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對於藥(師傅和她的武士系列3)

* 師傅和她的武士系列3

* 最近剛開始上班,加上接下來有大計劃要進行,因此會有好一段時間不會有更新或是新作。希望8月能順利完成計劃,然後我會盡快回來更新 . v .

* 嗯......雖然是這樣說啦,但有可能我會按捺不住,又跑上來更新的23333



Obi-Wan討厭吃藥,她每次生病了都堅持自己沒有生病。就算有,也會隨著時間自然地痊癒,即使那時她已經病得眼前的景象也開始變得模糊。每一次看到Obi-Wan鼻尖紅通通,眼神無法聚焦在他人身上,精神渙散,連頭髮也無法綁好的時候,Anakin都要氣得想要把他的師傅敲暈,逼她睡覺。


每一次他向對方堅持必須吃藥,不然只少也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否則只會讓病情變得更嚴重的時候,Obi-Wan只會露出一臉不贊同的表情,用雙手環抱在胸前,搖頭回應:「不,Anakin,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畢竟我完全沒有任何病痛,而且非常清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有心了。」Anakin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Obi-Wan只是擺擺手說到:「現在難得回到Coruscant,我要去Dex那兒,有什麼再說吧,我年輕的學徒。」


顯然地,Obi-Wan想要打發他,讓他遠離自己的身邊,不過他是絕對不會放棄嘗試的。「那麼我和你一起去,Master。」絕地皺起眉頭看著他,思考著早些時間她在Anakin和他的學徒的對話。「我還以為你和Ahsoka約好了?」Anakin一驚,不得不說他忘記了和Ahsoka的約定,但是沒有什麼比病了的Obi-Wan更重要。


他不安地掩嘴咳嗽數聲,佯裝一副沒有關係的樣子,搭著Obi-Wan的肩膀一同離開聖殿。即使沒有真正碰到對方的皮膚,Anakin還是感覺到從她的身上散發出比平常高得要多的熱力,他知道他的選擇是正確。「她忽然說有些事要做,所以拋棄了我。你可以接收你可憐的前學徒嗎,Master?」Obi-Wan白了他一眼:「如果我不接收你,誰還會接收你啊?」武士吃吃地笑了兩聲,至少他也成功得到他的師傅批准自己跟上。


Anakin這次駕駛的速度比往日慢了許多,而Obi-Wan竟然沒有因此而調侃他,只是緊閉著雙眸靠在椅子上休息,就連他和Ahsoka聯絡說自己要看顧著Obi-Wan,她也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他嘆了一口氣,直至到了Dex的餐廳才不忍心地喚醒對方。Obi-Wan還未休息足夠的雙眼勒出了數條紅絲,迷糊地低哼數聲,似乎還不想在這個情況醒過來。


前學徒心痛地看著Obi-Wan混身散發著想要睡覺地氣息,他屈起手肘,把Obi-Wan的手捉了過來,讓她能靠著自己走到餐廳,她也沒為此而作出任何反對,很好。在這頓晚餐中,他們鮮有地分享沉默,什麼也不說。Obi-Wan吃晚飯的時候明顯地醒了過來,只是她的注意力都放在食物上,沒有加以理會一臉擔憂的學徒。


回到聖殿,Anakin先把Obi-Wan帶到她的住所內,然後馬上到醫療室為她配藥。當他回到Obi-Wan的房間時,他看到她竟然拿著Datapad在.....處理文件?拿著藥的手差點要把它們攥得要碎掉了,Obi-Wan眼角也沒有看他一眼,一蛻剛才病弱的模樣,換上絕地大師的標準神情。Anakin把藥塞到腰間上的小包內,大步走上前,空閒的手把她拿著的Datapad抽走,生氣地質問:「你在幹什麼!」


Obi-Wan迅速地抬起頭看向站在身旁的Anakin,也站了起來,認真地回應他的問題:「我在準備報告,把它還給我,Anakin。」她嘗試在Anakin的手中搶回自己的Datapad,可是前學徒早在更年輕的時候便已經比她高出要多,而且他真的該死的快,她的手還在接近Datapad的時候,他便已經比她快一步,移開他的手。


最後Anakin乾脆舉直手臂,讓她無法碰觸到Datapad。「在你吃藥前我都不會給你的。」她氣急敗壞地叫出Anakin的名字,一手撐在Anakin的肩膀上,任她再的腳尖踮得有多用力,舉起的手仍無法碰到Datapad,此刻她恨死了自己以往為了讓Anakin變得更健康而做的任何事了。Anakin低頭看著Obi-Wan的血色逐漸達離臉頰,雙唇緊抿,眉頭緊皺,放下舉著的手,把它蓋在唇上,看似在忍耐想要咳嗽的衝動。


Anakin嘆了一口氣,閒著的手放到她的紅髮上,讓她能靠在自己的胸膛,這時一陣無法竭止的咳嗽聲終究還是衝口而出。「吃點藥,Master。我很擔心你......求求你。」Obi-Wan還是難以自制地咳嗽了好一段時間才順過氣來,她抹去因咳嗽而生的淚水,把自己拉離Anakin的懷抱,無奈地說著:「給我吧。但在我吃藥後,你要把Datapad還給我。」


男生露出了勝利的笑容,把藥拿到她的面前。「吃過藥後你便會放棄這個念頭了,相信我。」Obi-Wan白了他一眼,在他手上拿了兩顆藥,走到廚房中拿了杯水,好幫助自己把它們吞進肚子內。果然如Anakin所說的一樣,不消片刻,Obi-Wan的雙眼像是有引力似,不斷想要闔上,她努力讓自己打起精神,可是無法抵抗這沉重的睡意。


看到她的精神再次恍惚,Anakin細心地走上前,把她綁著的紅髮解開了,讓它們散落在肩膀上。她有些不穩地走回房間內,沒有關上門便開始把身上繁複的絕地衣服脫下來。Anakin揉著眉心,守禮地別過面,心中默默計算對方要換好衣服的所需時間,再多過了一會兒才看向房間,幸好對方已經安靜地躺在床上,Anakin這才進入她的房間。


在她接近昏睡以前,朦朧間向身旁的男生低喃到:「那是什麼東西......是讓Bantha用的麻醉藥嗎......」坐在床邊的Anakin不禁失笑,大手輕柔地放到Obi-Wan的額上,向後掃走她額上的髮絲:「不要多想了,休息吧,Master。」感覺到比體內燃燒著的不適涼得要多的手在自己的額上,Obi-Wan舒服得無意識地哼了數聲,於是男生就這樣撫著她的額角,直至她睡去。





-Fin-





评论
热度(38)
  1. AveCherkizuna030 转载了此文字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