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這邊是絆 是個文手 o(^▽^)o
我家小傻瓜 @尖耳朵的小公举

人生不能或缺的三件事:電影、同人、音樂

現在只混SW及SPN圈 其餘喜歡的都不混圈( ´▽` )ノ
喜歡的CP: Obikin、Destiel、Sastiel
Obikin接受點梗 只要不介意文筆不好 耗時較長就好了(´・_・`)
另外請注意 雖然Obi-Wan大部分CP都吃 和Quinlan和Bail和Luke和複製人(Rex/Cody/Jango等)都吃 唯獨「雷」和Qui-Gon 真的 師徒向可以 但請勿投餵Qui/////Obi的 拜託了!
最後,看到這裏的鳥兒有蟲吃,Scheduling:教授Obi AU -->性轉Obi點梗-->點梗。

【Obikin】Angel with a shotgun(SPN AU)

* 超自然生物獵人!A/真天使!O

* 本來不是想寫成SPN的Destiel AU.......結果.........

* 把最愛的電影世界塞進了最愛的美劇世界中 感覺有點精分2333不斷想寫成是Dean還有Castiel XDD

* 這裏是第4季第1集,應該是會繼續發展下去的,但劇情還在考慮,所以還是不定期更新的。

* 標題是The Cab的歌,大概是公認的Castiel角色歌,文章發展應該會是和這歌差不多

* 大部分東西都是根據SPN世界,文末有註解。有英文的兩句是我很深刻的Destiel 所以引用了原文XD





Anakin在地獄回來人間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歸來,只知道自己的右臂上多了個暗紅色的掌印,除此意外什麼都沒有改變。當他從泥土內爬出來,他看到墳邊的樹木和草地地枯萎了,一陣怪異的風吹拂過疼痛不已的身軀,身體就像是治癒了似的。


不知走了多久,從森林走到公路上,一直都沒有遇到人或車,當他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時,如同得到上天的保佑,看到一家無人的便利店。他毫不猶豫地闖進去,急躁地想吸收水份,如此同時,一陣高頻率的聲音突如其來地在這狹小的地方響起,其音頻之高讓店內的玻璃都粉碎了。


Anakin蹲了下來,雙手馬上用力的捂住耳朵,可是無力抵擋狂暴的聲音。便利店內本關著的電視忽然亮了起來,可卻無法顯示出任何畫面,只有白色的雪花在螢幕上不斷起舞。他恍惚看到了那時折磨自己的惡魔在眼前似,不,這折磨更嚴重。他失去了對時間的認知,過了一秒鐘,還是一小時他都不清楚,總之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坐在便利店內好一段時間了。 


獵人的直覺告訴他,自己的復活是和音頻極高的生物有關。當初為了Ahsoka的生命以與惡魔訂下了契約,以自己的靈魂來換取她的平安。①現在輕易便回到人間這件事實在不合理,那些惡魔不會這麼輕易把他放走,而且誰有能力把帶離地獄?


他只能在電話亭內打電話給他的獵人好友Padme,希望她能幫自己想出個究竟。投了硬幣致電給Padme,第一個電話號碼不能接通,他又試了另一個號碼,響了一會兒終於有人接聽了。 


「你好?」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了,Anakin有點欣慰地放鬆了一口氣。「Padme?」電話的另一頭靜默了一下才回話:「你是誰?」Anakin搔搔後頸回應:「我是Anakin。」緊接著是不意外的掛斷電話的聲音。


Anakin再一次撥打電話,這次不用等待,對方馬上便接了電話,藏著怒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了:「我不知道你是誰,Ani四個月前已經不在了。你是變形人的話麻煩做好資料搜集,如果你再找我的話,我會殺死你的。」也不等他有說話的機會,電話又再次掛斷了。


他知道在電話中是無法說服Padme自己真的復活了,苦惱地揉著眉心,左顧右盼想要找些什麼來解救自己離開困境,幸好黃天不負有心人,在不遠處的地方有一輛被遺棄了的車子孤獨等待著他。Anakin得意地笑了,雖然那不是自己的愛車,但勉強還能湊合用。當他聽到車子發動起來的聲音,他知道自己很快便能再次看到他最信賴的好友,還有他的母親。


家門前響起了「咯咯」聲,Padme應聲放下手上正磨製的子彈,前往應門。門扉開啓時,她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見之人,那是她應該逝去了一年的好友Anakin。看著她雙眸瞪得大大的,Anakin若泰自然地笑說:「驚喜吧。」Padme搖頭否認:「我不。」


