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一輩子8

* 當初為了寫這段 很認真的一邊看著這段 一邊寫 被Obi的小表情虐得不行了(哭

* 虐預警?

* 下章肉 不過是虐肉呢......

* 粗體為人物內心活動/重點;底線為回憶。



Obi-Wan沒想到他的夢境會是在他離開了Coruscant去Utapau追捕Grievous後實現了,更加沒想到複製人的叛變,以及絕地神殿竟成了大部分絕地的葬身之所。然後一如夢境的發展,他和Yoda透過HoloNet看到了Anakin的倒戈。


「我不能再看下去了。」Obi-Wan關掉了紀錄,他努力地調整呼吸,想要找回呼吸的方法,卻發現原來他已經在短短數秒內已經忘了一切。他無力再看事情的發展,他已經知道了真相,那殘酷不堪也讓他不能承受的真相。


Anakin的前師傅清楚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被撕裂開來,當他聽到Anakin跪在地上稱Sith Sidious為「Master」時,他眼前一黑,差點便要倒在地上,幸好他及時扶住了前方的桌子才不至墮下。他嘗試透過紐帶感受另一端的人,但感覺到的僅只有一片黑暗,他看不見,也觸不到紐帶另一頭的人。


恐懼、不安、慌亂、內疚、憤怒等一切負面感覺同時衝上Obi-Wan的心頭,這比當年Qui-Gon在自己眼前被Darth Maul殺死更要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急切的想要找回Anakin,詢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他的腳踝似是被灌滿了鉛一樣動彈不得。


直到他聽到了Yoda鏗鏘有力的說話時他才稍稍奪回了知覺。「消滅那個Sith,我們必定要。」Obi-Wan無助地走向Yoda,蹲了下來和他平視。隔了頃刻,他才找回了顫抖的聲線,急速地提議到:「派我去殺大帝,我不會殺Anakin。」


「去打敗這個Sith Sidious,你不夠強。」Yoda知道Obi-Wan和Anakin的牽絆甚強,但這是要去完成的事,而絕地不該有任何牽掛,絕地長老們已經為了這兩師徒破了很多例,這次Obi-Wan要完成他的任務,如同往常。


Obi-Wan光是看到影像已經受不住了,不要說要是站在對方面前看到他墮落,更莫提要他殺了他的靈魂伴侶。他只能盡力嘗試說服Yoda,讓他不用執行這個任務。理智在說著自己要狠下心,做應做的事;但情感卻向他咆哮著不要像以往一樣,服從絕地的命令。


他按捺著心中翻天覆地的情感,試圖冷靜地說:「他就像是我的兄弟,我不能這樣做。」事實上他也知道這不過是無謂的掙扎,畢竟他知道未來的發展,也知道Yoda會成功勸服他。Yoda也果真繼續語重心長的說:「被扭轉至Dark side,年輕的天行者已經。那個你訓練的男孩,離開了,他已經。被Darth Vader毀滅。」在說著的同時,Yoda撐著拐杖向門口走去。


看著他的身影,Obi-Wan知道這事沒有扭轉的餘地,但他仍然帶著鼻音無力地說:「我不知道大帝把他派到哪裡去了,我不知道在哪裡尋找。」Yoda此刻轉過身,老人睿智的雙眼對著Obi-Wan早已蒙上了霧氣的,那雙總是讓Anakin迷戀不已的湛藍的眼睛,把每位絕地都知道的事實重申一遍:「用你的感覺,Obi-Wan。找到他的,你會。」


他無視了Obi-Wan絕望的眼神,向著出口離開這個空間,讓年輕的絕地自行調適自己的心情,把任務交給他完成。


Obi-Wan生平第一次如絲痛恨自己作為絕地的身分,若他只是個和絕地建立了靈魂伴紐帶的普通人,他就不必去逼迫自己面對親手殺死愛人的命運。他抹了抹掛在眼眶內的淚珠,然後朝著Padme的住所走去。


他知道Anakin一直都住在Padme的住所中,而原力告訴他,他能夠在她的身上找到答案。因為Anakin愛著Padme,而Padme也和自己一樣深愛著Anakin,他們都不願看到他兩愛著的男人墜入了黑暗面,二人會付出所有來換回Anakin,不論什麼都好。


