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Brownham】Psycho Lovers

名稱: Psycho Lovers

配對/出自:Brownham ( Matthew Brown / Will Graham) / Hannibal

結局: HE

篇幅:短

* 我其實是在2年前便萌上了Brownham啦 只是近日因一個Fanvid迅速回坑XD

* Dark!Will有

* 因為是第一次寫Brownham 再加上Dark!Will設定 OOC真的很對不起!!

* Matthew Brown是看護小哥啦 希望大家還記得他哦:3

* 如果還有人在這個坑的話 請大家不要大意來揮揮手哦:3

* 文筆不好真的對不起!!!(土下座)


----------------------------------

Will Graham愛正義,但他討厭殺人。


Will覺得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罪惡要打擊,而罪犯卻總是不被發現,即使他們被揪出來了,有些卻有方法自警方或是FBI手中光明正大的溜走,卻別無他法。對此他感到無比的厭倦,他想要把他們都消滅,但他移情的能力不能夠全然讓他的心願實現。


能夠替他實現這個願景的人,就只有Matthew Brown,在他仍在巴爾的摩州精神病犯罪醫院時,就只有這個人能夠為他做到他做不了的事——殺了Hannibal,也只有他相信他的說話,還了他一個清白。


在Matthew為他殺了Hannibal後,Will的所有控罪都被撤銷了,而這個為他殺人的前看護也消失了好一段時間,畢竟Matthew不能就這樣光明正大地出現在大家面前。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Will肯定這一位忠誠的追隨者會在某一天找上他。


果不其然,Matthew在大約一年後便到佛羅利達找到了他。Will那時候剛好下班回到家中,才把車子泊好在一邊,便看到自己家門前坐著一個人影,Will看到那熟悉的笑容時,反倒放下了戒心,讓這位無處可歸的男人進入自己的家門。後來他才意識到,他不僅是讓Matthew進了自己的家暫住,更是邀請了對方進入了自己的心房,讓對方充斥在自己的腦海中。


開初時,他們都只是平靜地過日子,就像以往在紐澳良的日子、在巴爾的摩州精神病犯罪醫院的短暫時光都是假的一樣,假裝Matthew只是自己普通的室友,裝作自己沒有唆使對方除掉罪惡的殺人魔,他們甚麼也沒有發生。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Will感覺到在對方貼心的照顧下,逐漸放下了自己的戒心。直至有一次Matthew不知在哪拿了好幾枝好酒來,他們「普通室友」的偽裝終歸還是不堪一擊,被Will的主動打破了。


在酒精的影響下,Will不止是打破了他們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關係,碎掉的同時還有他的心牆,他撕破了自己那愛好和平的面具,讓他不為人知那黑暗的一面暴露於Matthew面前,他知道對方能理解自己,他是這樣深信著的。


Matthew一直沒有對此說什麼,直至再隔了好一段時間,Will開始發現Matthew給他的感覺越來越容光煥發,偶爾夜間也會消失了一段時間,而且Will總覺得對方的身上不時會傳來血腥或是汽油的味道,新聞閒時傳來罪犯被殺的消息。也許以Will的直覺,他一早便知道對方的異常代表著什麼,只是他不想承認,他當然猜到,他怎會不知道。


隨著一次Will驚醒,發現了剛回家的Matthew正身穿著染血的衣服,他不得已要面對他的戀人是個殺人犯的事實。可被發現的人絲毫沒有一點緊張,他只是把身上的衣服脫掉,隨意扔到地上,然後直直走到Will的面前。


在這個距離,Will能清楚看見Matthew面上有著被濺到的血跡,但他並沒有退縮,因為他知道Matthew不會傷害他。如他所料,Matthew只是輕輕把他捂進自己溫熱的懷中,一手放到他的腰間,一手放在他捲曲的髮絲上撫著,Will自然不過地把他的雙手放到對方的肩上。