Anakin一邊打量屋子內絲毫沒有改變的裝飾,一邊走進房屋內。「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確實回來了。」他走到Padme面前,想要給他的姐姐一個擁抱,可是對方在他能反應過來以前,便執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銀刃,毫不猶豫地向他襲去。 


預想到這個情況的Anakin馬上抓住了那隻手,另一隻手拍掉了她手上的銀刃,讓它倒落在地上。他的臉頰被她擊中了,向後退了數步,大聲地叫喊到:「Padme,是我啊!」Padme兇狠地說道:「我才不相信你!」Anakin躲在沙發後,看著Padme不知從何處拿出了手槍,對準了他,什麼也不管便大聲地叫出證據。 


「你的名字是Padme Amidala,16歲時因為妹妹Sabe被惡魔殺死,所以成為了獵人!大家都叫你Queen,因為你知道很多資訊,而且十分果斷。我在9歲時遇見了你,15歲便成了獵人,你照顧我就像我們是姐弟一樣!」Anakin的雙手舉在空中,生怕她會開槍。他會回到人間還是無人能解釋,但他還是很清楚知道自己現在被手槍擊中會死去。幸好Padme看上去好像動搖了,雖然握槍的手還舉在空中,可他看見她的手稍稍向下垂了點。


他深呼吸一口氣才繼續說:「我會證明給你看我不是變形人,或是怨靈之類的。現在我會撿起銀刃,在自己身上劃一刀。如果有需要,你還可以用聖水潑我的,可以嗎?」Anakin如自己所說般,小心翼翼地蹲下來,拾起刻有五芒星的銀刃,在自己的前臂上劃了一下,沒有痛苦的尖叫,或是在傷口處浮現出光芒,只有鮮紅的血液滴答滴答的流下來。


Padme眼中盈滿了淚水,但她還是把用注滿了聖水的銀酒瓶向Anakin撒了一下,當她確認了他沒有痛苦的痕跡,她高興得撲進了Anakin的懷抱中,喜悅的淚水沾滿了臉頰。「我很想你,Ani。歡迎回來。」Anakin笑著拍了拍她的腦門回應:「我也是,姐姐。」


他們放開了大家,Padme的雙手還是搭上了Anakin的雙臂上,確認眼前的人是真實又溫暖的身體。「但是,這怎麼可能。」像是詢問,又似是自語的低語還是傳到了Anakin的耳朵裏,後者打趣地回應:「我想我是耶穌吧。」Padme放到了她的雙手,轉為雙手環在胸前,好看的眉頭緊皺一團。


「Ani,你在四個月前胸口被地獄犬撕裂了,內臟外瀉著下葬的。②即使你能逃出地獄,回到肉身也不會這樣完好。你記得什麼嗎?」Anakin的雙眼不敢對上Padme的,不知道她應該要知道多少,他可不想讓她多添擔憂。他再次抬起眼簾對上她的,分享了一些:「我不記得太多,只知道自己淪為地獄犬的磨牙工具,然後眼前一片昏暗,我就在地下6英尺處了,就這樣。」


所幸的是Padme沒有追問有關他在地獄內如何受到折磨,Anakin很快又轉移了話題:「Snips的電話打不通,她不會......」Pamde坐在工作桌前搖搖頭:「就我所知,她沒死。」Anakin點頭,放下了心頭大石:「太好了。」在他到廚房想要喝水時,他忽然意識到了奇怪的地方。


「等等,什麼叫就你所知?」Anakin不置可否地回到了Padme的面前,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子,他的眉頭皺得幾乎發痛。這次不敢對上眼的人變成了Padme,她解釋:「我已經幾個月沒聯絡到她了。」Anakin感覺到熟悉的怒火衝上了眼簾:「什麼?你就讓她一個人離開了?你答應過我要照顧她的!」


Padme站了起來,對上了他湛藍色的雙眼:「我試過了,但這幾個月對我們來說太艱難了,我們親手埋葬了你。」Anakin確實不能理解為何他們不是以獵人的儀式祭祀他,而是以這麼普通的方法來處理他的屍體。「為什麼不燒了我?」


Padme舒了口氣,雙指揉著眉心:「我本是打算以一貫做法,撒一把鹽,把你燒了。可是Ahsoka不允許,說要召喚你時需要一個軀體。她很平靜,在你土葬後她便離開了,躲避我的追蹤,也不接我的電話。」Anakin的心頭湧上了一陣不好的感覺,不得不用手掩著開始痛起來的腦袋。認真的嗎?他才剛回來又要處理這些破事?