Obi-Wan知道自己是對的,他找到了懷有身孕的Padme,他漠視了心中巨大的痛楚,忍著傷痛向Padme詢問她是否知道Anakin的下落。


這是他永遠也不能帶給他的。


Padme不願告訴Obi-Wan他的所在地,但絕地知道她實際清楚得很,亦明瞭對方不肯告訴他的原因,是因為Anakin的安危。無奈之下,Obi-Wan只能向她說出殘酷的真相--Anakin墜入了黑暗面。


一個孩子,一個家庭。


要說出Anakin墮落一事幾近花光了Obi-Wan全身的力氣,才能緩緩地把話吐出來,就如當日要他承認Anakin和Padme的婚姻一樣難受。果不然得知這消息後,Padme顯然也難受得要命,她看上去是那麼的脆弱,但仍掘強地替對方辯護。


只有女人,而且並非絕地才能給他愛。


她坐了下來,兩眼無神地看著前方,腦中回想起Anakin日前不合理的行徑,猶豫的向坐在她身旁的Obi-Wan提問道:「你會殺了他嗎?」


我永遠不可能殺掉他,我是如此的深愛他。


Obi-Wan既沒承認,也沒否認,他只能再次重申:「他現在變得很具威脅。」Padme沒有回應,她只是用閃著淚光的雙眼看著Obi-Wan,輕聲地詢問:「你愛他,對吧?」


是的,如果我承認這點可以把他換回來,我不介意大聲說出來。


雖然他是這樣想到,但他仍然沒有在Padme面前說出他的真正感受,這樣做並沒有任何好處,他只是轉移了他的目光,不再看向她。然而這無疑是回應了她的問題,提供了一個明顯不過的線索予Padme尋找真正的答案。


「你可以拯救他嗎?」她帶著希冀的詢問著Obi-Wan,他是她現在最後一支稻草了,她只能依靠丈夫的靈魂伴侶了。Obi-Wan頓了頓,徐徐地搖過頭:「我.....並不知道,但我會盡力。」


Padme思量了片刻,最終決定與Obi-Wan一同去幫助Anakin。「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但請不要傷害Ani。」Obi-Wan摸了把唇上的鬍子,點頭答允她的請求:「謝謝你,Padme。」


對方朝他點點頭。待Padme換過衣服後,他們便帶上C-3PO一同向他們的目的地--Mustafar進發。一路上他們誰都沒有作聲 ,空氣中只傳來Padme間歇性細碎的抽泣聲。Obi-Wan扶著額靠在坐位上,腦海裏盡是這些年來與Anakin的點點滴滴,他的靈魂伴侶雖一直多愁善感,早就得知牽絆為何物的Anakin總有不「絕地」的表現,但他從沒想過Anakin會轉向黑暗面,或許他應該更早發現的。


在將近降落至Mustafar的時候,Padme看到了有個人影在遠處的高塔正跑出來,待船泊好了便馬上衝出她的船,把C-3PO和Obi-Wan留在原地。Obi-Wan沒有在意她把他遺留在此,他緊張的是,就算他現在與Anakin的位置相隔不遠,他卻感受不到對方的任何情緒,紐帶的另一頭仍然被黑暗籠罩著。這讓他恐懼不已,他從未試過與Anakin失去任何聯繫,自他們在15年初遇前起。


Obi-Wan緩慢地走出駕駛倉,他仍然無法相信Anakin轉向了黑暗面,外頭的聲音毫無阻隔地傳進自己的耳朵內,而映入他雙眼的是正在爭執中的二人。


「我不能相信我聽到的說話,Obi-Wan是對的,你變了。」Padme難以置信地看著說出「我們一起統治整個銀河」的Anakin,她看著Anakin別過了頭,原來充滿欲望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回過頭來的眼神是那般鋒利:「我不想再聽到有關Obi-Wan的事,那個絕地背叛了我,不準你也背叛我!」


Padme緊皺著雙眉,眼泛淚光看著眼前的人,她一邊失望的搖頭一邊心碎地說道:「我不再認識你了。Anakin,你傷透了我的心,你走上了一條我不能跟隨你的道路。」他只是冷漠的回應:「你會這樣想都是因為Obi-Wan。」他把所有的罪名及怨恨都推在Obi-Wan的身上,在聽過Palpatine的話後,他就已經不再相信任何一個絕地了,即使是他的靈魂伴侶,他的最愛。


