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一輩子10

* 下章完結 大家來準備HE吧

* 這章小虐(?)

* Sith Code的話是參考了不同的版本 再自行翻譯 如有雷同 實屬巧合

* 提及Luke單箭頭Obi-Wan _(:3UL 只有一句大家別怕雷



Obi-Wan與Darth Vader再次相見,他們再一次要面對交戰的局面。Obi-Wan不復年輕,而Darth Vader也戴回了那個純黑的頭盔,不再露出那與Anakin Skywalker無異的面孔。也許年老的絕地應該為此感到慶幸,不用再次面對他深愛著的那個學徒。在西斯提著紅色的光劍向他走去的同時,Obi-Wan還是亮起了他那藍色的光劍。


「我等了你很久了,Obi-Wan。」帶著機械音的聲音在空氣中傳進了Obi-Wan的耳內。「我們終於還是相見了。」Obi-Wan沒有回應他的說話,只是小心地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以準備迎接他的攻勢。


Peace is a lie, there is only passion. (和平為謊言;唯有激情存。)


時光的流逝沒有使他們忘記彼此的動作,Obi-Wan穩穩地接住了對方的攻擊。二十年後,他們還是無可避免地要完成當年Mustafar的一戰。只是這次已經不再是兩把藍色的光劍在火紅的熔岩下揮舞著,火紅的岩漿已經成為了Darth Vader的光劍。


Darth Vader沒有用盡全力去攻擊對方,他只是在測試對方的能力。Obi-Wan用回他最愛的第三式,並沒有如在Mustafar般把自己完全交給原力,運用著攻擊意味重得要多的第五式。他能感受到對方的力量大不如前,是因為Tatoonie的風沙磨去了他的力量,還是自己的能力早已超越了對方,遠在對方之上?他不得而知。


「你的力量削弱了許多啊,老家伙。」Obi-Wan答非所問地回應道:「你不能勝過我們的。如果你打敗了我,我的力量將會遠超你所想。」Obi-Wan在Tatoonie想過無數次他們再次執起光劍對抗對方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境況,但當現在真實發生的時候,卻遠比所想的來得要平靜。大概是因為能夠死在Anakin的手中比要殺死Anakin來得要輕鬆得多吧,他已經準備好要赴死了。


Through passion, I gain strength.(經激情,得力量。)


Darth Vader聽不懂對方所說的話,但他並沒有停止揮動他的光劍,彷彿這是他唯一能面對Obi-Wan的方法一樣。「你不應該回來的。」西斯知道他只能夠選擇殺掉對方,Darth Sidious一直以來已經很不滿他放過絕地了,現在對方踏在他的地方上,他只能夠如此選擇。不,事實上來說他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聽到對方近乎可稱為婉惜的說話,Obi-Wan愣住了,他瞪大那雙讓Anakin以往一直愛慕不已的藍眼睛,詫異地看著對方,他的心由不得來了一陣痛楚以及希望。他仍能夠奢望Anakin仍然在對方的心中嗎?他不知道答案,他只清楚自己要完成他的使命以及他的願望。


在看到Obi-Wan頓了下,Darth Vader亦猶豫了下才繼續攻擊。他忽然有些質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殺了對方,當日在Mustafar的時候,Obi-Wan也會是有著相同的感受嗎?


在他的攻擊下,Obi-Wan節節敗退,他不斷向後退,直到退至停機坪與走廊的入口他才沒有再向後退。光劍交纏的聲音吸引了不遠處的Stormtrooper的注意,他們快步的走上前,想要幫助他們的西斯君主,卻又怕誤傷了他而遲遲不能下手。


Through strength, I gain power.(得力量,握權力。)


Obi-Wan能感覺到另一股熟悉的原力闖入了他們的戰場,那是他剛和對方建立了的師徒紐帶,他能感受到年輕的原力使用者正緊張地看著他們的戰爭。Obi-Wan向Luke一瞥,現在他擔心的只有Luke的安危。在他死後,很多事情他都不能夠親身幫助或是保護Luke。


