動情的樣子,Obi-Wan有些緊張地從他的懷裏掙脫出來,喃喃著「我先去洗澡」,便如同逃離般到衣櫃內隨便拿過一套衣服,頭也不回地走到浴室內,絲毫不敢迎上對方熾熱的視線。直到他走到了浴室時,緊繃的神經才稍微舒緩了下來。


在等待溫水注滿浴缸的時候,Obi-Wan看著鏡子內的自己,這是他醒過來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樣子,他瞇著眼仔細地端詳自己的模樣,那可稱不上是有什麼特別吸引,至少他不覺得自己的外貌有Darth Vader所說那般,能讓對方一見鍾情。而且他看上去比對方還要年長,Obi-Wan不禁思考為何現在的年輕人怎會這麼奇怪。


他的手自然不過地撫上了光滑的下巴,可是很快他便把自己的疑問拋諸腦後,不再把它放在心上,當務之急他還是想好好地讓溫水洗刷過自己的身體。


但他永遠都不知道Darth Vader是那麼的為他而著迷。他那雙在不同光線折射下而映出不同顏色的眼眸,有時看上去就像是無邊際的海洋,偶爾就如同是自在奔放的草原,無論是哪種也好,Darth Vader總覺得對方把整個Naboo的景色都收藏到他的雙眼中,讓他迷戀不已。


Obi-Wan小心翼翼地拆掉腰腹上的綁帶,觀察著腰上的傷口。那是一個圓形,傷口旁還有著如同灼傷的痕跡,他不禁思考到有什麼能夠造成這種傷痕。但在他的認知中,並沒有什麼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害。


他謹慎地把自己浸到溫水中,發現溫水並沒有為他的傷口帶來任何刺痛的感覺,這讓他不禁放鬆了下來,讓自己可以好好地舒緩身心。


待Obi-Wan在浴室出來後,Darth Vader已經把茶具收好,坐到了剛才他所坐的位置上,翻看著一些文件。看到對方如此認真的工作,Obi-Wan也不好意思過去打擾對方,他只是輕聲道:「那我先去睡了。晚安,Ani。」被喚道的人抬起眼簾,把注意力從文件中抽離,讓它全部都投放到了對方的身上:「晚安,Obi-Wan。」


在Obi-Wan轉過身的時候,他的眼尖能夠瞥見對方同時合上了文件,隨之跟上了自己。男人有點緊張,不知道男生到底想要做什麼,但他仍維持著冷靜的表情走到床邊,然後躺到柔軟的床上。Darth Vader也跟隨他走到床邊,手上拿著他不知什麼時候拿了過來的繃帶:「Obi-Wan,你的繃帶沒綁好。」


Obi-Wan向下望了望,這才發現他的睡袍不知什麼時候鬆開了,露出綁得亂七八糟的繃帶。他嘆了一口氣,坐直了身子,把絲質的睡袍脫至腰間,露出他那長年不見陽光的白晢肌膚,好讓Darth Vader能幫他重新綁好繃帶。


背對著Darth Vader的男人並沒有看到對方望著自己赤裸的背部時,那充滿慾望的眼神。感覺不到身後的人有任何動作的Obi-Wan疑惑地問道:「Ani?」這時西斯才頓時回過神來,雙手圍著男人精緻卻強壯的腰間,替他把捲成一團的繃帶解下來,再細心地為他綁上一層新的繃帶。


不知有心或無意,Darth Vader戴著手套的指尖總是觸碰到Obi-Wan的皮膚,皮製的手套傳來絲涼意,與打在Obi-Wan背上那灼熱的呼吸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Obi-Wan的毛孔因男生太近的隔離而豎立了起來,他的身體因親密的接觸而僵住了。一旦意識到了他們的距離,Obi-Wan甚至能感覺到對方身上傳過來的熱度,令他不自覺陶醉地閉上了眼。


直至床褥的重量消失,Obi-Wan才驚覺對方已經替自己綁好了繃帶。他摸著已經處理好的繃帶,向Darth Vader揚起笑容,後者看到那對方展露出不太常見的微笑,也跟著他一起展開笑容。