聽出Anakin語中帶著對Obi-Wan的不信任,她只感到無盡的寒意。一直以來她都清楚Anakin對Obi-Wan的敬愛,從沒想過黑暗面會如此蒙蔽他的雙眼。她無助地看著眼前似是熟悉卻完全陌生的男人:「是因為你所做的事,你計劃要做的事。停下來,現在停下來,回來,我愛你!」她失去了往常的冷靜,她不再是那個在議會上勇於為正義發聲的議員,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恐懼丈夫離去的妻子,僅只如此。


Anakin再次別過頭深吸一口氣,回過頭來吐出的話語是那般憤怒:「騙子!!」Padme被他的聲音嚇得抖了一下,但她敏感地發現了對方在向她咆哮的同時,雙眸向她身後投過怒氣中燒的眼神,她隨著他的視線轉過頭,是和她一同前來的Obi-Wan。他看上去是那般脆弱,蒼白的臉頰証明了他聽到了他們爭執時的對話。Padme憶起Obi-Wan也與她一樣深愛著Anakin,想必Anakin的話對他必定造成了無法磨滅的傷痛。


她的直覺告訴她Anakin現正在盛怒的期間,隨著Anakin向她靠近,她下意識地向後退:「不!」Anakin在逼向Padme的同時怒瞪著站在船上的Obi-Wan:「你和他在一起?你帶他到這裡來殺我!」Padme只來得及再喊一聲:「不!」她想說他們不是來殺他的;她想說他們想拯救他;她想說他們都愛他。但所有說話都只是在咽喉中消逝而盡,因Anakin用原力扣住了她的脖子,窒息感讓她只能嗚咽一聲,眼淚順著臉龐滑落地面。


「放她走,Anakin!」Obi-Wan看到Anakin的暴戾,魂魄馬上回到身體中,他從梯子上走下來,總覺得雙腿踏在地面上的感覺毫不真實。不,是整件事都是那麼不真實,唯有心中的疼痛是最實在的告訴他這是現實。


Anakin沒有回應他,只是繼續在空中緊握著自己的手,沒有想要放鬆的念頭。Obi-Wan只好不厭其煩地再次鏗鏘地說到:「放、她、走。」Obi-Wan看著眼前這個正傷害愛著的人的Anakin,心中感到複雜不已。


這次Anakin聽了他的說話,放開了對Padme的箝制,缺氧的Padme禁不住昏到在地上。Obi-Wan擔憂地看著懷有身孕的Padme,他很擔心她會受到的傷害會對她及肚內的孩子造成危機。但Anakin只是死命地瞪著眼前身穿絕地袍子的人,咬牙切齒地把話說出來:「你讓她背叛我!」


Obi-Wan收回了放在Padme身上的目光,轉移為把它投向Anakin,他按捺著心中的痛楚,維持著一副堅定的表情:「這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年輕的西斯在向他的靈魂伴侶踱步過去,他把自己的精神屏障建立得牢不可破,雖然能讓對方感知不到他的思緒及情感,但換來的後果是他也感覺不到對方的,但一切都沒所謂了,只要能從Sith Sidious中學會如何拯救Padme,什麼都不要緊。可是Obi-Wan竟敢背叛他,想要消滅他!


越想越氣的Anakin把他的袍子脫掉,準備著和對方開戰:「你不準背叛我!為什麼要背叛我!」憤怒遮蔽了他的雙眼,他的心疼得要命,為什麼他愛的人都要認為他所做的是錯的?他只是單純想要愛他們、保護他們,而愚蠢的絕地卻什麼也做不到,只有西斯才能幫助他!


看到Anakin俐落地把袍子脫掉,Obi-Wan也只能提起顫抖的手脫掉他身上的袍子:「是你的憤怒和對權力的慾望所造成的!」然後和對方一同踱步,保持一定的距離。

「你允許個西斯扭曲你的思想,直到現在......直到現在你變成了曾發誓消滅的東西!」Obi-Wan還是無法說出Anakin就是西斯的話,要他承認這點簡直會要了他的命,但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向對方示弱,唯有硬著頭皮和他說話。


他們面對著對方走著,Anakin怒氣沖沖地向他的前師傅吼道:「不要搪塞我,Obi-Wan!我已經看穿了絕地的謊言了!我感受不到你口中的黑暗原力!我帶來了和平、」Anakin轉過了身背對著他愛著的人。碰巧Obi-Wan走到了昏迷了的Padme身旁,他趁著對方在發表意見的同時蹲下來用手掌輕放在Padme微涼的臉頰上,用原力感受女生的情況,並嘗試治癒她。


