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關於惡夢(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9)

* 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9

* 這陣子太忙了 整個月幾乎去了旅行_(:3UL.........

* 這篇有一點虐啦 Mustafar提及!當然最後還是甜甜蜜蜜的 畢竟這個AU就是要甜嘛

* 下一章會是這個系列的終結



當Obi-Wan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的星球內,到處都是流動的岩漿,混濁的空氣帶著黑暗的原力,死亡的氣息籠罩著整個星球,甚至是全宇宙。無數的生命在呼叫,他們的靈魂正化為原力,為此他感到不適,他不知道要多大型的戰爭才使原力會有這樣的波動。


他急切地想透過紐帶尋找他的師傅,但當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走出船艙時,他便看見到對方向自己吼到:「騙子!」在Anakin身前一個孕婦同時看向自己,驚慌地想要解釋,還未說出口便被Anakin用無形的原力勒著她的脖子,說不出話來。


他不清楚那個女人是誰,也不明白他的師傅怎麼會變了第二個人似的,他只知道自己要阻止他。可是當他想要發聲前,他已經開口說話了:「Anakin,放開她。」Obi-Wan嘗試想要說話,但他發現自己對這具身體沒有任何控制力,可說話的卻是他自己的聲線。


然後他才意識到他被困在自己的身體內,這大概是一個夢,可是絕地不會做夢,他們只會有預兆。但這個夢太奇怪了,他和他的師傅都在這個地方,不過他們的身份似乎倒轉了,他是Anakin的師傅。


他不知道這個夢境,或是稱為預兆,想向他說出什麼。縱使他身處在灼熱的星體內,他只感到無比的寒冷,特別是當他看到「Anakin」眼神內的殺意和黑暗原力的騷動時。他們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刀刃相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什麼才讓他們會反目成仇?


他感覺到「Obi-Wan」的感受和他的很類似,只是「Obi-Wan」的心如同被撕裂了,痛楚讓他近乎握不住手中的光劍,卻不能讓它掉下。他需要滅了眼前的西斯,他必須這樣做。


Obi-Wan無助地感受著自己的身體毫不受控地和Anakin戰鬥著,他試過以原力奪得這個身軀的控制權,也曾嘗試過大喊阻止二人的戰爭,但他對現在的局面絲毫沒有造成任何影響,他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戰鬥,是「Obi-Wan」和「Anakin」的,於是他只是按捺著心中的疼痛看著他們向對方揮舞光劍。


他不知道這場戰爭維持了多久,如同耗了他的一生的時間在觀看他們的打鬥。他迷失在光面與黑暗所形成的漩渦中,直至「Obi-Wan」斬斷了「Anakin」的手腳時,Obi-Wan不住放聲大叫起來,他急切地想要衝破這個囚牢,想抱著他的師傅對他說無論他做了什麼,自己都會原諒他。


他聽不清楚「Obi-Wan」在向地上的人吼到什麼,唯有對方如用盡生命來咆哮那三個字:「我恨你!」鏗鏘有力地打在他的心上,一時間Obi-Wan覺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似是被人蒙上一層紗,但他怎樣也不能夠把它移走。


在眼前的景象支離破碎以前,他最後聽到的是「Obi-Wan」在說:「你曾是我的兄弟,Anakin。我愛過你。」緊接而來的是一片黑暗。


Obi-Wan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搖晃著,當他睜開雙眼時,汗水早已沾滿了他的睡衣,眼淚肆意地在眼角下滑下來,順著臉頰滴到枕頭上。他看到他的師傅坐在身旁緊張地凝望著自己,緊握著自己雙肩的手掌用力得彷如要捏碎他的肩膀似。


學徒看著他的師傅,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言語,他有點分不清眼前這個人是「預兆」中那個墮進了黑暗面的人還是自己的師傅,那個無論何時都是那般耀眼的師傅,傳說中的天選之子。Anakin不知道Obi-Wan夢到了什麼,但他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學徒待他冷靜下來後,再詢問他的夢境。


當Anakin還在母親的身邊或是Padme還活著時,他們二人都不約而同地在他作惡夢時抱著他,一隻溫柔的手掌輕撫著自己的濕透了的髮絲,有時輕吻他的髮旋,哼著讓人安心的旋律。當他打算這樣做的時候,Obi-Wan先他一步抱住了自己,跨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他吃了一驚,畢竟學徒很少會這樣主動抱著自己,但他仍然回應了對方,一手擁著對方的肩,一手則搭在學徒的髮絲上輕拍著。


過了好一段時間,Obi-Wan終於開口:「我發了一個夢......那個夢是關於我們的......」Anakin抑制住想要問對方到底是夢到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才這麼害怕,讓他的學徒繼續接著說下去。「我夢到了我們在一個不知在哪的世界,那兒我們師徒的身份逆轉了,我們........我們在一個岩漿所在的地方決鬥,重要的是.......你成為了西斯。我......我不知道........這個夢嚇壞了我,就像是我活了第二種人生,那是真實存在的........」