他掛著笑容,到衣櫃拿了條褲子便走到了浴室內。聽著浴室內傳出潺潺水聲,Obi-Wa安心地閉上了雙眼,大概是因為他的傷勢還未痊癒,疲勞的感覺馬上又襲上心頭。可他嘗試了好幾次也睡不著,轉換了好幾個姿勢都不能睡過去,彷彿還缺少了什麼。


直到Darth Vader回到床上,Obi-Wan還未能入睡,他側躺著背向對方,仍不竭止地催促自己入眠。Darth Vader躡手躡腳地爬到床上,像是感應到了他仍舊清醒,他從Obi-Wan的背部環抱著對方,冰冷的機械手緊緊纏在對方的腰肢上,突如其來的寒意讓被抱住的人僵了一下,右手不自覺地搭在對方的手上。他的體溫隨即溫傳到了金屬手,讓它溫暖起來,於是他又放鬆了下來。


身後的人輕吻了Obi-Wan的耳背,輕聲地說:「抱歉。」雖然他是這樣說到,但他並沒有放開擁著對方的手。「睡不著?」Obi-Wan低聲哼了下,在對方的懷中調整姿勢,好讓自己和男生都能躺得更舒適。失憶者整個背脊都貼上了西斯的胸膛上,從背得傳來的溫暖讓他好不舒服。


被抱著的舒適讓Obi-Wan的睡意更濃,但他還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為什麼你的手會變這樣?」他的雙手不自控地拿著對方的金屬手把玩著,每根手指都避不開被玩弄的命運。Darth Vader有些好笑地望著懍中人略為孩子氣的行為,自己閒出來的左手也執起對方姜黃色的髮絲夾在指間內把玩。


他漫不經心地回應:「那次你被敵人弄傷了,為了保護你,我失去了這隻手臂。不過只要你活著,要我失去什麼都不打緊。」聽到他的話,Obi-Wan在皺起眉頭的同時感覺到心臟似是被人扯著般,愧疚充斥在自己的每一處,入侵了每一吋思緒。


「真希望你能愛惜自己多點,Ani。我並沒有這麼重要。」Darth Vader把他的右手收得更緊,左手則自Obi-Wan頸窩之間穿過去,然後從他的胸膛上施力,使他能夠更牢固地抱著對方。男人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個懷抱快把他勒住了,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安靜地待對方開口。


「不,Obi-Wan。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能,也不會讓你離去的。」對方的聲音內注滿了偏執,惹得Obi-Wan禁不住嘆了一口氣,卻又不知自己能說什麼來安慰對方。於是他只好把對方那隻完好無缺的手帶到唇邊,安撫對方的情緒。


Obi-Wan從男生放鬆了對自己的箝制中得知他的安撫尚算有效,他的眉頭與心情也一同放鬆了下來。「我愛你,Obi-Wan。」在耳邊傳來那低沉的聲音讓他的嘴角勾起了笑意,在Darth Vader的言行舉止中他能明顯地感受到這點,如此被人深愛著的滋味讓Obi-Wan感到受寵若驚,讓他下意識地想要逃避,但他並不討厭。


雖說他對Darth Vader對自己的疼愛中,能夠嚐出愉快的感受,但他不清楚這是不是就是愛對方的表現。在他還未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前,他不想裝成Darth Vader以往所愛的戀人一樣,可以回應對方的心意。這種偽裝他裝不出來,更別說對方可能因此會造成期望而受到傷害,他只能回應:「我知道。」


顯然,男生並沒有因而失望,身後的人在他的髮旋上留下了一個淺吻:「睡吧,Obi-Wan。」對方的話就像是有魔力似的,Obi-Wan覺得這次睡意像一個波浪般打在自己的身上,讓他難以逃離這攻擊,他昏昏沉沉地閉上了千斤重的眼皮,緊接著是無邊的黑暗。




-TBC-




评论(6)
热度(41)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