「自由、公正以及安全給我新的帝國!」聽到他目無法紀的說話不禁讓Obi-Wan的眉頭一皺,他毫無辦法相信這些說話竟會在對方的口中吐出來,他站了起來,對著背向自己的人質疑他口中的話:「你的新帝國?」


聽出對方話中的質疑及不屑,Anakin閉上眼,他算得自己的心被人緊掐著,但說出來的話卻是那般無情:「不要令我需要殺你。」他知道對方能聽出說話內含著的邀請——邀請對方和自己一起建立新帝國。


Obi-Wan驚惶失措地看著眼前的人,他沒料到對方竟然會邀請他一同管治帝國,他不知該笑還是怒。該慶幸他還有這個老師傅的心,還是不滿他不知自己的取向。他按下心中的矛盾,堅定的說出他的立場:「Anakin,我忠誠於共和國及民主!」


對方的拒絕使Anakin痛苦地搖過頭,他抑壓著心中的苦痛,把實則違心的話說出來:「如果你不和我一起,」他把頭向後轉,餘光瞥見一臉悲傷的Obi-Wan,他想把他用力擁入懷中安撫他,卻無法忽視絕地的謊話及懦弱。「那麼你就是我的敵人了。」他把頭轉回去,不願讓對方得悉自己的懦弱,也怕自己的心會失守。


Obi-Wan覺得他的心碎滿一地,Anakin就如此恨心地把過往的諾言全都摒棄,甚麼會永遠看顧著對方、甚麼會保護他,現在看起來是活生生的諷刺,刺得他的眼眶都快守不住眼淚了。「只有西斯才會以專制解決問題,我會做我必須要做的事。」他把光劍抽出來,但並沒有把它亮起,他心底仍存有一絲希望。


感覺到身後的人拿出了光劍,Anakin的憤怒來得遠比傷心要大,怎麼Obi-Wan甚麼都不懂!他只想建立一個可以讓他們安全和平、能夠廝守一生的國家!他惡狠狠地說:「你可以試試。」在聽到Obi-Wan亮起光劍的同時,毫不猶豫地亮起當初和對方一同挑選的藍色光劍,向後翻個身便攻向Obi-Wan。


空間中只剩下光劍碰撞的聲音,每次光劍相交時就像在他們的心上劃上一道傷痕似的,但他們誰都不敢放鬆下來,多年來的相處以及作戰讓他們對對方的動作無比熟悉,加上他們仍然作為靈魂伴侶,這讓他們或多或少都能夠預測到對方的動作,縱使他們已經感應不到對方了。


Anakin不斷向Obi-Wan攻去,想要把他逼到停機坪的邊緣,但後者一個轉身,位置便相反了,不過Anakin並沒有讓對方有反擊的機會,仍然朝他逼向。Obi-Wan不停向後方退去,走進了滿是屍體的控制室,他還未來得及為Anakin的所作所為感到痛心,對方便已經把光劍用力地向前推,Obi-Wan下意識地用自己的光劍抵擋著他的攻擊,順著動作把對方的光劍推向控制台。


Anakin的光劍被對方的動作扔開了,但徒手並沒有讓他的動作變得遲緩,他趁著對方愣了的那個空檔,便用那隻冰冷的機械手攀上了對方的喉嚨,另一隻手則握緊了對方握住了光劍的手,理應使他們感到愉快的觸碰此刻因黑暗面的籠罩而失去意義了。但Anakin彷彿仍能聽到對方以往的教誨,他搖了搖頭,把愚蠢的回憶拋諸腦後。


Anakin,這光劍是你的生命。永遠不要再弄掉它。


Obi-Wan感受到機械手的冰冷,卻抵不上Anakin讓他從心底勾出寒意的眼神,因窒息而帶來的不適感也比不上心中的痛楚。就在這一刻,他才發現原來Anakin真的想要殺掉他,他們已經站到了天平的兩端,再也不能一起了。Obi-Wan已經無法分清是窒息感抑或心中的痛楚讓他擠出了眼淚。


對方握住自己的手腕,想要屈過他的手讓光劍自脖子處砍下,他向後拗下腰肢,想要避開對方正意圖要做的事,但他很快便意識到了這並不能幫自己逃過對方的攻擊,於是他用力地向Anakin的腰身踢向一腳。沒料到Obi-Wan會如此反搫的年輕西斯向前滾了一圈,但他馬上轉過身,毫不遲疑地朝剛站起來的Obi-Wan踢向一腳,本就站不穩的絕地向後倒了,手中的光劍也自手中甩開了,反作用力使Anakin同樣地向後倒了下來。


