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一輩子3

* 預告:下章肉233!

隨著年月流逝,他們漸漸掌握了更多靈魂伴侶的運作方法,畢竟現今可不存有很多關於靈魂伴侶的資訊,兩人只能透過時間逐步摸索。他們制定了一套「規矩」去保障自己的私隱,說起來其實也不過僅只一條,就是他們無論怎樣都不能越過對方的心牆,探索對方的思想。


大致的情緒當然是難以避免能夠直接感受到,而當感受越是強烈,他們就更能感受到對方的情緒。除了情緒以外,他們亦能感受到對方的思想,對方的所有想法幾乎都能夠輕易得知,而隨著他們二人間的紐帶越來越強,他們之間的感應亦同樣增強了。為了保障自己的私隱,他們便決定築起一道牆去阻擋對方的「入侵」。


有著靈魂伴侶紐帶的二人固然比其他師徒的默契更佳,更別提他兩本就天資非凡,性格亦互補長短,他們基本上是聖殿內的最佳拍檔。因此,很多時候聖殿都會派他們出去完成任務。由於Anakin衝動又愛冒險的性格,而他的師傅又不能放任他自己一個,於是便會經常性造成二人在任務中陷入困境的情況出現,就像現在一樣。不過當然,他們總有方法解決危機。


Obi-Wan一臉懊惱地看著包圍他們的機械人們,聲音裏帶著絲抱怨︰「Anakin,這是第幾次了?」而導致他們進入這窘局的當時人則一臉無辜地看著已經比他矮一點的師父,表明自己也煞是不願陷入困境,回應他的是師父一個白眼。為了解決現在的困局,Anakin決定拋出些建議。


//把他們都殺清光,然後衝出去。//


Obi-Wan搖搖頭,不贊同他的說話。


//不,這是甚麼新的自殺方法嗎?往出口那邊逃吧,它們太多了。//


Anakin思考片刻,再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案。


//也許從地下逃出會更好?//


Obi-Wan了然地點點頭,然後數著︰


//一、二、三。//


二人同時亮起光劍,同時在地上燒出一個整齊的圓形,然後雙雙隨著地板的墜落而進入下水道。約高至腳踝的水雖影響了他們前進的速度,但也同時阻礙了機械人的跟隨。


他們看了眼在頭上的大洞,機械人們探頭出來看著他們,在它們舉槍的同時,Obi-Wan和Anakin已經徐徐地步向出口處。


但他們很快便發現到了奇怪之處,水的高度飛快地升高,已經升至二人的腰身。師徒們對視一眼,加速步向出口。站在後頭的Anakin又慣性地想要摔倒,卻不小心把前頭的人推進水裏。由於前方的阻力,後者反而沒有墮入水中,更看著眼前的人跌在地上,惹得落水的師傅不住不滿地低聲咆哮著他的名字。


學徒努力想要維持無辜的表情,但當師傅的手搭在自己的手上借力站起來時,他看著那自小便努力維持嚴肅形象的師傅,現在濕透了站在自己面前,他還是忍不住漏出幾聲幸災樂禍的笑聲。Obi-Wan禁不住孩子氣的用原力把水潑到對方的身上,讓對方和自己一樣從頭到腳都是濕漉漉的。


這如同小孩般的惡作劇不僅沒有讓Anakin感到生氣,反倒讓他更放肆地大笑出來。Obi-Wan感受到從紐帶傳來的歡愉感,根本也無法憤怒起來,但他仍然努力維持一個不悅的表情,想要擺脫Anakin依然握著自己的手,快步離開。後者卻沒有如他所願,倒是用手指交纏進對方的指間, 緊緊地纏著對方的手,不讓他遠離自己身旁。


