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關於受傷(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7)

* 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7

* 與上集《關於爭執》有一點點關聯 雖然不看也沒問題啦XD

* Hurt/Comfort有

* 文手快被學業壓垮_(:3UL.......真希望之前說的長篇真的能在11月內發佈呢///



為什麼有水滴打在我的臉上?


Anakin感覺到一點點的水珠不停落在自己的臉上,他艱難地睜開千斤重的雙眼,一時間不能聚焦眼前的東西,他朦朧地看到一個人影在自己的臉上,但他看不清楚那到底是誰。伴隨他甦醒而來的是感官也逐漸回來了,先到來的是難以言喻的疼痛,全身像被他的Delta-7撞了一樣,痛得他逼出了聲低吟。


然後他聽到了一把熟悉不已的聲音,但耳鳴加上雨點的聲音讓他聽不清楚對方在說甚麼。「......甚麼?」要不是被疼痛影響,Anakin大概會為自己沙啞的聲音而嚇了一跳,只是他現在沒有心思理會這些了。


天選者感覺到一雙手正小心翼翼地抬起了自己的腦袋,然後放到一個柔軟的地方。如果他能好好說話的話一定會感激那人這小動作,讓他不用躺在濕潤的泥土上,但他不能。


然後他便開始聽到了那人的聲音:「......ter......Master......」聽到自己學徒哽咽的聲音,Anakin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他從沒聽過學徒如此脆弱的呼喚。想要好好地回應他的決心讓他更努力地聚焦,好看清楚他的學徒,這才發現他腦袋枕著的是對方的大腿。


乾涸的喉嚨仍然不能順利地發出聲音,沙啞的聲線僅能讓二人聽得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話畢就是一陣難以自制的咳嗽,對方的一隻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輕拍著,嘗試讓他感到更加舒適。


直至師傅的呼吸變得平穩了,不再咳嗽時,學徒才開口說話:「你還記得你自己去炸掉母艦嗎?」Anakin從喉嚨內發出了一聲回應,Obi-Wan才繼續解釋:「在爆炸的途中你被衝力彈到這裏。」這時學徒不知從哪拿出了一瓶水,把它遞到Anakin的嘴巴,小心翼翼地濕潤對方的嘴唇,Anakin急躁地仰起頭迎合他的動作,好讓水能夠流過乾得刺痛的喉嚨。


「任務如何?」被滋潤過的喉嚨終於能順利地發出聲音,思考也變得清晰起來。Obi-Wan點了點頭:「母艦已經成功被炸毀,Rex他們已經回到我們的飛船上控制戰局。」Anakin不同意地皺起眉頭:「你應該派Rex來找我的,這裹太危險了,隨時會有其他逃出來的分離份子在這裹。」


Obi-Wan不可置信地瞪大了湛藍色的大眼睛,看見他這個樣子,不用等他說話,Anakin已經知道自己的學徒又要準備像個師傅一樣教訓他的師傅了。「如果在這裹的是我,你會派Rex來找我而不是自己親自來嗎?」


Anakin只是挑了下眉,還未回應對方便接著說:「我說過你要我的幫忙,你不聽,沒關係。但你別想這次你能把我趕離危險的地方。」師傅能感覺到對方本來放在自己胸膛上的手逐漸攥緊他的衣服,紐帶中傳來擔憂以及憤怒的情緒讓他想要抱緊他的學徒,但他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去作任何反應。


「任務比我更重要,kouunau bo。」Anakin嘆了一口氣,把真實的原因隱藏起來,但事實上他兩都很清楚為何他不想學徒和他一起到過於危險的地方,而Obi-Wan很明顯地不認同他的說法:「但這不代表你要為了保護我而自己承受所有傷害,如果你......如果.......」


單是想像Anakin會死去的畫面已經讓Obi-Wan不能承受,他的眼眶都紅了,但他用力地瞪大雙眼,努力地不讓掛在眼眶中的淚水滴下來。被雨水沾濕的髮絲胡亂的貼在他的額上,絕地袍也因雨點而黏在對方的身上,讓他看上去像是一隻被遺棄的小動物。


看到學徒這鮮少有的脆弱,Anakin總歸還是不能自控地抬起手,把對方壓在自己的胸膛上抱著他。「聽,我還在這,不要擔心。」Obi-Wan順從地枕在對方的胸襟上,吸了吸鼻子,沙啞地問道:「以後無論怎樣都不要把我排除在外,可以嗎?」


Anakin沒有回應他,於是Obi-Wan輕聲地補充了:「拜託了,Master?」聽到學徒放軟了的聲音,師傅心軟地點了點頭。意識就著他們的姿勢,Obi-Wan看不見他的動作,他又因而含糊地回應:「嗯......但你要以自己的安全為首。」


滿意地感受到懷中的人點頭回應,Anakin又嘆了一口氣。明明自己才是傷者,為何現在受傷的人就像是Obi-Wan似的?他也不是責怪對方,只是覺得現在的情況有點微妙。他們沒有說話,師傅只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撫著學徒的髮絲,安撫對方的情緒,他想要回到他們的飛船上,駛回去他們的家,但他還有話想說。


「嘿,kouunau bo。我想你知道無論你在哪個星球受了傷,我都會親自來找你,把你帶回家的。」聽到他的話,Obi-Wan的呼吸頓了一下,剛才的鬱悶一掃而空:「即使那是Tatooine?」Anakin按捺著全身的疼痛,艱難地抬起了腦袋,在對方濕漉漉的頭髮上烙下一吻:「對,即使那是Tatooine。」


Obi-Wan親暱地在Anakin的胸膛上像隻貓一樣蹭了下,語氣中難掩愉快:「我知道。」Anakin也笑了:「回家吧?」Obi-Wan直起了身,閃爍著的眼睛看著Anakin:「嗯,一起回去吧。」





-Fin-




评论(4)
热度(32)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