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一輩子5

*Anidala提及



Obi-Wan以為他們會維持這樣的關係一輩子,可事實證明他還是太天真了。在一次保護Amidala議員的任務後,一切都不同了。


Anakin在重遇Amidala後眼中所飽含的愛慕以及他心中那隱隱約約的興奮,都無一逃過Obi-Wan的眼睛。而自他們重遇後,Anakin膩在他身邊的時間越來越短。


作為Anakin的師傅,Obi-Wan理應制止他;作為Anakin的朋友,Obi-Wan應該恭賀他,畢竟二人是那般匹配。但Obi-Wan無法感到妒忌以外的情緒。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太陌生了,卻又那般強烈,讓他無處可逃,把他牢牢困在煩憂中。


Obi-Wan在他和Anakin的住所中,坐在窗邊的沙發上,把眼前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收進眼裏,溫暖的燈光卻絲毫不能照入他的心中,他只感覺到血液內的寒意,流過他的全身,讓他只感到不適。


Anakin去了保護和陪伴Amidala議員,靈魂伴侶的遠離讓Obi-Wan倍感煩躁,加上他能感受到遠在Naboo的Anakin強烈的快樂,他忽然意識到這是多麼的諷刺。


靈魂伴侶的紐帶會隨著時間及相處而越漸變強,但卻不確保二人一定能夠成為伴侶


Obi-Wan無力地走進了自己的臥室,全身捲縮著躺在床上,在輕微抖顫雙手無助地環著屈曲在胸前的雙腿。他把自己的精神屏障增強至最高,不想讓自己醜陋的情緒傳到對方的思想中,影響了他的心情。


他曾試過想要把負面情緒釋放在原力中,可惜這次是他頭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失敗的感覺讓他覺得更不好受了,心中那鬱悶的感覺讓他近乎窒息,他只好閉上眼睛,不讓軟弱的眼淚流出來。


如果現在告訴他自己這份愛意,是否已經太遲了?


Obi-Wan很快便搖了搖頭,把這個愚蠢的想法拋諸腦後,Anakin值得更好的,值得一個家。師傅猜想如果Anakin和Amidala議員真的在一起了,他們會放棄絕地及議員的身分組織一個家。


幻想到這個畫面,他禁不住把腦袋埋進枕頭內,無聲地讓枕頭吸去自己的淚水。


而不久的將來也印証了他的設想是真的。


Obi-Wan於保護Amidala議員的任務完成後,意外地在洗手間內發現了用一條銀鏈串起來的戒指。他愣了一下,然後苦澀地笑了,所以Anakin果然是和Amidala結婚了。他失神地做著簡單的梳洗工作,雙目下意識地回避那躺在洗手盤邊的項鍊。若無其事地走出洗手間,然後一如往常的為二人做早餐。


比平常略微早了點起床的Anakin靠在廚房的門框邊,交叉雙手,面帶笑意看著正為自己準備早餐的Obi-Wan的背影。看見他快要弄好食物,Anakin才靜靜地走上前,從背後抱著師傅的腰,親暱地在對方的臉上蹭磨了好幾下:「早安,師傅。」Obi-Wan點了點頭,漫不經心地回答:「嗯,早安。」


察覺到Obi-Wan的冷漠,Anakin有些不惑地提問:「怎麼了嗎?」被抱著的人僅是搖了搖頭,默不作聲地掙開Anakin雙手的箝制,拿著碟子便坐到了餐桌旁,開始用膳。面對對方的靜默,Anakin也沒有多加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直覺隱約地告訴他,Obi-Wan已經知道了。


Anakin不知該如何開口,而明顯Obi-Wan也不打算開口,整個空間中只充斥著僵硬的沉默,以及刀叉與碟子碰撞的聲音。正當Anakin嘗試裝作如常般先開聲說話前,Obi-Wan搶先了他一步說話:「今天我會和長老們開會,而且晚上約了Qunlan,很晚才回來,晚餐你自己處理吧。」學徒還未來得及思考以前便已經無言地點了點頭,眼睜睜地看著Obi-Wan的身影逐漸在自己眼前消失。


不知是錯覺還是Obi-Wan特意盡量把時間拖延,他確實近乎早上才回到他和Anakin的住所中。Anakin生氣得快要爆掉卻又無處可發洩,只能一個勁兒在客廳內來回踱步消磨自己的煩躁以及擔憂。Obi-Wan從來都沒有這麼久都還未回來,一直以來,再晚他都會在深宵前回到他們的住所,這是第一次。


Anakin幾乎想要打破他們所訂立的規則,去感知對方的位置,但他死命地按捺著這股衝動。畢竟他很清楚,如果他這樣做了,無疑會完全破壞了他兩之間的關係。直到Anakin聽到門扉開啟的聲音時,他馬上衝到門邊,看到的是醉得不輕的Obi-Wan面色潮紅,毫無聚焦地盯著地面某處。