「該死的,Ahsoka。她把我召喚回來了,無論是什麼方法也好,都一定是黑巫術才能做到。」Pamde用質疑的神情看著他,不認為Ahsoka會做出這樣的事:「你怎能肯定?」Anakin回想著他回來的情況,對,這樣就合情合理,也能解釋那裏的狀況了。


「你該看看墓地的情況,那就像是核爆,一股像是鬼怪的力量,我不知道是什麼。它吹過了我,所有破碎的關節都黏合了,還有這個。」Anakin捲起黑色的䄂子,露出了底下一個鮮明的掌印。Pamde馬上走上前,仔細地打量這個不明來歷的確掌印,毫不掩飾語氣中的驚訝:「這是什麼東西。」


Anakin聳肩示意他也不能確切地說出答案,只能說出他的猜想:「看上去像是惡魔把我拉出來或是吊起來。」Padme那雙大眼睛瞪得近乎要掉出來了,她看著Anakin:「可是,為什麼?」Anakin把手䄂捲下來,繼續他的推測:「我想是Snips和他們簽下了契約,就像我為她做的。」


Padme捂住了嘴巴,她沒有想過Ahsoka的離去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她一直相信Ahsoka能做出更好的決定,可也許她太有自信了。Padme深呼吸了數口,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馬上想出尋找她的方法。「你知道Ahsoka的電話在哪買的嗎?」Anakin點頭回應,Padme笑了笑:「很好,那我們開始工作吧。」


他們致電到電話公司,提供了買電話時的假名字,以電話不見了為由,希望電話公司能開啟定位功能,最後發現她就在伊利諾斯州的龐蒂亞克城。憑著Anakin和Ahsoka的默契,他們很快便找到了她租下的公寓。當她應門後,在她能作出任何反應以前,他二話不說便拿起了銀刃在手上劃了刀,用聖水潑向自己,身旁的Padme也做了一樣的行為。


「明顯地,我們不是惡魔或是變形人,或者你所想的任何生物。」Ahsoka的大眼睛眨了好幾遍,看看Anakin,又看看Padme,最終還是把視線落在Anakin的身上。她的眼中閃爍著思念的淚水,然後撲進了Anakin的懷中:「Skyguy!」Anakin抱緊了他的小妹,在地獄裏就他就只能想著她,他無比的想念Ahsoka:「嘿,Snips。」Padme靠在門邊,因為這感人的重逢而沾濕了眼眶。


「你怎麼逃出的啊?」悶悶的說話在Anakin的胸前傳出來,打碎了他的推測。他把Ahsoka拉離自己的懷中,看著她梨花帶雨但無法掩蓋她的驚喜,萬分疑問。「我以為是你和十字路口惡魔訂下了契約?」Ahsoka搖搖頭,抽了下鼻子:「不,我本來是有這樣想的,但是想到你最後跟我說的,我便.......我答應了你不再當獵人。」


Anakin看向一臉凝重的Padme,頭更痛了。如果不是Ahsoka,他怎麼會回到人間了呢?他重重地歎息,向Ahsoka重複了一遍他和Padme所說的話。解釋一番後,他們三人無言地坐在Ahsoka的房子內。


「那麼我們怎樣好,我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啊。」Anakin灌了口啤酒,讓苦澀的液體流進身體內,他的腦袋還是很痛,這會是個陷阱嗎?他回到人間能做的是什麼?除了獵殺超自然生物外,他真的想不到有什麼他可以做的了。幸好,Padme的腦子就是用來想解決方法的,她想到了一個能幫他們的人。


事不宜遲,他們馬上又駕駛到州的另一頭,尋找那個Padme想到的人。他們還沒敲門,屋子的主人便打開了門。Anakin和Ahsoka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他的身分。Padme給了他大大的擁抱,然後向他們互相介紹。「這是Chirrut Îmwe,是本州最好的通靈師。」


Chirrut了然地點點頭,笑著向他們說:「這就是殺了很多超自然生物,剛從地獄回來的Anakin Skywalker,還有他的徒弟Ahsoka對吧?進來吧!」也不等他們說話,他便頭也不回地回到房子中,讓三人跟上去。


他把印有五芒星的黑色桌布舖到圓桌上,點燃了的純白蠟燭放到每個尖端上,最後一枝放到桌子的中心。看到他已經完成設陣,三人便圍著桌子坐下。「互相牽著手,」Chirrut向大家指揮著要做的事,他們的手放在桌子上,互相緊牽對方的。他看向坐在身旁的Anakin,向他解釋:「我將要接觸那個神秘怪物接觸過的東西。」


