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關於同床(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3)

* 學徒Kenobi與師傅Skywalker系列3

* 寫著寫著 本來想寫的都沒了XD


-


Anakin和Obi-Wan並不像普通的師徒,他們的相處更像是家人,最明顯的地方是,他們的生活習慣與其他人不同。所幸的是,絕地規條早已寬限了不少,他們可以擁有自己的牽絆。也許Anakin本人也覺得這種相處感覺不太對,也許他也樂在其中。

普遍的師傅與學徒雖然是住在同一個住所內,但他們會分別住在兩間房間內,當然也是分開在兩張床上睡。但天選者與他的學徒是睡在同一間房間,同一張床上。

在最開初時,他們就如同普通師徒一樣,住在各自的房間內。可是,在過了一個多月左右,Obi-Wan發現他的師傅偶爾會發惡夢,而這些惡夢經常會導致在睡夢中的Anakin的原力失控。當初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時,Obi-Wan站在對方的房間前,聽著房間內的物件破碎的聲音,偶爾也傳出東西砸在牆上的聲音。學徒猶疑了好久才決定要進去喚醒對方,以免他的師傅被弄傷。

Obi-Wan先透過他們的師徒紐帶向另一頭傳達他要進去的消息,果不其然收不到對方的回應,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暗自祈求原力待會不要受傷,然後便開啓了門扉,踏進師傅的房間內。

才剛進入房間,一張椅子正正面飛向Obi-Wan的臉頰,學徒不知所措地緊閉起雙眼,下意識把身軀微微向後傾,雙手正擋在自己的面前,防止椅子會砸中自己的頭部,然後驚慌地喊到:「Master!」

就像是原力聽到了他的請求,他沒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疼痛,反而聽到了椅子撞到地上的聲音。Obi-Wan小心翼翼地睜開一隻眼睛,發現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便放鬆了下來,再睜開另一隻眼睛。

他看見他的師傅正躺在床上喘息著,灰藍色的雙眸仍然死死地閉上,Obi-Wan毫不猶豫地衝到對方的床邊,邊搖晃著對方滿是汗水的身體,邊擔心地喚到:「Master……Master……醒過來啊……Master……」

Anakin倏然睜大了雙眼,灰藍底下盡是疑惑以及慌張,他大大地深呼吸了好幾口才找回了魂魄。學徒不住又帶著擔憂問到:「Master?」這時Anakin才發現他的學徒正跪在床邊看著自己。

師傅馬上緊張地在床上坐直了身子,翻過身面向對方,仍沾滿汗水的手心抓住學徒的肩膀,藏不住憂慮的聲音在漆黑的房間內回盪著:「你有沒有受傷?你沒事吧,Obi-Wan?」

對於師傅叫回自己的本名而非暱稱,他眨了眨寫滿了不惑的湛藍色雙眸,歪著頭回應:「沒有,Master。」收到了回應的人顯現沒有因此而安心下來,他只是更用力地握著對方白嫩的肩膀,再次詢問:「你肯定?你沒有騙我?」

Obi-Wan搖搖頭,正想再度回應時,已經被Anakin拉到自己的懷中。學徒疑惑地詢問:「Master?」但對方一直都沒有回答他,只是死命地抱著年輕的學徒,摟得學徒都感到了疼痛。當Obi-Wan以為他們會維持這個姿勢一整晚的時候,對方便說話了。


「Ahsoka當年也像你一樣,打算來喚醒我,卻失敗了。當我起來時,只見她躺在地上,身旁還有一張沾滿了血跡的桌子。」Anakin難得在他的學徒前顯示出他最軟弱的一面,雖然他討厭這樣,但他卻無法處理心中的恐慌。當他張開雙眼便看見Obi-Wan時,他無法不為剛才他所不知的事而惶恐不已,他太害怕會失去Obi-Wan了,太害怕,害怕得他分不清眼前的人是否確實在自己面前。


Obi-Wan能感受到心中傳來異樣的感覺,那是他不能為之命名的感覺--就像是有人緊捏著他的心臟,那痛楚甚至超越了他的師傅那快要把他揉碎了的疼痛。不過在他有時間思考這種感覺以前,他的身體比他更快一步作出行動。


學徒把雙臂輕輕地環著對方,腦袋擱在Anakin那滿是汗水的胸膛上,但Obi-Wan毫不介意。「Master,我在這裡,我沒有受傷,你也沒有傷害了我,我很好。」學徒軟軟的聲線傳到了對方的耳內,就像一道暖流進入了自己的身體內,把不知所措的情緒緩緩地掃離了他的身軀。


Anakin忽然憶起剛才他仍困在自己的惡夢中時,在不知何方傳來的那把聲音,是Obi-Wan仍帶著童音的聲線喚醒了自己。他稍微放鬆了雙手的力度,嘆了一口氣:「Kouuanu Bo,答應我,以後別在我做惡夢時進來。」聽到熟悉的稱呼,Obi-Wan在對方的懷中笑了:「這我可不會答應你的,Master。」


師傅深知自己的學徒和他一樣,在某些地方有著無可救藥的執著,於是他只好後退一步:「那答應我,你要注意安全。」Obi-Wan思考了片刻, 最終還是答允了對方的要求。這是Obi-Wan第一次知道他的師傅會受惡夢困擾,這個認知讓他在夜裏很容易便被對方驚醒,他還是會毫不猶豫地衝進對方的房間內,喚醒他的師傅。


幸運的是,Obi-Wan從來沒有因此而受傷,每次他以為東西要砸在自己的身上時,他都覺得有股無形的原力在保護他,所有東西再擊中自己以前都會不自然地掉在地上,彷彿有道無形的牆在保護學徒。


於是Obi-Wan隔了不久便乾脆提議搬進Anakin的房間內,方便他能叫喚對方。Anakin當然是不願意Obi-Wan這般冒險,可年幼的學徒總是有方法在夜裡潛入對方的房間內。有見及此,Anakin便讓Obi-Wan直接睡在自己的身旁。後來他們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從Obi-Wan搬進了他的房間,他就再也沒有因惡夢而導致原力失控。


於是這最後演變成一個小小的習慣,他們沒有把這件事跟其他人說。畢竟他們還是知道這個「習慣」實在是太與別不同了。如果說了出來只會造成輿論,這可不是他們想看到的局面。於是他們充滿默契的隻字不提,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如同他們刻意忽視了對對方的情感一樣。




评论(4)
热度(46)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