但二人快步的站了起來,Anakin想要用相同的方法踢向對方,但Obi-Wan早已洞悉到他的意圖,他看準時機先對方一步起腳,把對方踢倒在地上。Obi-Wan馬上用原力把他的光劍扯回到手中向對方揮去,Anakin也伸手扯回屬於他的光劍,擋住對方的攻勢。


Anakin奮力地向上推開那把與他同色的光劍,一個轉身便奪回攻方的位置,繼續朝對方攻去。當兩人意識到對對方的熟悉,他們的劍術根本難以分出高低。二人同時伸出空出來的手,想要以原力分出高下,卻發現他們的原力相當,強大的原力使他們同時彈向一旁的控制台。


年輕的西斯先反應過來,衝向剛站好的前師傅就是一砍,但後者也馬上用光劍把擋過攻勢,把自己完全交給了原力,使光劍砍到了控制台上。警號因他們的攻擊而響起,原本靜止下來的畫面開始同時閃爍著危險的紅光,但他們誰都沒有空閒時間去查看他們按下了什麼,也不知這會導致了甚麼事情的發生。


他們像是戰鬥了好幾個世紀似的,從控制室至控制室外的通道。感受到到岩漿的熱力,二人雖吃驚,卻無暇顧慮。在岩漿的火光下,就只有兩把藍色的光劍最為清晰,岩漿噴發的聲音亦不及光劍交鋒的聲音響亮。


直到岩漿開始腐蝕控制塔的地基,二人才回過神來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他們一邊攻擊及防守,一邊分神地尋找一個安全的位置。Obi-Wan先敏銳地發現了岩漿瀑布下的一塊板塊,憑著直覺跳至其之上。他穩定了自己,回頭有些擔憂地看向還未找到立足之所的Anakin,害怕岩漿會侵蝕了對方。這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仍未能堅定不移地殺害了對方。


然而事實証明了Obi-Wan的擔憂是多餘的,因為Anakin很快也便躍至他身旁的一塊板塊上。在流動的岩漿影響下,他們的距離逐點拉近了,亮著光劍二人又交了好幾手。


Obi-Wan把光劍收回自己面前,深深呼吸了一下,讓自己的混亂稍微釋放於原力中,但混亂的情緒遠離了自己後,剩下心中的痛楚卻無止境地折磨著他,這絞痛轉變成為了話語:「我辜負了你,Anakin。我辜負了你。」


There is no emotion; there is peace.(毋激情,從平靜。)


對方失望的眼神像是在Anakin的胸口上鑽了個洞似的,這從來不是他想看見的事情,從九歲起他便不願看見Obi-Wan對自己失望,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及怨恨:「我一早就應該知道絕地的謊話!他們奪走了我們應該有的權利!他不允許我們去感受、去愛,是怎樣的邪惡才能奪去人的感受!」Obi-Wan對絕地的忠誠讓他覺得厭惡,為何他不能看穿這個真相?


Obi-Wan看著眼前盲目的Anakin,不住憤怒地向他說道:「Anakin,Palpatine議長才是邪惡!」「在我的眼中絕地才是邪惡的!」「那麼你便迷失了!」他們就這樣對對方吼著。激動過後,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默不作聲。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毋愚昧,從知識。)


Obi-Wan凝視著Anakin的雙眼,試圖從他的眼中找到往昔那純淨的灰藍,卻只看見眼皮下那無盡的火焰。他想要躲避,卻連移開視線的能力也沒有,他在Anakin的烈火下無處可逃。Anakin死命地瞪著Obi-Wan,狠狠地說出:「這是你的結局,我的師傅。」


不要稱我為你的師傅,在你稱Sith Sidious為師時,我便再也擔當不起。


絕地嘆了一口氣,想要緩和心中的痛苦,並再次準備迎接對方的攻擊。西斯一個翻身,便躍至對方所踏著的板塊上,繼續他們揮舞著各自的光劍。刀刃相交,他們如同一體。經過數以千計小時的光劍對練,他們瞭解對方多於兄弟、親密遠超愛人,他們是同一戰士的兩片靈魂,互補對方不足。*


There is no passion; there is serenity.(毋苦難,從空明)


Obi-Wan餘光看到自己的身後有片陸地,一個跳躍便站到了陸地之上。他看著Anakin嘗試說服他停止這種你死我亡的戰鬥:「已經完結了Anakin!我在高地上!」但對方顯然沒有停下來的意圖:「你低估了我的力量。」Obi-Wan無意識地搖了搖頭,希望對方能停下:「不要嘗試。」


為什麼他們的結果會變成如此?