Anakin呼了一口氣,捲起右手的袖子讓對方觸碰。看到Chirrut閉上雙眼,三人也跟隨他的動作閉起了眼眸。敦厚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中響起:「我召喚並命令你,出現在我面前。我召喚並命令你,出現在我面前。我召喚並.......」Anakin好奇地睜開眼簾,看著其他三人乖乖地閉上了眼睛,在通靈師說著的同時左顧右盼,看看會否有什麼蹟象。如他所願,本關著的電視忽然亮起了一片雪花,然後身旁的男人說出了一個......名字?


「Obi-Wan?」Anakin馬上把注意力都放在這黑髮男人身上,安靜地聆聽他接下來的話。「不,對不起,Obi-Wan。我並不容易驚恐。」Anakin按捺不住打斷了他和神秘生物的對話:「Obi-Wan?」Chirrut對他那丁點的忍耐力有些不滿,可還是壓下聲線回答了他的疑問:「Obi-Wan,是個名字。它在我耳邊說別管這事。」


稍作解釋後,他又把精神投入於召喚一事中:「我召喚並命令你露出你的真面目。我召喚並命令你露出你的真面目。」在他說著的同時,他們眼前的桌子開始了令人不安的搖晃,他們都知道這個神秘生物在抵抗通靈者的命令,不知是那來的直覺,大家一致認為這個震動是由生物的力量所造成的。


Chirrut還在命令那生物,可是Padme不安地提議:「我想我們應該停下來。」說出了Anakin和Ahsoka不知道該如何說出來的話,可是亞洲男子回絕了她的建議:「我快搞定了。我召喚並命令你露出你的真面目。現在給我現身!」伴隨著他最後帶有強烈命令色彩的說話,桌上的六枝蠟燭向上噴出了不尋常的火光。


「啊!!!!!」Chirrut聲嘶力竭地慘叫,雙眼發出了金黃色的光芒。閉上眼睛後,光芒消失,卻換來兩行血淚在眼眶中流下來,身體無力地倒在地上。Padme馬上跪在地上,檢查男人的狀況;Anakin馬上叫Ahsoka報警,邊蹲在他的身邊;Ahsoka則聽從師傅的指示,立即報警。男人睜開了雙眼,本應有著的眼珠此刻已經不見了,空間內只有他淒慘的叫喊聲:「我看不見了,我看不見了,上帝啊........」


把Chirrut送到了醫院後,他們隨便扯了些謊言,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是最好的推卸。三人再次無言地回到公寓,Anakin對於Chirrut的遭遇實在難辭其咎,他能做的只有讓大家離開困境,讓他自己一個面對。他拋下一句:「我想我們應該停止了。」便走到房間內,鎖上房門,不理會外頭的女生想要談談的建議,然後開始在他僅有的資料中尋找有用的資訊。


剛回到人間的身體無法適應巨大的工作量,很快他便迷迷糊糊地墜入夢鄉。就如他「死去」前,他從來都不能睡一覺好的,無人開啓過的電視在他沉睡時亮了黑白色的雪花,發出了嘶嘶聲的噪音,還有收音機開始不斷轉換頻道,男女聲音不斷來回改變成。這些噪音讓Anakin在夢鄉中回到了現實,他揉揉乾涸的雙眼,看向噪音的來源。


和那家荒廢了的便利店一樣,收到不知名的干擾的電子器材失靈地叫喚。Anakin馬上抽出放在枕頭下的手槍,翻身離開溫暖的床鋪,警戒地把槍指向房門。熟悉的高頻率聽音再次在房間內響起,就像是指甲劃過黑板上的聲音,毛孔全都立了起來,手槍無力地掉在地上,雙手捂著耳朵想要避開這種折磨。可是和上次一樣,房間內的玻璃都碎裂了,那噪音才停了下來。


在房間外的Ahsoka和Padme馬上破門而入,看到的是坐在地上的Anakin。「Skyguy!」「Ani!」她們蹲在Anakin的左右,檢查他有沒有像Chirrut一樣受了不能治療的傷,看到他沒大礙才鬆了一口氣。Padme看著Anakin,再看向Ahsoka。「無論它是什麼也好,我們都要把它殺掉。」 


