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夢境(PR無料安利)

* 這是過幾天PR的無料安利 不知會否有香港的朋友吃下Obikin_(:3UL........

* 因為是安利所以盡量不劇透太多 也想貼近原著 但寫著寫著又覺得像pre-slash 而且又好像變成角色分析 結果最後好像有點OOC(

* 設於Pre-RoTS的時間 大概是Anakin開始夢見Padme要死去的左右

* 好像有點虐



絕地不會做夢,他們有的只會是預視未來的情景或是過往的回憶。與原力的連繫越多的絕地則會在夜晚有更多預兆,當中有好有壞,有時候絕地無法看透這到底會否發生,畢竟未來總是變動的。


大部分絕地都會在他們醒過來後把他們的困擾釋放於原力中,不過有很少數的絕地無法擺脫預兆所帶來的憂慮,當中有部分會因此而墮落至黑暗面,但這只屬少數中的少數,畢竟絕地有著釋放個人感情的能力。


Anakin不是一個模範絕地,這一點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知道,當然也包括他本人,但這不代表他並不想成為如同他師傅一樣的模範絕地,只是他不知道他應該怎樣做才對。他不是如其他學徒一出生就被絕地武士團發現,九歲才成為學徒的他蘊含了太多感情,感受過其他絕地沒得到過的親情。


因此,他的師傅總是會特別留意他的情緒狀態,在觀察Anakin這約十五年的時光,Obi-Wan不難發現這陣子Anakin的狀態一點都不好。自複製人戰爭開始後,Anakin的情況每況愈下。他變得比以往更沉默及情緒化,燦爛的笑容與他再也沾不上關係,總是緊皺的眉頭永不會放鬆下來。這場戰爭比Obi-Wan能想像的奪去更多他身邊的人或事。


但是現在,Anakin本就不穩的情緒像是一瞬間跌至谷底,圍繞著對方身旁的原力和他的主人一樣浮躁不定,在戰場上甚至散發著黑暗的色彩,不得不說這讓一向冷靜睿智的Obi-Wan擔憂起來。Anakin是傳說中要為原力帶來平衡的天選者,他不能墜入黑暗面。而更重要的理由是Anakin是Obi-Wan最重視的人,是他的兄弟,他不能在經歷過這一切後失去Anakin。


於是他鮮有地展示他的關懷,他在Anakin的房間外攔下了剛報告完畢的Anakin,放輕語氣詢問:「Anakin,有時間談一下嗎?」前學徒點了點頭,然後讓他的老師傅一同進入他的房間內。Obi-Wan自然不過地坐到房間內的沙發上,年輕的絕地也不理會對方的行為,只是坐到了工作桌旁的椅子上,一邊砌弄機器的零件,一邊等待年長者開口。


「Anakin,這陣子發生了什麼事嗎?你感覺有些不同了。」Obi-Wan觀察著Anakin的反應,對方並沒有因他的詢問而有任何改變,無論是表情或是動作也好,如常地繼續手上的動作,沒有停頓、深呼吸或是皺著眉。Anakin搖了搖頭回應:「沒什麼特別,只是打仗、拯救別人、保護共和國領土之類的。」


Obi-Wan沒有說話,他也知道對方不會輕易地向他吐出心聲,典型的Anakin Skywalker。他只是沉默地凝視著Anakin,直至對方被他盯得不舒服,放下手上的工具回望他,才打趣道:「你盯著我很緊張啊,Master。」師傅皺起了眉頭,雙手環胸問到:「你這陣子睡得好嗎?」被問到的人頓了一下,但仍然想要掩飾自己,點點頭嘟囔著「我睡得不錯。」又不敢再看著他的前師傅,回頭繼續想要弄他的零件。


可Obi-Wan並沒有如他所願停止發問:「你是不是又做夢了?就像當年你夢到你的母親一樣。」Anakin沒有說話,但雙手停了下來,也沒有看向對方。看到眼前的人就像當年仍是學徒時做了錯事不敢回答的樣子,Obi-Wan更肯定他沒看錯對方眼眶下黑了的一圈,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你知道你可以對我說的,Anakin。」


不,我不能,Master。


Anakin在心裏悄悄地說,這不是代表他不相信Obi-Wan,他對對方的信任是到達能把自己的性命交予給對方的地步。只是這個夢境所涉及的是違背了絕地原則,他不能讓Obi-Wan知道,他害怕他的前師傅會因此而厭惡他,然後離開他,更甚是被絕地大師們逐出絕地武士團,再也看不見Obi-Wan。


於是恐懼轉化為強行揚起的生硬笑容:「我知道,但我真的沒什麼。」腦袋中有把聲音不斷叫囂要自己把夢到的所有告訴對方,好讓有人能和他分擔煩惱,但理智強硬地對他說如果想失去Obi-Wan就對他說。


望著前學徒比哭更難看的笑容,Obi-Wan走上前,帶著薄繭的手搭上Anakin的肩,語氣堅定地說:「照顧好自己,Anakin。」本來他打算說完這句話便會離去的,沒想到前學徒竟然會抓住了自己的手,湛藍的雙眼定睛地看著他。


Obi-Wan越來越少有機會這樣直視著Anakin的雙眸,從以往Anakin剛到絕地聖殿的驚惶失措,長大了一點渴望得到自己認同,至帶著無論比的自信,到現在蘊藏一絲他不想承認的黑暗,這雙眼睛總是透露很多主人的情緒。但Obi-Wan在此刻忽然看不清眼皮下藏著的感受,對方的感情過於複雜,心情瞬息千變萬化,他追不上Anakin變化的速度,就如同他沒能理清Anakin為何會把自己的手覆在他的臉上一樣。


感受對方的掌心做來的溫暖,讓Anakin不由自主地闔上雙眼,歪著頭好讓自己的臉頰更貼合對方的手。Anakin少有的軟弱讓Obi-Wan的心不由得來了一陣擔憂,再次確認道:「你還好嗎,Anakin?」前學徒依舊說出相同的回應:「我很好,Master。就這樣一會兒就好。」


Obi-Wan也沒急著抽回自己的手,反倒抬起另一隻空閒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梳理對方略為凌亂的髮絲,換來Anakin一隻手摟過自己的腰,學徒的臉就埋在自己的胸前。雖然有點驚訝學徒如此動作,但Obi-Wan並沒有反抗,也沒打算說甚麼。


整理Anakin髮絲的手轉為輕撫對方,口中低聲喃著:「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前學徒把腦袋埋得更深,肆意地汲取著Obi-Wan讓他安心的氣味,那殘留著戰場上彈藥的味道,卻掩蓋不了氣味主人那種清新的茉莉香氣。


是的,所有事都會好起來的,她不會死去,你也不會離我而去,我答應你們。


Anakin暗自向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二人許下承諾,他知道自己能阻止秘密成婚的妻子死去,也能挽留他的師傅一直在自己身邊,畢竟他是天選者,他不會失敗的。



-Fin-




评论(2)
热度(10)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