Anakin一個跳躍想要跳到前師傅的身後的高地上,卻料不到對方竟會看準時機,把他的左手和雙腿砍掉了,右手為了能夠讓自己不會繼續下滑向岩漿而死命抓住那泥土,光劍則因他的動作而落左Obi-Wan的身後。


絕地收回了自己的光劍,他心疼地看著眼前正掙扎著向上爬過來的Anakin,心臟就像是被人緊握住了似的,每一次跳動都帶著一陣刺痛,痛得他快不能呼吸。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模糊了對方的樣子,卻不能使他忽視從空氣中傳來那痛苦的低鳴。而眼前人失去肢體的強烈痛楚,即使另一頭被黑暗原力所遮蔽著,對方的痛苦仍然一點一滴地從傳了過來。


眼前這些景象逼得Obi-Wan失控得向對方哭喊到:「你是天選者!傳說指你會毀滅西斯而非加入他們!平衡原力而非讓它留在黑暗中!」Obi-Wan的眼淚失守地滑下臉頰,隨著淚水的落下,他的視線反而變得清𥇦起來,他能夠清楚看到對方眼中的湛藍已經全然逝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滿佈紅絲下的金黃。他無力地轉過身走上幾步,拾起那屬Anakin的光劍後再次回過頭用心碎的眼神看著他。


Anakin看到絕地的目光,憤怒以及被背叛的感覺洶湧而至,誰都可以拋下他,就是Obi-Wan不能這樣做。他盯著淚流滿面的Obi-Wan,朝他憤怒地大喊:「我恨你!」這句說話就像是花了他一軰子的力氣似的,字字鏗鏘,鑿在對方的胸口上。


There is no chaos; there is harmony.(毋騷動,從調和。)


Obi-Wan愣了好一段時間才回過神來,他覺得世界好像停頓了似的,他能感受到紐帶像是鎖鏈一樣在他的脖子處緊緊地勒住了他。「你是我的兄弟,Anakin。我曾愛過你!」Obi-Wan頭一次完全無視了絕地法規的三無信仰,首次、也是最後一次坦誠自己的心意。現在什麼都沒有所謂了,他要讓Anakin知道自己的心情。但他知道,即使Anakin Skywalker消失於世,他會一直愛著他,而不如他所說的曾愛著他。


Anakin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他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聽到對方說出他的情感。他悔恨,為何偏偏是現在他才說出口,偏偏到什麼都無法挽救時才說出口,偏偏是悲劇發生了以後他才這樣說。Anakin窮一生就是想聽到對方這句說話,但在一切都無可挽救之時他才得到了這句話。正當Anakin想要說話時,岩漿已不知不覺地攀上了他的腿上,火焰瞬間吞噬了他的身驅。


Obi-Wan看著在火焰中燃燒著的Anakin,聽著對方苦不堪言地叫喊,他不忍地別過頭,更不願上前了結了對方的生命,他輕輕啜泣著離開這個讓他傷心不而的地方。再看著Anakin受苦他怕自己會待在他身邊陪他逝去,他能感覺到他們的紐帶已經脆弱得一擊即碎,但Obi-Wan寧願餘生都受盡折磨,亦不願意破壞這最後的聯繫。


There is no death; there is the Froce.(毋死亡,從原力。)


他乏力地回到Padme的船上,滿腦子都是以往十五年內和Anakin相處的片段。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個晚上,Anakin因為預見了現在的狀況而哭著找他,但他想到會造成這個局面的,是Anakin自己。


在上船的時候他大概聽到了C-3PO說他把Padme帶到了船上,於是他深深呼吸了幾口便去查看她的狀況。Padme看上去就如同一張白紙一樣,脆弱、蒼白。Obi-Wan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手心內的溫度是那麼低,就像她快要逝去般。她撐開那並沒有聚焦的雙眸,視線放到了Obi-Wan的臉上,喃喃地問:「Obi-Wan,Anakin還好嗎…?」