Ahsoka的腦海中馬上閃過了通靈師的慘況,她一點兒也不想他們三人中有誰要遭遇那事,她自己本人受重傷的話倒是不害怕,可是她無法看著她當成是家人的姐姐和哥哥受到任何傷害,她馬上對這個建議作出反對:「不,我不想讓你們有什麼事。」閉起雙眼的Anakin用手指按摩著刺痛的太陽穴,讚同Padme的說法:「我同意Padme,我們得讓這件事一了百了。我沒有隱藏的地方,不是被他殺掉,就是我們把他幹掉。」自知無法勸阻二人的Ahsoka只好加入了他們。


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生物——至少在他們接近10年的狩獵生涯中,並沒有遇到過這種生物,所以他們做好了準備,帶上了一流的魔法刀刃(能殺掉任何生物),車上放滿了木樁、鐵器、銀器、鹽、匕首、聖水等足以應付各種生物的武器。


他們走到了州內一個廢棄了的倉庫,三人馬上分配了不同的工作,Ahsoka和Anakin負責在倉庫內畫上不同的陷阱還有護身符,每一個能畫上的地方都有不同的記號,驅逐或困著惡魔的、阻止神祇踏入倉庫、靠著牆邊用鹽撒了一圈......③他們所知的都畫上去了。Padme則把武器都放到室內,最重要的是把召喚的材料一一準備好,以便待會使用。


當他們做好了準備,Anakin把倉庫的木門從內鎖上,而Padme一邊依著次序把鳥的頭骨碎、兔子牙還有黃連屬草藥放到金色的召喚盤內,④一邊念出拉丁文召喚咒語。儀式完成了,他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那生物的來臨。他們等了好久,手中把玩著不同的武器,但仍然不見有任何東西闖進來。


Anakin不得不質疑Padme:「你確定儀式沒錯?」Padme朝他翻了個白眼:「我從不出錯。」Anakin不置可否地聳肩,內心也清楚萬事通的她是不可能犯錯的。就在這個時候,怪事開始發生了。倉庫上的鐵皮此起彼落地被吹起,三人馬上拿著武器站起來,緊盯著鐵皮上下舞動時所透露出皎潔的月光。Anakin嘗試緩和眾人緊張的氣氛:「往好處想,這可能只是一種風而已。」語音剛落,燈泡便砰的一聲碎掉了,每個接二連三地地碎掉,本就昏暗的地方此刻黑不見光。


這狀況隨即便被改變,本鎖上了的木門像是被人輕易推開了的分開了,一個身穿著啡色長袍的男人踏進來,月光像是跟隨著他的腳步,三人無法看清他那被斗大的帽子遮蓋了的臉孔,只看見長袍下是不太配合的整套西裝。


他們愣了下才懂得反應,馬上連續用銀槍向他發射了好幾槍,可這只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中槍的痕跡,沒有血液,更沒有阻礙他步行的速度。Ahsoka先衝上前,想用沾滿了死人血的箭⑤向他劃去,可那人比她快一步。他拉著她的手,雙指在她的額上輕力一點,Ahsoka便倒在地上。看到這個景象,Anakin跑到男人身邊,檢查他腳下的Ahsoka的狀況,抬起頭向那個男人怒吼:「你衝著我來就好了,為什麼要殺了她!」


男人歪頭,溫婉的聲音在這空間內回盪:「我沒有殺了她,她只是睡著了。」獵人的手放在Ahsoka的肩上,感覺到她的身體仍然溫暖,呼吸平穩後鬆了口氣,但沒有放鬆警戒的心。Padme看到男人的注意力都放了在Anakin的身上,毫不猶豫地拿著帶有魔法的刀刃向他的身體刺去。


那人仍然不為所動,一眼也不願放到她的身上,雙指卻準確無比地點上了她的額頭,她也昏到了。「我們需要談一談,Anakin。單獨地。」男人這時才把帽子放下來,露出了精緻的臉孔,薑黃色的髮絲在柔和的月光中閃閃生輝,灰藍色的大眼睛凝視著Anakin的,他的皮膚呈現似是嬰兒般的白,就像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陽光。他若無其視地把那插進身體的刀刃抽出來,輕易得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


沒空多想為何對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Anakin馬上站了起來和他對峙:「你是誰!」男人的眼睛眨了眨,認真的說到:「我的名字是Obi-Wan,我是那個緊緊抓著你,帶你離開地獄的人。(I'm the one who gripped you tight and raised you from perdition.)」看著Obi-Wan走到一旁的桌子上翻看他們的獵人筆記,Anakin舔了下乾燥的下唇,腦袋為這他早就知道的答案隱隱作痛。


