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No Light 1(Ewan生賀)

* 內容介紹:當Obi-Wan醒過來時,他什麼都不記得,只被告知自己有一個戀人。

* A/O, VaderWan 原著向

* 這裏設定是Vaderkin 不完全是黑暗的那個Lord Vader 而Obi-Wan因為失憶而會略OOC

* 有肉有虐

* 其實還未寫完最後三部分,但為了趕Ewan生賀所以先發了

* 應該會隔日更新的 希望在Hayden生日之前完成


------------------------------


鮮紅。

熾熱。

火光熊熊。

純白。

冰冷。

一片空白。

他睜開了雙眼,看見白濛濛天花板。茫然地扭過頭,看到自己的手上被插上了粗幼不同的管子。在他意識到自己的身旁有好幾個機械人之前,他先聽到的是它們在說話:「他醒了。」「嘿,你去告訴Lord Vader。」「Lord Vader,他醒了。」然後他聽到通訊器傳來的回應:「我知道。」

他想說話,可是他的喉嚨乾涸不已,就像被火燒過一樣,這陣疼痛蔓延至全身,他才發現他的全身都使不上勁,疼得如同他全身的骨骼都被人敲碎後再重新接合過似的。他緊皺著眉頭,想要從空盪盪的腦海中搜刮任何有用的資訊,卻沮喪地發現甚麼也沒有。

也許是有的,那就是他的腦海中浮現著兩組詞語:「Darth Vader」以及「Obi-Wan Kenobi」但他不知道這兩組詞語的意思,他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想不起來,他是誰?

在他仍然沉醉在自己的思緒期間,一個身穿黑衣的人走了進來,他猜想對方是個男人,畢竟對方看上去是那般魁梧,而且身材高挑。他的猜想在對方喚走了那些圍在身旁的醫療機器人,然後黑衣人脫下了他那怪異的頭盔時便被證實了。

頭盔下那容貌讓他愣住了,那讓他有股莫名的感覺,令他的心臟開始跳動,但每一下跳動同時伴隨著一下一下的疼痛,他卻不能為這心情名命。啡髪的男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凝視著他,盯得他覺得不太自在。但他也沒有移開視線,只是直直地看進對方湛藍色的雙眸,彷彿這是一場競賽,誰先別過眼誰就輸了。

他忽然想到醫療機器人和對方報告時,稱對方為「Lord Vader」,那對方應該就是自己腦海中的「Darth Vader」了,而自己則應該是「Obi-Wan Kenobi」了吧?

於是他決定先打破沉默:「你是Darth Vader?」對方點了點頭,然後坐到了床上空餘的位置上,過程沒有停止過看著他。正當他想要再次說話,對方終於也說話了:「你不記得我了?」他搖了搖頭,換得對方抿著嘴以作回應。

他能看見對方眼底下的悲傷,男生接著說:「你是Obi-Wan Kenobi,而我是你的愛人。」Obi-Wan睜大了雙眼,嘴巴同時張開了。不是說他介意自己有個同性別的戀人,而是當一覺醒來,忽然被告知有一個情人,誰都會為此而感到驚訝的吧。

Obi-Wan想要坐起來,不過對方搶先一步扶著他坐起來,然後把柔軟的枕頭放到他的身後,好讓他坐得更舒適。在這個時候,傷者才發現自己的腰腹疼痛不已,他伸手摸一摸,才發現繃帶上那溫熱的鮮血沾濕了自己的手。

Darth Vader不知在哪拿了塊白布,然後抓著他的手,細心地把他手上的血跡抹掉。「為什麼我會受了傷?」Obi-Wan疑惑地看著男生,不解地詢問。「有人想傷害你,不過他已經死去了。」對方的湛藍色的眼睛對上了他的,他這時才能夠好好地端詳過男生的容貌。

Obi-Wan可以看見對方右眼上的一道已經褪了色的疤痕,湛藍色的眼睛下隱藏著與男生年齡看上去不相襯的深沉,彷彿他背上了整個宇宙的責任。Obi-Wan甚至有一下看見對方的雙眸閃過了一絲金黃,但當他定過神來,那就如同流星般一瞬即逝。

「我不會讓任何人再有機會傷害你,我答應你。」聽到對方語中的黑暗,Obi-Wan不太在意,他只是笑了笑緩和氣氛:「聽起來真危險。」啡髮的男人執起他的手,輕輕在上烙下一吻,如同一位虔誠的騎士一樣。

「我愛你,Obi-Wan。」Obi-Wan愣了下,他沒想到年輕的男子會忽然這樣說,他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下意識地笑了。向愛侶訴說自己的心意當然沒有問題,但他卻說不出回應的說話,不知有什麼在阻撓他說出「我愛你」。

大概是因為而他現在的狀況,他對對方一無所知,他連自己的名字也忘了,更別說過往與男生的所有經歷,他需要時間來回復記憶。

對方顯然也沒對他那略顯冷漠的回應感到不滿,然後男生便放開了握著他的手,低聲地說:「再休息下吧,Obi-Wan。待你醒過來,我們就回去。」

他的聲音就像是有魔力般,讓Obi-Wan忽然湧上了睡意,他覺得自己在浮浮沉沉,無力抵抗睡意。他好像向對方喃喃了好幾聲,便睡著了。




-TBC-






评论(6)
热度(58)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