他也愛著這個Anakin的孩子,Luka是個乖巧可愛的孩子,在孩童的時候Luke便經常不理會自己的安危,硬是要跑向危險處尋訪找Obi-Wan。稚嫩的童音總愛軟軟地叫著「Ben」,這每每讓他想起仍是小孩的Anakin也總愛纏住他,有事沒事都愛叫著他的名字「Obi-Wan、Obi-Wan」的,彷彿那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般。Luka比Anakin更要懂事,亦沒有對方般黏人,但他總是讓Obi-Wan想起Anakin。


Obi-Wan回過神來,向Darth Vader笑了一笑,便收回了他的光劍,一如當日在Mustafar一樣,把它垂直放在自己的面前,等待著命運的來臨。Darth Vader下意識地揮動他的光劍,自對方的左肩向左方。Obi-Wan的屍首不見了,地上就只剩下他那厚重的絕地袍子和他的光劍。


Though power, I gain victory.(握權力,吾將勝。)


Darth Vader頓時覺得有甚麼不妥的地方,但他還未意識到到底有什麼地方出錯了。他看著那把熄滅了的光劍,又想起在當年他還是Obi-Wan的學徙時,他反反覆覆地對年輕的自己說:Anakin,這光劍是你的生命。永遠不要再弄掉它。西斯刻意地忽視了心中的那陣疼痛,他踩了踩對方的袍子,檢查是否有任何機關。事實上他能夠感受到空氣中那股熟悉的原力已經消逝而盡,他只是希望對方像往日一樣順利逃脫。


西斯看著那光劍,他鬼使神差地用原力把他扯到自己手中。就在他拿著光劍的同時,他就像是能夠聽到絕地溫柔的聲音在對他說︰


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這麼多事情也好,我永遠也會愛著你,一如既往,Ani。


一陣微風吹拂過西斯的袍子,那陣風竟莫名地有著一種親切的感覺,就像是在他剛成為Obi-Wan的學徒時,師傅的袍子總是會在他行走的時候揚起,偶爾會拍在Anakin的臉上,惹得學徒常捺不住氣便向對方抱怨著。而Obi-Wan只會莞爾一笑,抱起年幼的他。


就在Darth Vader伸手碰過微風時,它就像是有意識地停留了幾秒才隨著空氣飄走。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那不是風,而是Obi-Wan的原力。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西斯能夠聽見那個農村來的男孩也在大叫,他能感受到對方的悲痛,為什麼?但他已經無暇細思那男孩與Obi-Wan的關係,便已經被一陣痛徹心扉的感覺把他撕裂開來。有股無形的力量正壓在他的心臟之上,它正在抽走他鼻腔中的空氣,它正緊纏在他的脖子上,它正在冷凍著他血液,他正在死去。


Darth Vader不理會交戰中的Stormtrooper和那幾個外人,正好那男孩射中了控制器,西斯與他們之間的門扉關上了,令他一個人獨佔了這個空間,讓他能夠不顧君主的尊嚴崩潰起來。


他按著自己的心房,雙腳被抽去了氣力,倒在地上,眼中映著的是Obi-Wan那件長年都穿著的絕地袍子,他的心絞得更痛。Darth Vader把他的頭盔脫掉,眼淚不絕地滑過他的臉頰,它們們毫不受控。他感受到了,這才是紐帶斷掉的感覺,黑暗原力再也不能阻擋靈魂伴侶逝去的感覺。


西斯覺得自己的靈魂在悲鳴,它渴望另一個靈魂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可另一端的人已經不在,無論他怎樣嘗試接觸對方的靈魂,對方的原力早就在自己的眼前消逝。Darth Vader感覺自己的靈魂就像正被人燃燒,又覺得似是被人扔進冰窖內,他分不清自己到底有甚麼感受,他只覺得自己迷失了。沒有了對方的存在,讓他不知所措,卻讓他感到活過來了。


這種疼痛在提醒他,他仍然在這個世上活著。事實上他知道,他已經死去了,因為Obi-Wan。這痛楚超越了他的認知,他曾以為當日Darth Sidious救回他的時候,那痛苦已經是自己的極限,可他還是小看了紐帶真正斷裂的滋味。


Darth Vader顫抖無力的雙手幾乎拿不起Obi-Wan失去了溫度的袍子,但他還是努力地把它摟進自己的懷中,彷彿這樣就能夠擁著逝去了的他一樣,但他知道是自己親手把他最愛的人,他的靈魂伴侶砍殺掉。他把自己的腦袋用力地埋在袍子內,嗅著Obi-Wan仍纏繞在袍子上的氣味,就像這樣子他才能夠順利地呼吸起來。無論隔了多少年也好,這股味道仍然能夠讓他感到心靜。


Through victory, my chains are broken. (從勝利,破枷鎖。)


到底他當時怎麼會盲目地認為Obi-Wan會忍心把他們二人之間的紐帶切斷,原力啊!他為何會如此想Obi-Wan,他一直都愛著自己,自己是應該要知道的!Obi-Wan是愛著自己的吧,是愛著的嗎?仍然會愛著他嗎?