「我知道,我意思是,你是什麼東西。」聞言,Obi-Wan漂亮的眼睛放到了他的身上,語氣認真地回應:「我是侍奉上帝的天使。」得到這個答覆的Anakin覺得腦袋更疼痛了,他從來沒有聽過這個世上有天使的存在,那些不穿衣服,提著樂器看顧著小孩的天使不過是欺騙小孩的說話。 


他想起死去的母親往日在睡前都會告訴他:「天使在看著你。(Angels are watching over you.)」,但她死去了,心臟的傷口從沒癒合,天使沒有在他的父親離開了而幫助母親;沒有在Shmi離開後照顧自己;也沒有在Ahsoka死去時拯救自己。天使從不存在,從不。「得了吧,從來都沒有這種東西存在。」Anakin不會相信他所聽到的說話,即使他知道有這個可能性。


「這就是你的徵結所在了,Anakin。你沒有信仰。」天空被一道雷電劃破天際,光芒影射到Obi-Wan的身上,Anakin能看見打在牆壁上的影子除了有男人的身體,還有正伸展著的雙翼的影子。Anakin雙手抱胸,知道自己眼前看到的東西是真實的,還是嘴硬地說著:「算你是天使吧,但你把那Chirrut的雙眼都燒傷了,天使。」


想起了自己所導致的事,Obi-Wan愧疚地垂頭,沒有看著Anakin。「我警告過他不要嘗試窺探我的真面目,人類是無法承受的,還有我真實的聲音也一樣。當然你有過這體驗了。」Anakin半瞇著眼思考著,不確定地詢問:「在便利店還有公寓內?那是你在說話?」


Obi-Wan垂著眼簾,乖巧地點點頭。「下次要降低聲量,天使。」剔透的雙眼又看著他,眼神來盡是一片平靜:「這是我的過錯。有些人,特別的人類,能感知我的面容。我以為你也能感知到的,我錯了。」Anakin不知道他是真誠地表示歉意,還是在暗示他不是特別的人,最終他決定把這話拋諸腦後。


「那為什麼我現在能看見你?」Obi-Wan看了眼自己的身體,向他解釋一些簡單的理論:「噢,這只是個皮囊,人們向我們禱告,然後奉獻他們的身體。」Anakin翻了下白眼,他不想和這「天使」繼續深入這個問題。眼前的人類身體並不是他考慮的對像,他只想問清楚能什麼自己會回到人間:「那為什麼一個天使要從地獄內把我救回來?」


Obi-Wan再次走近了獵人,眼睛絲毫沒有離開Anakin的雙眸,後者被他盯得毛骨悚然,他不喜歡被對方盯著的感覺。「好運會降臨的,Anakin。」同樣地,Anakin毫不支持對方這個說法,他從來沒有經歷過所謂的好運:「不曾降臨於我的生活中。」


天使抬頭,灰藍色的眼睛打量他的臉孔,這時Anakin才發現天使比他矮一點。「到底怎麼了?」Anakin的心漏了一拍,那雙晶瑩剔透的雙眼像是把他看穿了似的,他不喜歡這種感覺,甚至可說是討厭,被人看穿的感覺太可怕了。「你不認為自己值得救贖嗎?」Anakin的內心回應他的話:不,我不這麼認為。 


「那你為什麼這樣做?」Anakin只能緊抓著他唯一的問題,再次詢問。「因為這是上帝的天令。因為我們有東西要交給你做。」Obi-Wan回應了他的問題,Anakin就知道天使把他救出來是有原因和目的的。 


這是獵人和天使的第一次相見。





-Fin/TBC-




① 在十字路口裏埋藏適當的東西能夠召喚惡魔,可以和他們定下契約換取想要的任何東西,但只剩十年壽命,靈魂便成了惡魔的,而且要下地獄。因為Anakin是獵人,殺了很多惡魔啊什麼的,就只剩一年。文章開首時便是他到了地獄後,回到人間。


② 地獄犬:指地獄三頭犬,牠會在契約完結後被放出來,把契約者的身體撕爛,因為牠是隱影的,所以無法殺害。


③ 鹽圈作用是阻止鬼魂進入


④ 這些是女巫的魔咒袋的材料,但因為我想不到召喚要什麼便借來用了233


⑤ 沾有死人血的箭是用來消滅吸血鬼的


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我會努力解答的XD




评论(3)
热度(28)

© kizuna030 | Powered by LOFTER