Obi-Wan推開一臉擔憂的Anakin,搖搖晃晃地想要走向他的卧室,但Anakin先他一步抓住了他的手,卻沒料到對方竟然會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甩掉他的手,惹得學徒面紅耳赤地低吼著對方的名字,然後把他拉進自己的懷裡。


較矮小的人更加用力地掙扎著,想要逃出對方的箝制,奈何渾身的酒勁讓他實際上也施不出什麼力氣,經過一番掙扎後,他放棄了。Obi-Wan無力地靠在對方的身上,雙手抓住對方的衣服,頭倚在對方的肩膀上,苦苦地哀求道:「放開我,Anakin。讓我走,Anakin Skywalker。(Let me go, Anakin Skywalker.)


Anakin被師傅這鮮有的軟弱的一面弄得心痛不已,對方悲傷的感覺不斷向自己湧過來,而學徒深知會讓他的師傅變成這樣的人,是他。他一手摟著Obi-Wan,另一隻手撫過對方柔軟的髮絲,在他的髮旋上輕吻著,換來的是懷中人的一個偏頭,以及破碎的話語:「不,Anakin......你......已經有了Amidala議員,你不應該背叛她的.....」


Obi-Wan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要親口承認Anakin和Amidala的婚姻,會讓他那般難以啓齒,他不想說出來,但已經無力再縱容Anakin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了,他不能讓自己破壞他們的婚姻,更不能讓對方做出背德的事!


聽到他的說話,Anakin頓時語塞,因為Obi-Wan是對的,該死的對。他有點無力地回應:「我愛你......」即使他倆都知道這是事實,可飄出來的話連自己也覺得可笑,他把Obi-Wan傷得這樣深,又哪有資格對他這樣說。他能感受到懷中人僵了一下,肩上傳來了濕濕的感覺,染上了哭腔的聲音在空氣中顫抖著,讓Anakin的心都碎掉了:「但你也愛她,你選擇了她。」


「你永遠都比她來得重要,請別懷疑這點。」Anakin把下巴擱在對方的頭頂上,真誠地安慰對方。「不要這樣說......」Obi-Wan搖搖頭,喁喁細語,酒精的揮發加上待在溫暖的懷抱這兩點,讓Obi-Wan不住感到昏昏欲睡。Anakin沒有說話,他就讓疲憊不堪的男人安靜地躺在自己的懷中漸漸放軟身體,陷入夢鄉。


Anakin把Obi-Wan抱入他的房間,深情卻又心痛地看著睡得不太安穩的師傅。傷害他從來不是Anakin想見到的事情,他想對方無拘無束地心笑,想要把他常緊皺著的眉心撫平,想吻去他的煩憂及鬱悶,但他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嗎?


Anakin也承認自己的行為確實自私,但Padme是他的夢中情人,在遇到他的靈魂伴侶前他就已經對她產生了好感,而那幼時所種下的火苗在他們重遇的那刻便同時變成了不能撲救的火焰,她的一舉一動優美而不做作,她的智慧也深深吸引著Anakin,就如同Obi-Wan一樣。


話雖如此,但Anakin心中清楚一點,就是他對她的愛,永遠不能觸及他對Obi-Wan的愛。Obi-Wan是他的老師;他的明燈;他的愛人,他的一切一切,所有事都是Obi-Wan。一直以來都是他,從九歲起便是Obi-Wan。


但是,Anakin也是個普通人,就算他能感知到對方對自己的心情,同時也知道他們不能在一起的原因,都不代表他能夠忍受只維持著師徒間的關係,而不能擁有一個名份。雖然他和Padme也要在陰影下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但至少他們是確實的夫妻,而非只是疏遠的「師徒」。


也許,唯有自己退到以往的位置,保持在僅是「靈魂伴侶」的位置,偶爾少許的接觸來維持紐帶的強度才是最好的方法了。他很清楚Obi-Wan不會再讓自己碰他,雖然Anakin不確定自己能否好好地忍耐過來,但他還是無比的想要尊重對方的所有決定,不願對方再因自己而受到更深的傷害。


Anakin憐惜地在Obi-Wan額上留下一吻,然後把在睡夢中的人的衣服及長靴脫掉,讓他可以睡得舒適點。他也脫掉了自己的衣服,躡手躡腳地爬上師傅的床上,把他收入自己的懷中,不意外的看到了對方的眉頭放鬆了,感受著大概是最後一次的,Obi-Wan的溫暖。


//我愛你,師傅。//




-TBC-



评论(27)
热度(26)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