Obi-Wan抿著兩片唇瓣,不讓自己的笑意顯露出來,但這固然沒有逃過Anakin的雙眼。畢竟他兩都知道,當靈魂伴侶的接觸越親密,他們便能感到越大的平靜及喜悅。年長的人就這樣把手指收緊,回握著男生的手,就如同當年一樣。Anakin低頭看著師父的鬍子及髮絲貼服地黏在臉上,意外地磨去了平日前的嚴肅,使他不禁溫柔地勾起了嘴角。


R2-D2早已準備好,乖巧地在出口等著他們上船,待他們都到達後,「嗶嗶」作響地跟上他們的步伐到船上,然後快速地走到控制台的前方,把船駛離Griveous的基地。


//Anakin,去更換衣服吧。//


Obi-Wan一邊更換衣服,一邊提醒那坐在駕駛座,卻絲毫沒有更衣欲望的年輕人。毛孔在接觸到微涼的空氣時,反射性地擴張了,使Obi-Wan禁不住哆嗦了起來,加快了更衣的速度。


Obi-Wan的短髮很快便在空氣中乾透了,但當他看到Anakin仍然坐在駕駛坐上時,他顰眉看著水珠自Anakin及肩的髮尾滑下來,Obi-Wan不禁嘆了口氣,他的學徒總是要他的照顧。


他隨意拿起了一條毛巾,站在Anakin的身後替他抹乾髮上的水份,師傅又按捺不住教育他:「Anakin,你這樣會感冒的,總有一天我會不在你的身旁,你還是得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啊。」


Anakin不介意Obi-Wan對他的訓話,他在意的是他話中的含意,年輕的絕地仰起頭,灰藍的雙眼對上對方湛藍的雙眸,右手同時抬起握著對方纖幼的手腕,在對方的動作霎時停下來後,才開口言到:「我以為我們以前約好要永遠看顧著對方?」


迎上對方的視線,Obi-Wan能看到那灰藍的眼眸黑了下來,同時感受到那隱藏在眼神下的暗湧,以及紐帶另一端傳來陣陣的憤怒。年長的絕地壓抑著心中那想馬上安撫對方的衝動,搖晃著被抓住的手,想要掙出Anakin的箝制,但他的行動只徒勞無功地讓對方增加了他的力度。


Obi-Wan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認真地回應:「你明白我說什麼的,Ani。總有一天我會死去。」在手腕上的力量再度倏然增強,Obi-Wan甚至感到疼痛起來,同時他也看到了Anakin頓時收縮了的瞳孔,以及戛然湧上心頭的不安感--那是對方的情感。但他這次並沒有想要掙開,畢竟他從來都不願傷害Anakin,但現在也必須要把話先說清楚。


他的學徒向他投以一個堅定的眼神:「我不會讓你死去的。我保證。」Anakin腦中不竭止地回放Shmi在他懷裡逝去的模樣,恐懼不安的感覺在他心中湧現而出,他控制不了手中的力量,即使他知道Obi-Wan會感受到痛楚也難以自制。


年輕的絕地僅僅懼怕眼前的人終有一天會在他的眼前消逝。他不能再承受多一遍心愛的人的離別,而且那是Obi-Wan,是他最敬愛的師傅,最重視的人。光是想到這點,Anakin就覺得痛不欲生,整個人都像是被撕裂開來般。


他不能放他走,永遠。


Obi-Wan這次終究還是忍不住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噢,Anakin。絕地不能擁有感情。」Anakin毫不猶豫地接話,話語中藏不住那不肯定以及絲微的希冀:「但我們的關係不只是師徒而已這麼簡單,對吧?」‪‪一時之間師傅也不知應如何應對,只能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Anakin放心地展露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就像個小孩得到了珍貴的禮物一樣。他本緊握著對方手腕的手向下滑去,抓過對方的手背,把師傅的手心撫上自己的臉頰,如同這樣他就滿足了似的。


有把聲音告訴Obi-Wan,Anakin這樣的想法終有天會害死他,也把自己賠進去。



-TBC-



评论(6)
热度(26)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