他忽然想起學徒時承諾過要互相看顧對方一輩子,信誓旦旦地說過要保護對方,答允過對方不會讓他死去。可是造成這一切的是他自己啊,如果不是他所做的一切,Obi-Wan也不會死去,至少不是在自己的手中死去。


原力啊,他到底做了些甚麼!


Darth Vader這輩子都不曾如此厭惡過自己,他永遠都不能原諒自己竟然會對自幼便愛慕著的人做出了這樣的事。忽然間,他有點慶幸當年Obi-Wan並沒有在Mustafar殺死了他,這些苦不應該由他受的,因為一切都是他自身的錯,他願意讓這傷痛伴隨他直至死亡。即使他明瞭這並不能挽回Obi-Wan的生命,縱使一切已經太遲了。


The Force shall free me. (原力終釋吾。)


他本來以為自己還要再為折磨自己而再多活一段長時間,但自從他意識到Luke就是他的兒子時,有些事情改變了。他知道了Obi-Wan在Tatooine的19年間一直都照顧著他和Padme的兒子,也知道這些年他保護了Luke多少次,亦察覺到了兒子對Obi-Wan的心意,但他沒有拆穿他。Darth Vader現在只希望能夠延續他的前師傅的行徑,保護他的兒子。


這樣的想法在Darth Sidious正要傷害Luke的時候燒得最猛,他看著Luke被西斯大帝折磨著慘叫,他忽然憶起多年前他成了Darth Sidious的幫兇,殺掉了Windu。他不由得來了一陣心慌,Luke不能死去,絕對不能。他終究還是下定決心殺掉了那個誘惑他墜至黑暗面的西斯,把他扔至塔下。


Darth Vader沒有料到的是,這樣竟也會害死了自己,但也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吧。他知道Luke想要救活他,不過現在什麼也無法阻止死神的到來,用鋒利的鐮刀收割掉他的靈魂。瀕死的西斯讓兒子拿掉他的面具,這個面具下的樣子他一直都不敢讓Luke看見,他不想讓自己的醜陋全面展現在對方的眼中。只是現在,他想要用他的雙眼看著Luke,記下他的樣子,而且他還有些話想要說。


「Luke......我想你知道.....我們.....我...Obi-Wan.....還有你的母親Padme......一直都會......愛著你.....現在......快點離開這裡...我的兒子......」Anakin斷斷續續地說,Darth Sidious的黑暗原力一直在他的身體內肆虐,每說一段話他都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但他要告訴Luke知道這大概對方早就知道的消息,圓了自己的心願。


Luke聽到了他的話,瞪大了那雙湛藍的大眼睛,難以置信地搖了搖頭:「不......我還要救你啊.....」聽到他的說話,垂死的人勉強地勾起了一個虛弱的笑容:「你已經救了我啊......」Anakin覺得自己在成為西斯這麼多年以後,總算做出了一件正確的事。他的眼皮像是有千斤重,想要緊合他的眼皮,但他需要看到Luke的離開才能讓他安心地逝去。


在Luke想要開口以前,Anakin便打斷了他的話:「離開......這裡...Luke......」聽著對方彷若懇求的聲線,年輕絕地能選擇的就只有順從對方的意願。他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向他的父親說了聲:「我也愛你,父親。還有......Ben也是......」聽到靈魂伴侶的名字,Anakin還是自然不過地撐起了笑容。「我知道……」Luke再深深地看了眼他的父親,便按捺著心中的痛楚,離開了這個地方。


Anakin閉上雙眸,他的心願都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一個,但那大抵只能和他的死亡一同在世上消逝了吧。他沒有看到在他不遠處那個正露出笑容看著他的,本該不再存在,亦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TBC-



评论(4)
热度(23)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