顫抖的聲線讓Anakin心痛地把Obi-Wan抱得更緊,如同他一但放輕了力度,對方便會在自己懷中消失一樣,師傅輕噓著,安撫地拍著學徒濕透的背脊:「噓...沒事了......我在這裡.....沒問題了...我沒有變成西斯.....噓......」懷內的學徒蹭磨似的點頭,雙手卻沒有放輕緊抓對方的衣服。


若不是Obi-Wan抬起頭看著他說話,Anakin大概會錯過了他低聲不已的請求:「請不要離開我......不要到我不能跟上你的地方.....」他的聲線仍在抖,但他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紊亂的情緒,他越是想要冷靜,越是發覺剛才所看到的景象則不僅沒有消退的跡象,火焰更是燒得更烈。


Anakin的雙手捧著對方微熱的臉頰,雖然這臉蛋蛻去了在剛認識時的嬰兒肥,但臉龐上還有著大概是被飼養得太好的痕跡,看上去軟呼呼的很好捏。只是藏著天空的雙眼因為恐懼而畫上了數筆慌亂,當Obi-Wan看到Anakin靠近他的時候不知所措的閉上了眼睛,不知他的師傅想要做甚麼。


然後他便感覺到輕柔的觸感覆上了他的額頭,然後是眼簾,直至他聽到他師傅的輕笑聲時他才小心地睜開雙眸,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那是Anakin在吻他。當有了這個念頭後,Obi-Wan的血液毫不自控地湧至腮頰上,Anakin的笑容勾得更高了。


師傅的笑容很快便消失了,轉變為一副認真嚴肅的樣子:「我不會拋下你的,Obi-Wan。即使你完成了試煉,不再是我的學徒也好。」Obi-Wan眨了眨有些乾涸的雙眼,他當然知道他的師傅不會離開自己,在靈魂深處他一早就知道,只是他在對方說出來以前不願亦不敢把這個想法說出來。


紐帶的另一頭傳來陣陣讓人安心的情緒,Obi-Wan有如置身於汪洋的大海中,那是Anakin對他的疼愛點滴而成的地方,他愛沉醉其中。他知道絕地不應該有任何的依戀,但當自己的師傅是獨一無二且唯我獨尊的天選者,連絕地議會都對這位海報男孩睜隻眼,閉隻眼時,去他的絕地規條。


學徒的雙手爬到師傅的雙肩上,用上了一點力氣把對方推回到柔軟的床鋪上,自己則凝視著對方驚訝的樣子,如諾下誓言般凝重地說:「我也不會離開你的,無論你在哪我都會跟隨你。」Anakin看著學徒眼裏閃動著的光芒,很清楚對方話內的意思,暖意融化了他的心。


Anakin情難自禁地壓下學徒的腦袋,唇瓣準確無誤地對上了年輕人的嘴巴,Obi-Wan順從地張開了嘴巴好讓師傅的舌頭能溜進自己的口腔內,感受對方侵入了自己的空間。寂靜的房間內充滿著二人唇舌交纏的聲音,這是他們之間第一次接吻,卻熟悉得似是做了千百次這個行為般,Anakin甚至覺得自己像回到了第一次吻上Padme那個毛頭小子似的渴求,但他知道作為年長者的自己要控制當下的局面,於是他慢慢停了下來,以防二人擦槍走火。


可是當他停下來看到自己的傑作——毫無經驗的Obi-Wan被他吻得頭暈轉向,紅潤的臉蛋彰顯他的興奮,紅腫的嘴唇誘惑著師傅再親上去,而紊亂的呼吸打在自己臉上加上迷離的眼神看向自己時,Anakin又按捺不住親了對方一口。


看著自己的學徒意猶未盡地不自覺舔了下濕潤的嘴唇,Anakin發誓他用了畢生的努力去制止自己再去有任何動作,他原本只是想要安慰受惡夢困擾的學徒,沒有想過會發展成這個局面。


於是他又把師傅的面具帶上,深呼吸了一口才說:「小小的安慰時間已經完了,現在是時候繼續睡了。」Obi-Wan還未調整過來的呼吸聲在他的話間洩露了出來:「是的,Master。」然後把他的腦袋埋在師傅的頸窩間。


看來Obi-Wan是不打算從自己的身上下來了,明天他的身體大概會疲勞不已。雖然Anakin在心中默默抱怨,但他的雙手還是環在了對方的腰間上。當他聽到學徒平穩的呼吸時,他輕聲地說:「Sweet dream, my Kouuanu Bo.」才漸漸地墜入夢鄉。




-Fin-




评论(5)
热度(36)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