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一輩子6

* 這次來虐一下安走天啦www

* Obitine提及


這次的任務讓Anakin感到非常的不適,是次任務內容是要保護Satine Kryze議員(同時亦是Mandalore的女王),以免她在一年一度的祭典中被反對派殺害。在前往Mandalore的途中,Anakin已經感覺到他的前師傅的情緒不太穩定,就像是有點緊張。年輕的絕地武士不知道對方何以會有這樣的感受,可是他並沒有詢問對方。


直至他們抵達了Mandalore,Obi-Wan看到了Satine以後的眼神,以及女王對Obi-Wan的眼神,Anakin已經知道了他們曾經有段情,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有了這個認知後,Anakin的心不由得來了一陣酸痛。


雖然他相信Obi-Wan不會為了讓他和Satine有獨處時間而使喚自己到別處,要他檢查有沒有反對派混入宮殿,可是他就是感到十分難受。從紐帶中傳來那重逢的喜悅以及那暗藏著的激動,讓Anakin覺得自己快要因此而窒息了,他只是......只是無法承受他的師傅會為除了他以外的人有這樣的感覺。


縱使Anakin的思緒以及內心的絞痛讓他吋步難行,但他仍然完成了他的工作。Anakin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才用通訊工具向那個伴在女王身旁的絕地匯報:「Obi-Wan,我已經檢查好了,沒有異樣。」可是他沒有如常聽到對方的回應,心頭忽然湧上了恐懼,Anakin急忙地回到了Obi-Wan和Satine的所在之處,擔心他的師傅會受了傷。


可是當他抵達了宮殿的中心時,Anakin覺得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Obi-Wan沒事,他很好,看上去甚至可稱之為容光煥發。他正一手執著Satine的手,另一隻手則輕放在對方的織腰上,他們正在中央領舞,閃閃發光,刺得他的眼睛生痛。


Anakin的眼睛移不開Obi-Wan的臉,他從未看過對方的表情是如此的柔和,他全副精神都放在Satine的身上,就像她是他最珍貴的東西。Anakin忍不住咬著牙,望著對方把應該是屬於他的笑容;屬於他的溫柔;屬於他的愛,獻給了那個女人。


學徒能感受到妒火由心底開始蔓延至身體每一吋地方,燒紅了他的視線。他想在Satine的身邊帶走Obi-Wan,但他能感受到對方心底傳過來的歡愉以及放鬆,Anakin已經太久沒有再從紐帶的另一頭感受到這種感覺,自從複製人戰爭開始後已經鮮少感覺到,在對方知道了自己與Padme秘密成婚後,愉快與Obi-Wan已經沾不上邊。


雖然Anakin想要不顧一切地向在場的所有人宣告Obi-Wan是他的,但他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發生,這不僅是因為他們的身份,更因為Obi-Wan絕對會因此而討厭他的,他不能承受這點。加上他想要Obi-Wan快快樂樂的,他不能看到對方總是皺著眉頭。所以Anakin能做的就只有轉身離開這個地方,然後回到Satine安排給他們的房間內,並嘗試忘記Obi-Wan的表情。


當初Obi-Wan在知道自己與Padme在一起時也有這種心情嗎?


這個念頭讓Anakin更加不好受了,此刻他就像當日Obi-Wan一人在Coruscant般無助、絕望,眼前的所有都黯然失色,到底Obi-Wana是如何撐過去的?他不願細思,更難以想像,嫉妒快要把他身體內的最後一絲氧氣亦要擠出來,但他卻無能為力。


不用靠門扉開啟了的聲音,Anakin便已經感覺到了他的師傅正在回來,他總是可以。年輕的絕地有點緊張,他還未知道該如何詢問對方而不惹他不悅。但他的行動比他的思想走得更快,在聽到Obi-Wan步入房間的一瞬,Anakin已經轉過身面對他:「Master。」


後者朝他點點頭,臉頰全然褪去了剛才與Satine共舞時的光彩,只剩下平靜如鏡的暗淡。這向Anakin的理智重重地擊了一下,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負面情緒,他一把抓住正想要回到房間內的年長者的手臂,禁不住質問道:「她是誰?」


Obi-Wan被對方的突如其來的反應以及情緒嚇得愣住了,他稍微瞪大了雙眼看著他的前學徒,但這並不維持很久,他的表情又變得如同平日般,沒有波動。「只是舊相識。」這並非事實的全部,Anakin能夠感覺到Obi-Wan把某些事隱藏了,在對方的語氣中他能夠聽得出來。


他討厭Obi-Wan對他有所隱瞞,他想知道對方的一切,這種渴望轉化成急躁:「難道你以為我感覺不到嗎?她看向你的眼神,就像.......」當Anakin看到對方受傷的眼神以及拉下的嘴角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把不應該提及的人說了出來,縱使他沒有把Padme的名字說出來,Obi-Wan也知道他在說誰。只從Obi-Wan知道了他和Padme成婚了後,這一年內他們誰都沒有再提及此事。


「就算如此,那亦與你無關。」Obi-Wan別過了眼,不想再看著對方的樣子,他不想觸及這個話題,它就只會帶來傷害,只會讓二人都受傷。「那怎能與我無關!你是我的......靈魂伴侶!」原力知道Anakin多想把愛人二字吼出來,他卻悲哀地發現他倆什麼都不是,他只能用力地握緊了對方的手,彷彿這樣就能夠真的把他抓住。


被吼到的人也逐漸感到不滿了起來,他再次對上Anakin的眼眸:「我可不想被一個與別人秘密成婚的人責備。」看到Anakin眼中的痛楚,Obi-Wan的心底不禁升起了一陣報復的快感,他想指著對方的鼻尖罵到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但他很快便壓下了這個念頭,然後趁著對方箝制著他的那隻手減輕了力度的時候,抽回了自己的手。「我跟誰怎樣,你沒有資格過問。」Obi-Wan看了他一眼便轉過身,走進他的房間內。


當初你與Amidala議員在一起時,也沒有讓我有詢問的機會。


Anakin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便低下頭,望著剛才握著Obi-Wan的手,手心屬於對方那溫暖已經逐漸消失。他握緊了拳頭,想把那正流逝的溫度留下來,但最終他能感受到的就只有自己的體溫。他捉不住那讓他眷戀的溫度,也抓不住Obi-Wan。


因為他已經失去資格。




-TBC-



评论(10)
热度(30)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