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夜(七夕賀)

* 七夕賀

* 甜

* 片段文

* 設定是在複製人戰爭之間



Obi-Wan眨了眨剛睜開的雙眼,一時之間想不起自己身處何方,直至夜風自微啓的窗戶吹進房間內,揚起的白色窗簾映進Obi-Wan的雙眼,夜鷹獨有那「追伊--追伊--」的歌聲傳到他的耳裏。如此平靜的夜晚讓他這才想起他現在並不在戰場中,或是見在他總是不習慣的那不太舒適的飛船的床,而是和他的前學徒處於Alderaan裏,享受著他們短暫的休假。


感受到身後的人身邊的原力如同夜幕般寧靜,Obi-Wan只是小心翼翼地拿開對方搭在自己腰間的機械手,輕柔地放在柔軟的床榻上,自己則躡手躡腳地離開溫暖的床鋪。腳底接觸到冰冷的地板讓Obi-Wan不禁頓了一下,才站了起來。雙手拉開因睡姿而變得凌亂的睡袍,絕地大師回過頭看了眼,滿意地看到他親愛的學徒仍然安穩地睡著。


Obi-Wan站在庭園上依靠著欄杆,心底不禁感激Bail為他們準備了這坐落於山頭上的小屋,他能夠從這裏俯瞰Alderaan近乎全白的建築群,寥寥的光芒散落在不同的位置上。安寧,這是Obi-Wan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自Bail的和平聲明發佈了後,這個星球回歸了宇宙星體間應有的寧靜。


打從複製人戰爭開始後,他們所在的家抑或是其他星體也好,人民,甚至連空氣間也籠罩著戰火的氣息。仇恨、恐懼、猜疑等負面情緒充斥在宇宙各處,特別是處於戰場的星體,更是無辜者悲鳴與哀嚎的棲息地。作為愛好和平的絕地,Obi-Wan實在討厭這場戰爭,卻無力阻止戰火的漫延。


他更恨的是這場戰爭甚至奪去了Anakin的笑容,Obi-Wan能看到這戰事如何改變了他的前學徒,他不再如同往日般揚起甜蜜的笑容,只餘下那似是嘲弄的弧度,眉頭也總是皺成一團,彷彿萬千煩惱在他的腦袋中徘徊卻無處釋放。Obi-Wan只可以看著對方一天一點的轉變,卻無能為力,他不能亦不知道該如何拯救他。


沉浸在思緒中的Obi-Wan並沒有察覺到身後有人正向他靠近,直至他被摟著了才發現他想著的那個人已經醒了。Anakin半裸著的上身緊貼著Obi-Wan因夜風而微涼的背部,雙手邊緊攥著他拖出來的被子,邊環著懷中人精壯的腰肢,前學徒迷迷糊糊地用腦袋輕輕蹭著對方的,慵懶地問:「Master,怎麼出來這裏了?有什麼問題嗎?」


即是不用親眼看見也清楚對方現在還未清醒過來,眼睛大概仍然死命的緊閉著,想到這個情景的Obi-Wan不禁溫柔的笑了起來:「不。我吵醒了你嗎?」Anakin不認同地用鼻音悶哼到,腦袋乾脆攔在對方的頸窩間搖著:「沒有,只是沒了你在旁,房間變得好冷。」聽到前學徒以帶著睡意的聲音向他撒嬌,Obi-Wan的嘴角向上揚得更高了。


「我們回去睡覺好不好,Master?」年長者聽到對方開始逐漸變小的聲線,明瞭再這樣下去他的前學徒只會站在這裏睡著了。Obi-Wan掩藏不了語氣中的寵溺:「好吧。但你要先放開我才能走啊。」Anakin小幅度地搖著頭,雙手抱得更緊:「不。我不會讓你走的。」


絕地大師輕笑著,雙手搭在對方環在環間的手上,一小步一小步地帶著對方回到床上,他們又回復到數十分鐘前的狀態。只是這次Anakin把他抱得更緊,腦袋埋在他的髮絲間,平穩地上下起伏的胸膛自他的背部傳來溫熱的感覺,但Obi-Wan並不討厭這種感覺,永遠不會。





-FIN-




评论(3)
热度(32)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