Obi-Wan不敢回答她的問題,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該說出真相,指出他把瀕死的Anakin留在Mustafar,還是要告訴她一個善意的謊言?他最終選擇用手背輕撫過對方面無血色的臉龐,用原力催眠她入睡,卻意外地發現Anakin的黑暗原力一直在她的體內肆虐。


在檢查過Padme的狀況後,他才坐在駕駛座之上,一手扶著頭痛不已的腦袋。相比起激戰過後的疲憊,心中的鬱悶才是真正讓他感到痛苦的源頭。他失去了Anakin,永遠地。他是他的一切,他記掛那總以愛幕眼神看著他的Anakin,懷念那無憂無慮地說著要保護自己的Anakin,想念那已經離他而去的Anakin。


支撐著他的基本上只剩下他那微弱的意識。Obi-Wan也不知自己怎麼回去與Yoda集合,當他回神過來時,他已經身處於Padme的身旁,抱過她剛生出來的男孩子,讓她能看見嬰孩的樣貌。她輕呼出男孩的名字:「Luke……」


然後她又再度經歷一次剛發生的事,她產下第二個孩子,醫療機械人抱著那剛出生的嬰兒,冰冷的語調傳進Obi-Wan的耳中:「是個女孩。」Obi-Wan向她重申了一遍,她才吐出她想好的名字:「Leia…」在看到男人點過頭後,她艱難地繼續說到:「Obi-Wan,善良仍存在他身上,我知道……我知道還有……」然後便閉上了雙眼,離開了他。


Obi-Wan悲哀地看著逝去了的Padme,他欣賞Padme,這女生有著甜美的外貌,智慧以及勇敢為她添上了多分的魅力。可惜大抵他們三個人間,誰都沒想過他們最終竟會落得如此田地。


也許她的離開是對她最好的結局吧,他想。他抱著Luke,孩子不哭也不鬧,他閉著雙眼就像仍在母親的肚子內似的,剛來到世界的孩子無意識地縮在著Obi-Wan的臂彎中,如同小時候每當Anakin發惡夢時,男生都會捲縮在自己的懷中,尋求安心的感覺。


想到Anakin,他的胸口又開始悶痛起來,Obi-Wan深深地呼吸了好幾口,才把Luke也交給了醫療機械人,現在他還有事要和Yoda大師討論。但他沒料想到Luke竟然會在離開Obi-Wan的臂彎時嚎淘大哭起來,他有些手忙腳亂地從機械人手中把他抱回來,搖晃著安撫他:「噓噓,沒事的Luke,我會在這裡的。」哭泣聲瞬間變成了細碎的抽泣,Obi-Wan小心翼翼地用姆指抹去嬰兒臉上大滴的淚珠。看到Luke不再哭泣後,Obi-Wan再次把他交給醫療機械人。


當Obi-Wan再次抱起Luke的時候,他們便已經踏上了前往Tatooine的路上。為了保護兩個孩子,他會把Luke帶到Tatooine,讓Anakin同母異父的兄弟--Owen和Beru撫養。而Leia則由Organa收養,帶回去Alderaan。


偏偏是Tatooine。Obi-Wan苦澀地想,一切都是源於Tatooine這個地方。如果當日他沒有被逼降至Tatooine,他就不會遇見Anakin,他便不會知道自己有個靈魂伴侶,也就不用經歷愛與背叛的體驗。


Obi-Wan把用袍子覆蓋著的Luke抱出來,嬰兒正睡得香甜,男人不捨地把孩子給了笑意滿滿的Beru,多看他兩眼,便轉身離去了這個地方。Darth Vader不會回來這個讓他生厭的地方,他討厭沙。然而即使他來到了,Obi-Wan也會採取一切的方法去保護Anakin的孩子,Luke不能受到任何一點的傷害。


以後,他會靜默地守在一邊,看顧著Luke,為了Anakin。



-TBC-


---

* 他們戰鬥的這段:「刀刃相交,他們如同一體。經過數以千計小時的光劍對練,他們瞭解對方多於兄弟、親密遠超愛人,他們是同一戰士的兩片靈魂,互補對方不足。」翻譯自Matthew Stover的 Revenge Of The Sith一書

* Padme詢問Obi-Wan是否愛著Anakin 而Obi沒回答這段 也是在RoTS一書中提及 只是情況不一樣




评论(24)
热度(29)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