「你殺了他們,為了我。」這不是疑問句,Will很確定地指出了這點。他直直地看進對方清澈的綠眸中,那裏只有對他那深沉的愛慕,以及逐漸浮上的笑意。「你討厭他們,卻被法律束縛著,還記得嗎?我們是鷹,你不用沾污你的雙手,我會替你消滅了你不喜歡的東西。」Will沒有聽漏對方所說的是「東西」,而不是「人們」,他攥緊了搭在對方肩上的手指。


他預想自己會因Matthew對別人的冷酷而感到恐懼,結果卻完全相反。聽到對方的發言,他只感到難以言喻的愛意湧上心頭,還有那欣賞的感覺,這些感覺讓他不知覺地揚起了嘴角。雖然他仍然維持著冷靜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己的心底正愉悅地哼著歌。


「你有把證據都消滅好嗎?」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問題,Matthew只是自負地勾起了嘴角:「當然了,我的Mr. Graham。」Matthew的雙手轉為捧著Will的臉頰,他毫不猶豫地便吻了上對方的唇瓣上,被吻到的人主動張開了嘴巴,好讓吻著他的人能夠更好的侵略自己的口腔。他覺得自己能夠品嚐到對方口中的血腥味,他當然知道這不過是自己的錯覺,可這個念頭讓他的吻也變得更狂野。


直到Will覺得他被吻得頭暈轉向,他才輕推著Matthew。「下一次帶上我,我想看著他們被消滅。」聞言,對方點了點頭,然後在他的額上烙下了一吻:「如你所願,Mr. Graham。」


後來Matthew每一次殺人的對像,都是由Will親自挑選的,就連同殺人的方法都是在Will的腦海中設計過的。他覺得自己所做的有點像以前替FBI破案似的,只是現在是先有他的設計,繼而才是罪案。而為FBI辦事的經驗讓他很清楚該如何抹掉可能被發現的證據,當然他不得不佩服Matthew的聰慧,基本上都不用他幫對方處理證據。


Will冷眼看著眼前跪在地上的男人正苦命地向站立在面前的Matthew求饒,他交叉環著雙臂,靜待著與他相隔不遠的Matthew把這個連環殺人犯處理掉。可能是他太相信Matthew的能力,Will本人也鬆懈了下來,不知眼前的罪犯何時抽出了刀子,往Matthew的身上刺去。幸運的是,Matthew的反應足以讓刀不會刺中自己的要害,但還是在腰間上劃出了一道傷痕。


看到這個情境的Will下意識地呼叫戀人的名字,毫不猶豫地抽出藏在身上的手槍,向著罪犯的腦門開了一槍,世界便靜止了,只剩下Will沉重的呼吸聲以及Matthew的血液滴在地上的聲音。Will走上前,向已經死去了的人再開了好幾槍,直到手槍內的子彈用盡了,他才把它放回到腰後的位置。


Will轉過身,急忙地走到Matthew面前,仔細地查看對方的傷口。Matthew看到他這麼認真的檢查傷口,忍忍作痛的傷口像是馬上復原了似的,他不禁輕笑了起來,惹得對方抬起眼,懷疑地看著他:「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你這麼緊張,讓我覺得好窩心而已。」他滿意地看著對方臉上泛起了紅暈,佯裝沒什麼地扶他到車子上休。,Will把放在車尾箱的醫療箱拿出來,替對方做了個簡單的包紮。看到對方的傷口暫時處理好,Will在對方的嘴巴上烙下一吻:「我去處理他。」他沒看漏了對方眼中的崇拜,但他沒有作出回應。


Will拿著汽油,灑到對方的屍體上:「你怎敢傷了他?」他擦了枝火柴,便把它扔到屍體上,讓它隨著汽油流到的地方燃燒起來。Will頭也不回地走到他們的汽車內,在發動車子的時候,Matthew禁不住用雙指夾著對方毛茸茸的下巴,熱情地吻著對方。Will推開了對方:「我們回家吧。」便發動了汽車,向他們的家中駛去。


Will Graham討厭殺人。


但他更討厭Matthew受到任何傷害。



-Fin-

评论
热度(20)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